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看了他一眼,忍不住想笑,扯了件衣服草草拢在身上,将小家伙抱起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襁褓下热热湿湿的,“呀,尿尿了。”

    转眸问床边男人:“有干净的棉布吗?如果没有,干净的棉布衣服也行,撕了救救急。”

    早上出门不敢露出半分要逃的迹象,什么都没有带。

    男人将亵裤的腰带系上,走到墙边一个柜子前,拉开柜门,从里面拿出一摞叠得整整齐齐的干净尿布。

    弦音眼波微动。

    她才睡一觉的时间,他竟然什么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见他走回来的时候,下面那里还小帐篷撑得高高的,她又忍不住憋笑。

    将小家伙放在怀里,打开襁褓。

    刚一将湿透的尿布从裆下扯出来,小家伙就止了哭。

    “难怪哭得就像是跟谁比赛似的,这小东西身上就不能湿,每次一尿,哪怕就几滴,也必须立马给她换尿布,不然,就哭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弦音嘴里抱怨着,满脸满眼看不到一丝怨气。

    忽的想起什么,斜眼瞥男人,撇嘴:“还不是遗传了你,你说一个大小便还不能自控的小屁孩还洁癖个什么洁癖?”

    男人垂眸弯唇,没做声。

    “哎,裤子也湿了,还有襁褓,都得换,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男人将尿布放床上,又转身去柜子里取了一个崭新的襁褓,和一摞小衣服,回来放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下午已经让成衣作坊的掌事回去做女娃儿的衣服了,这些小衣服是当初你画的图样做的那些,你看穿哪件?”

    男人说着,又将床头柜上灯盏点亮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那一摞小衣服,怔了怔,没想到他还真让人做了。

    伸手摸了摸,拿了条料子柔软的棉布小裤:“就这条了,其余的都放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又将小衣服都放回柜子里去。

    然后,就站在床边看她给小家伙换尿布,不时搭一下手,帮着给小家伙提一下裤子啊,扯扯小裤腿,递尿布、递襁褓。

    两人将小家伙搞好,外面管深已经在问要不要传晚膳?

    “传吧。”男人朗声回道。

    看来只能夜里再继续了。

    管深端着托盘将晚膳送过来的时候,两人也已经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又恢复了缩骨的样子,抱着小家伙,一家三口出了内室,来到外房。

    管深看了看她,又瞅了瞅她怀里吧嗒吧嗒吮着自己小手指的小不点,转身将托盘里的饭菜一样一样端在桌上摆好。

    心里其实一堆的疑问,却又不敢多看弦音,就怕被她看穿心事。

    “让乳娘过来将孩子抱去。”卞惊寒吩咐他。

    他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因为乳娘就安排住在卞惊寒的云随院里,所以片刻就来了,对着卞惊寒行礼: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不认识弦音,就对着她微笑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自她一进来,弦音就打量着她,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妇人,很温婉老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将小郡主抱下去吧,夜里就跟你睡。”卞惊寒吩咐她。

    弦音一听急了,张嘴就准备反对,蓦地意识过来不妥,只得先作罢。

    妇人颔首,诚惶诚恐:“是!”

    末了,就过来弦音面前伸手接孩子。

    小家伙似是不乐意的样子,直往弦音怀里蹭。

    妇人笑着轻哄:“来来来,小郡主乖哈,我们去玩好玩的,明日再来找来找姐姐玩,让姐姐抱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姐姐?

    弦音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,却还是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,咳了两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亦是嘴角几不可察地抽了两下。

    妇人将小家伙从弦音手里接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下午吃过人家奶的缘故,小家伙也算乖,没哭。

    妇人就抱着孩子,再次对着卞惊寒躬了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弦音可是不高兴了,小嘴儿撅得老高,愤愤地走到桌旁坐下,一脸的怨念。

    “我竟然成了姐姐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轻笑,撩袍坐在她对面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还是个孩子,人家说你是姐姐,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弦音还是不悦:“不能叫娘亲,叫个小姨、姑姑什么的,也比叫姐姐强啊,这不乱着辈吗?”

    男人却不以为然,挑挑眉,伸手将她面前的小瓷碗拿过来,给她舀了一碗汤,放在她面前:“我觉着叫姐姐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呀?这样我跟你的辈分也不对啊,难不成你也想当我爹不成?”弦音执起玉筷,瞪他。

    男人再次扬了扬眉尖,夹了片菜送入口中:“你不是曾跟那些下人豪言,会像侍奉亲爹一样侍奉我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都过去这么久了,竟然还记得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当时,她不是气话嘛,谁让府里的那些人一个一个都说她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“那我叫你一声爹,你敢答应吗?”她突然抬眸问他。

    这才轮到男人汗了。

    “快喝汤吧,再不喝就要凉了,你现在可是吃两个人的东西,冷的凉的,都不能吃,否则,思涵会拉肚子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听,又不爽了:“你这是在关心我,还是关心你的小郡主啊?”

    男人也是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竟然连自己女儿的醋也要吃。

    笑:“自然是关心你们母女啊!”

    弦音“切”,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嘟囔道:“再说了,那也不是关心我,我跟她是姐妹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一本正经问面前的男人:“对吧?干爹!”

    男人一口汤差点没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,你够了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叫你爹,你占便宜了呀,为何一副自己吃了大亏的样子呢?”

    “爹是能随便叫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不能随便叫,我这不是依着妹妹思涵叫的吗?”

    “聂弦音,你还没完没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叫干爹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聂弦音......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人打打闹闹吃完,已是半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让管深将碗筷收拾下去之后,男人就吩咐云随院的下人去准备沐浴的热水。

    弦音想回致远院看看老将军,笑里藏刀、上屋抽梯,还有“姐姐”,被男人拦了,“老将军跟将军夫人带着两只猴子外出游山玩水去了,其他人,你明日再去见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【会有两三章甜蜜,顺带铺垫,不喜的孩纸、嫌节奏慢的孩纸可以跳过哈,么么哒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