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果然是在乳娘那里吃过了,小家伙没吃多少就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弦音将她的小嘴撤开,上衣弄下来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,你给咱思涵探脉检查一下,怎么一天到晚那么能睡,看是不是有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卞惊寒汗。

    “刚出生的小孩子都是这么能睡的,像她这样刚满月的,每日睡八九个时辰都是寻常,不少还睡十个时辰以上的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只知道刚出生的孩子能睡,却不知道那么能睡啊。

    睡十个时辰,就是睡二十个小时,一天二十四小时,睡二十小时,也太......

    见她好像还是不放心,卞惊寒弯唇:“放心好了,早替她检查过了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弦音将小家伙放边上躺好,掖好薄毯,见窗外天色不早,已到了掌灯时分,想着一会儿该用晚膳了,便掀了薄毯准备下床。

    却是再次被卞惊寒起身按住肩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弦音刚疑惑问出口,唇就被他一个倾身衔住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手一捞,扣在她的后脑上,然后,便加深了那个吻。

    弦音猝不及防,因为原本是什么都没有靠地坐在床上的姿势,被他这样一记深吻下来,她完全无所依附,身子就被迫地往后仰。

    不想被他吻倒在床上,她就只得双手攥紧他的袍子,攀上他的背,攀住他的肩。

    可他只再次倾身朝她面前一逼,就还是将她吻倒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弦音连忙拿手拍他后颈,示意他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又狠狠需索了一番,他才粗噶着气息将长舌从她的口中撤离,薄唇却还是轻贴在她的唇瓣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哑声问她,声音在两人相贴的唇间逸出。

    弦音微微僵硬着身子,亦是气喘吁吁:“让......让你适可而止,怕你走火入魔......”

    她其实想说擦枪走火的,一说说成了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“走火入魔?”卞惊寒弯唇,“半年未见你了,积压了那么久的火再不走一走,那才真的会让人入魔好不好?”

    因为两人唇贴着唇,弦音不用看他,都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唇角弯起的弧度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作势又要吻下来,她连忙伸手抵在他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这才刚出月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恢复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他这句的意思是,检查过她的脉搏,她整体恢复得很好,还是检查过她那里,那里恢复得很好?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轻一点。”男人接得也快。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才不信呢。

    还记得上次,他跟她保证,说自己就进去一点点,结果,那哪叫一点点,那是恨不得自己都进去。

    “马上要用晚膳了。”

    “做完再用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天一会儿不就黑了吗?用过晚膳不就要睡觉了,到时候再......”

    她现在澡都没洗,上午逃命的时候出了一身汗。

    可男人显然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大手已顺着她的衣摆探到了里面。

    因为方才喂奶,她的兜衣带子未系,上衣和兜衣都形同虚设,所以,他就轻轻松松握上了她的柔软。

    弦音被捏得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也吓得不轻,抽着凉气:“别......方才思涵只吃了一侧,我又一天未喂,这一侧有些胀,你别......别将奶水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被她的话逗乐了,低低笑,带着一丝坏。

    “既然胀,那就更要捏出来,不然,胀回去了就没奶水了。”

    薄唇贴着她的唇瓣暧昧吐息,略带薄茧的大手继续胡作非为,一阵揉捻。

    弦音又汗又颤。

    大概是如他所说,太久没在一起了,又或者是生过孩子后她,身子变得更加的敏感,反正她觉得被他一阵揉捻,自己就像是被火焰击中了一般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强烈得无以名状、也难以自抑。

    她喘息求饶,话都说不清楚了:“卞惊寒......夜里再来......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答应你,保证夜里再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做着承诺,却并没有将她放开,低头亲吻着她的颈脖耳畔。

    甚至开始脱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弦音晕死。

    气喘吁吁嗔他:“你怎么出尔反尔?刚刚不是说夜里再来?”

    “哪里出尔反尔?夜里再来,跟现在来,一点都不矛盾。”

    弦音这才意识过来自己被他套路了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看来,现在是非来不可了。

    真是猴急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是怕他嫌她身上的汗味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嫌弃......

    她伸出手臂缠上他的颈脖。

    这个举措无异于邀请和鼓励,男人微微一怔,从她的颈窝里抬起头,看了看她,深瞳里跳动的火热和炽烈就像是下一刻要喷薄出来。

    他当即直起腰身,快速脱掉了自己的衣袍,又两三下剥掉了她身上的最后另层遮挡。

    高大的身子倾轧而下。

    滚烫的身子贴上,弦音一阵心惊,他却不给她任何思考时间,再度将她吻住。

    且很快就加深了那个吻。

    就像是隐忍了很久,就像是渴望了很久,他很是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急切而疯狂。

    他重重吻住她,贪婪汲取着她唇齿间的芬芳。

    大手在她的玲珑曲线上流连,辗转。

    弦音也非常投入地回应着他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不见,她又何尝不渴望他?

    虽然,相对于男人,女人在欲念方面并没有那么强,但是,因为对方是他,是她爱的他。

    所以,她喜欢跟他做一切事情。

    包括拥抱、亲吻,还有.......这个。

    火热在体内乱窜,了无所依,她也希望得到更多。

    他打开她的双腿的下一瞬,她主动翘起两腿,圈夹上他的腰身。

    感觉到他的蓄势待发就抵在她的那里。

    她动了动身子蹭了蹭。

    他喉结一颤,正欲沉身进入,边上襁褓里的小家伙突然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皆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对视。

    都汗得不行。

    还真会挑时间,早不醒晚不醒这个时候醒!

    男人准备无视。

    这都箭在弦上了,紧急收弓那是要人命的。

    正打算继续送入,谁知小家伙哭得一声比一声高亢嘹亮,就像是谁打了她一样。

    弦音推了推他,让他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抬手捂额,一副很无语,很头痛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得起身,嘴里忿忿不平:“我看这小东西就是故意的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