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早已软成了一滩水,在他的唇下薄颤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,这段时间想不想我?”

    细密的吻狂风暴雨一般落在她的身上,每一寸每一寸肌肤都不放过,他一边亲吻着她,一边哑声相问。

    弦音哪里还顾得上去回答,张着嘴,喘息连连,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我?”男人却并不打算放过她,锲而不舍地问,似是必须等她亲口说出那个已经很明显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?”他轻轻咬着她的香肩,再三问。

    弦音喘着粗气点头。

    他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想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一出,弦音自己都吓住,就像不是自己的,暧昧又嘶哑,比他的更甚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我像现在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炽烈的吻细密在她身上碾过,略带薄茧的大手同时也不放过她的玲珑曲线,游弋、捻动。

    弦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浇上了汽油一般,被他一处一处点火,熊熊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热浪在体内翻腾,却找不到出口,没有出口,就只能不停堆砌、再堆砌,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烈火焚身大抵就是说的她此刻的这种情形吧。

    弦音难耐地仰起头,不想再回答他。

    这男人就会折磨人。

    好在这次男人再相逼。

    感觉到男人埋首在她胸前的时候,早已七荤八素的弦音才一个激灵恢复了几分神识,连忙抱住他的头想要阻止。

    却根本阻止不住。

    当那一粒敏感蓦地被一团火热包裹,弦音如同瞬间被雷电击中了一般,大颤,喉咙里亦是难以抑制地发出一声吟叫。

    她推他的头,让他不要。

    他握住她的手,别到一旁。

    舌尖轻触,牙齿轻磨,吸吮......

    怎么可以吸呢?

    怎么可以吸?

    弦音觉得自己要疯了,真的要疯了。

    她难耐地拱起身子,更紧地贴近他,头往后仰,呼吸粗重得如同拉风箱,喉咙里传来一阵嗞啦声,她羞得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用另一手拍他背,软软地拍他背,锲而不舍地拍他背。

    他才终于将她那里放开。

    然后抬起头看她,凤眸里跳动着浓烈的明火与晦暗,凝进她意乱情迷的眸子,他笑,痞痞的、坏坏的,胸腔亦是起伏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很甜......”他说。

    弦音瞪着他,怨念地瞪着他,张着嘴喘息,一张小脸红得就像是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,再度吻上她的唇。

    随着他长舌的进入,一股奶香盈上她的味蕾,她觉得自己......是真的疯了。

    不,是他疯了。

    又是好一番纠缠,他却一直没有进一步的举措。

    直到弦音实在被撩得难受到不行,怨念地看着他,主动分开腿,缠上他的腰身,他才唇角勾起一抹微弧,沉身将她占据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酣畅结束,两人都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弦音很想再去洗个澡,或者拿条毛巾擦一擦身子,到处都黏答答的,可是,实在没有力气,就窝在男人的怀里,一动也不想动。

    不知躺了多久,两人粗急的气息才慢慢平复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有气无力唤他,就像是只慵懒的小猫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男人动了动头,垂目看向她。

    他特别喜欢她这样软软地、撒娇一般地唤他名字。

    每次她这样唤他,他就觉得像是有一只小猫在他心头轻轻挠过一般,微痒难耐。

    那里似乎又起了反应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不知这些,闭着眼睛,靠在他胸口,继续懒洋洋地一字一字数豆子一般往外逸:“你跟我说实话,这次跟以往是不是感觉有很大不同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怔了怔,不意她问这个。

    自然是有很大不同。

    他们那么久没见,他们那么久没在一起做这事了,还不仅仅因为这些,更重要的是,他的心情,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前一瞬还在为去哪里找她焦头烂额,她就这样突然从天而降出现在他面前,前一瞬还以为他们的孩子没了,孩子也突然被人送到了三王府,送到了他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心情,他大起大落的心情,他狂喜的心情,任何人都无法体会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他没有回答,怀里的女人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他便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刚嗯完,就感觉到胸前一轻,是女人将原本靠在那里的脑袋移开了,并跟他保持了一点距离,然后就是她不悦的嘟囔声响起:“就知道是这样!这世道就是不公平,女人就是命苦,还不是为了给男人生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听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是哪里跟哪里?

    伸手再次将她拢进怀里,唇瓣贴上她的耳珠,“你在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懂?”

    “那里呀!”女人不悦地撅起嘴,“毕竟孩子是从那里出来的,生过孩子,跟没生过孩子肯定是不一样的,一个女人肯为一个男人生孩子,一定是将这个男人放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,可男人呢,嫌弃生完孩子的女人跟以前不一样了,做那事时跟以前的感觉不同了,这就是男人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.”

    他终于明白过来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也终于明白自己误会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问的是这个,”卞惊寒抬手扶额,“你这个女人怎么什么都敢问,什么都问得出口?”

    “跟你都问不出口,难道只有自问自答的时候,才问得出口?”女人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卞惊寒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揽着她的那只手顺势揉了揉她汗湿的发顶,他弯唇道:“如果你问的是这方面的,那我可以告诉你,没变,甚至比以前感觉更好。”

    他没骗她,他说的是实话。

    虽才一月,但她的身子恢复得很好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紧窒惑人。

    而且,两人的关系又更进了一层,那种融入对方生命,身心合一的感觉,让他觉得,方才的这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让他更加满足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不信,“切”了一声,翻过身,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卞惊寒轻笑。

    真拿这个小女人没办法。

    轻轻扳了扳她的肩,没将人扳过来,他就凑了过去,从后面将她抱住,贴上她的背。

    弦音不理他。

    他的手就开始胡作非为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那里又惊人地抵在她的下面,弦音吓得不轻:“卞惊寒,你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咬着她的耳珠,暧昧吐息:“你不知道自己的身子多迷人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