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只是,怎么会......会是这样一个女子?

    不仅仅是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黄毛丫头,姿色最多也只能算中等偏上吧,毕竟五官稚嫩,又不施一丝粉黛,还穿着一套没有任何曲线的普通婢女服,又矮又小。

    她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聂弦音吗?

    这也太......

    与韦蓉一样,江语倩亦是很意外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她甚至有个怀疑。

    怀疑聂弦音会不会就是顶替她进宫做见习女官的那个聂双双。

    两人都姓聂呢,最重要的是,皇后让大家赏梅那日,也就是她进宫、聂双双不见的那日,卞惊寒询问她时那一副要杀人的样子,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,想起来还有些后怕。

    能让他这样的男人失控的人,定然是他很重要的人吧?

    所以,她才怀疑,两人会不会是同一人?

    其实,虽然聂双双顶替了她不短时间,但是,她也并没有怎么看清她的长相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总共也就见过两次。

    一次就是桥洞下,当时聂双双脏兮兮的,像个乞丐,脸上弄得就像是花猫一般,光线又暗,根本没怎么看清楚。

    另一次就是第二日,她送面皮给聂双双,当时,她又掩了块帕子在脸上,所以也没有看真切。

    不管聂双双长成什么样子,至少人家的气质在那儿,而且,人家是个大人,肯定不是眼前的这个黄毛丫头聂弦音。

    是她想多了。

    弦音进来之后,走到厅中央,朝韦蓉和江语倩两人微微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两人都还沉浸在真人与想象中反差太大的那份震惊中,也顾不上跟她回应。

    弦音也不以为意,转眸看向卞惊寒,不知他唤她何事。

    见她就立在那里未近前,卞惊寒又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让她到他面前去?

    微微抿了唇,她拾步过去,并未将手递给他,他却是主动握了她的腕,然后另一手扬手一指,指了指韦蓉和江语倩两人。

    “江姑娘和韦姑娘想定制一套衣裙,王府的成衣店那边排单排至了两三月后,二位姑娘就想着来府里看看,看看本王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她们提前一下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。

    原来是寻的这个借口。

    等等,跟她说这个作甚?

    是跟她说清楚情况,恐她误会?

    这厢韦蓉和江语倩也怔了,为他的话语,也为他的举措。

    特别是韦蓉。

    有必要将她们的来意跟一个通房丫头禀报吗?

    而且,不是不喜人触碰吗?

    目光落在两人交握的手上,确切的说,应该是男人攥着小丫头的腕,韦蓉心里早已滋味不明。

    端了边上茶几上的杯盏,小啜了一口茶水,依旧没能压下心头的那一份燥意和不甘。

    那厢,男人却是再度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两位姑娘的来意,本王已然明白,这两日本王一直在忙鸢尾花会的事情,也未去管生意上的事,这样,等鸢尾花会结束,本王跟成衣铺那边了解了解情况,再给二位姑娘答复,如何?”

    韦蓉和江语倩自然只能说好。

    男人便起了身,大手依旧没有松开弦音的腕。

    “二位姑娘是怎么来的?需要本王让人给你们安排马车吗?”

    男人问得特别礼貌。

    可是,韦蓉和江语倩却都微微尴尬了脸色。

    这是在下逐客令吗?

    见他如此,便只能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多谢三王爷,我们自己乘了马车来的,今日贸然登门,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男人言简意赅,似是多说一字都不愿。

    两人盈盈落落行了礼,便转身出门。

    男人忽的想起什么,对着两人的背影道:“对了,明日鸢尾花会,二位姑娘若是有空,可随左相大人和侍郎大人一起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韦蓉听了顿时心中一喜,激动回头:“可以吗?”

    男人颔首:“嗯。”

    韦蓉瞬间又开心了:“好,谢三王爷邀请,明日一定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拉着江语倩欢喜地走了。

    待两人一离开,弦音就冷了小脸,将自己的手腕自对方大掌中抽出来。

    既然当着韦蓉的面,故意拉了她的手,故意解释她们的来意给她听,做什么又要打一巴掌给个甜枣,再给人希望?

    见她一声不吭,扭头就走,男人再度攥了她的腕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

    “对!”弦音也不想矫情地否认,她本就是生气了,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?明日鸢尾花会,二位姑娘若是有空,可随左相大人和侍郎大人一起来参加。”

    她忿忿地学着他的样子,学着他的口气将他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男人就乐了,被她娇憨的样子逗乐了。

    抬手捏了捏她的脸,被她一甩头避开:“别动手动脚!”

    “我这样自是有我的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用意?邀人家姑娘赏花?若不知道别人的心思还好,你明知道韦蓉对你.....你还......你这就是给人家希望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她义愤填膺、义正言辞,男人一脸愉悦,笑道:“就喜欢你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吃味的时候,气鼓鼓教训他的样子,他最是受用。

    见他如此,弦音气结更甚。

    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她冷哼了一声:“与你相反,我最不喜欢你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,作势就要走,被他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跟你实说了吧,明日我要当着父皇的面,当着所有人的面,公布思涵是我女儿这件事。我既有了你这个通房丫头,最重要的,还有了一个女儿,你觉得,韦蓉还会想着来三王府当后娘吗?”

    弦音怔住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是如此安排的。

    “你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公布小家伙是他女儿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口气笃定。

    弦音便没再说什么,就“嗯”了一声,既然他想好了,她就只管相信他便是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生气吗?小醋缸。”

    “谁吃醋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聂弦音,你知道你性格中有个很大的优点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优点?

    弦音一怔。

    我全身都是优点啊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生气了就表现出来生气了,且会很明确地让我知道,你生气什么?而不是明明生气了,还要强装作若无其事,然后自己一个人闷在心里面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好吧,这也是优点?

    这明明是沉不住气好吗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