厢房里,弦音在屏风后沐浴,卞惊寒在灯下看书。

    坐在浴桶里,浑身被温暖的水包裹,弦音觉得从未有过的惬意和放松。

    她靠在浴桶壁上,头枕着桶沿,舒服地闭着眼睛,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和安心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以来,别说睡安稳觉,连洗澡都是提心吊胆,跟个打仗似的,速战速决,她总怕秦义会突然进来,又怕屋顶的亮瓦太多,被秦义的那些暗卫看到。

    连踏踏实实、安安心心沐个浴都成了奢侈。

    大概是没有听到水声,男人唤她:“聂弦音?”

    她闭眼不睁,懒洋洋逸出一声鼻音:“嗯”,外面便没多话了。

    忽的听到有脚步声响起,她缓缓睁开眼,便看到男人竟然进了屏风里来。

    眸光一敛,她连忙坐起身子,又觉不妥,赶紧又将身子往水里面沉了沉,仅露出一颗小脑袋在水上面,仰目看着他:“我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以为他是见她半天没动静,进来催她的。

    男人在浴桶边上倾下身:“我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怔,是嫌她慢吗?还是以为她故意磨蹭?

    “不用,我又不是你女儿那么大,我这么大人了,我自己会洗。”

    男人却是没有理会她的话,径直挽了袍袖,伸手捞起水里面的锦巾,然后另一只大手攥了她的胳膊,将她朝自己面前一拉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见他手执锦巾,真的一本正经从颈脖开始给她擦洗起来,弦音也没抗拒。

    不仅仅因为她知道,这个男人决定的事,抗拒也抗拒不了,更因为,她心里清楚,自己其实很享受被他照顾、被他爱护、被他捧在手心里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,透过氤氲水雾,看着他近在咫尺,却又被热气缭得有些许迷蒙的俊脸,依旧还觉得有些不真实,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她忽然张开双臂缠上他的颈脖,也没管没顾她身上都是水,会打湿他的衣衫。

    男人一怔,显然不意她会有如此突如其来的举措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她抱着他的脖子逼近他。

    男人停了手中擦洗的动作,低垂着眉目看着她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弦音亦看着他,两人的鼻尖几乎都要轻擦上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了.......”

    她就是突然想这样,随心而为而已。

    男人眉目几动,顺势轻轻亲了一下她的鼻尖和嘴角,“别闹,快到水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吊在他脖子上的动作,让她上半身全部都离开了水,虽是暖春,可夜里春寒料峭,更是容易染上风寒。

    弦音却并未听他的话,依旧抱着他的脖子不放,熟悉的、馥郁的、阳刚的、属于他的气息钻入呼吸,她心神一旖,主动亲了亲他的薄唇。

    男人眼底一热,忽然将手里的锦巾扔在水里,长臂一捞,直接依着她的姿势,将她从水里面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水溅得两人身上都是。

    他抱起她就出了屏风。

    弦音这才意识到,自己似乎给自己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连忙问他:“还没洗完呢,不洗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见你好像不想洗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......只是.......哎呀,你看你身上的衣服都湿了,将我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他这身可是刚刚在她之前沐浴时才换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反正都是要脱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走到榻边,他并没有将她立即放上去,而是只手抱着她,另一手扯过榻上的一条薄毯,将薄毯甩展开铺于榻,再将她放在薄毯上,然后,抄起薄毯将她一裹。

    弦音刚想问他做什么,又见他打开薄毯,将她抱起,扯了薄毯扔在地上,这才将她放到榻上去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原来方才是替她擦身上的水湿。

    “好冷。”一到榻上,弦音赶紧拉过薄被盖上自己不着片缕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别躺,头发还是湿的。”

    呃。

    弦音只得坐起来。

    男人将薄被拢成一垄给她整个包裹住,转身去拿了条干锦巾,给她擦一头湿发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男人会替人做这种事,已是稀奇,又如此鲜有的好耐心,弦音怎能不动容?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

    整个身子都拢在薄被里面,只有一颗小脑袋露在外面,她瓮声唤他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挺有做爹的潜质的,很会照顾人,要不,你就考虑考虑我的建议,收我做个义女,你就当养两个女儿好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女人还真没完了是吗?

    他只是觉得,在她最希望人照顾的时候,他不在她身边,难得在一起,他就很想替她做一些事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不怕被人说违背伦常,不怕被浸猪笼,我是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弦音瞬间就被堵得哑了口。

    她忘了她是他通房丫头这一茬儿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就跟他开个玩笑,真让她叫他爹,她才不愿意呢。

    “对了,卞惊寒,方才我就想阻止的,不便开口便没说,夜里还是将思涵抱过来睡吧,她一直跟我睡的,我怕她跟别人睡会闹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总得让她慢慢习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乳娘的房间就在附近,真闹真有什么事,再抱过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古代的头发长,又没有吹风机,靠干毛巾擦,擦至七八成干,已是过了好久。

    弦音刚躺下去,男人就脱了衣鞋上来了。

    一上来就将她整个捞进自己怀里,唇就迫不及待地覆了上来。

    弦音“唔”了声,本想先跟他说会儿话的,见他如此猴急,也未扭捏,展臂将他回抱住,积极地给予回应。

    可就算积极也不是他的对手,他急切又疯狂,很快,她就在他的攻势下,毫无迎合之力,只得被动地承接着他的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两人都粗噶了呼吸,他狠狠纠缠着她的舌,翻搅、吮吸,亲得很大声,响起寂静的夜里,暧昧又让人脸红。

    直到她觉得自己舌根都被他吸麻了,呼吸都呼吸不过来,小脸憋得通红,他才将她放开,又接着去吻她的眉心,眉尖、眼睛、脸颊,鼻翼唇角......

    火热的唇沿着雪白的玉颈、与众不同又迷人的缩骨,一路往下。

    【继续翻页,下一更一起发的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