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真的没有吗?”弦音斜眼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男人抬手捏了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当初为何会被皇上撞见衣衫不整、还被其怀疑你们两人有染?”

    弦音决定一次性将话问清楚。

    现在她可是孩子都给他生了,名分什么的,她可以不在乎,但是,至少,心,要干净,问这些问题,她觉得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“因为要见你呀。”男人回得也快,黑曜一般的眸子璀亮潋滟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如此答非所问,弦音自是听不明白。

    男人遂给她解释:“如果不是我跟云妃衣衫不整,怎会被父皇怀疑有染?如果父皇不怀疑,又怎会让十一陪我一起去县衙找张山?如果不去找张山,又怎会遇见你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逻辑也是逆天了。

    “敢情是我的错?不对,敢情我还得感谢你们二人衣衫不整了,因为你们这样,我才得以与你相见,是这个意思吗?”

    男人煞有介事地点头:“你若这样理解也行。”

    弦音气得翻白眼。

    并不是气他的话,而是气他这种胡扯敷衍、不想正面回答的态度。

    男人便乐了。

    “逗你的!当日,我们是为了掩饰另一件事,不得已而为之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具体说是为了什么事,弦音便也没有再追问。

    其实,她大概猜想的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时,小家伙也醒了,“哇哇”直哭。

    她才想起,一天没给她喂奶了。

    赶紧将襁褓抱起来。

    抱起来之后,又意识到,自己现在缩着骨呢。

    转眸问男人:“能不能给我准备一套大衣服?”

    男人又用嘴努努床头边。

    弦音循着看过去,就看到床头柜上已经摆好了一摞叠好的衣衫。

    上衣、长裙、兜衣、亵裤齐全。

    真是好速度啊!

    似乎就等着她这一刻一样。

    弦音嗔了他一眼:“那能不能麻烦你回避一下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要回避?”

    “我要换衣服,还要喂奶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当着我的面不能做吗?”

    男人边质疑,边起身。

    弦音还以为他起身回避的,谁知他伸手将她怀里“嗷嗷”哭得起劲的小家伙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快点,没看到小东西饿得都等不及了,哭得这样可怜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抱着小家伙在床榻边缓缓走动、轻轻晃哄,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弦音也是头疼。

    赶紧就着身上盖的薄毯脱衣服,飞快脱完,就平躺了下去,恢复自己原本的大小,然后拉过床头柜上的衣服在薄被下快速穿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,给孩子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其实,小家伙在他的走动晃悠中,已经止了哭,正咬着自己的小手指滴溜溜地瞅着男人看呢。

    男人就得意得很,且,毫不掩饰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,她真是特别喜欢我这个爹呢,每次我一抱,她就不哭了,下午的时候,在前厅也是,那么多人都没有哄住,一到我手上,服服帖帖、乖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弦音撇嘴,心里却是甜蜜和欢喜的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血缘吧,不然为何会说,这世上最割不断的便是骨肉亲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又不禁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的爸妈,心里一阵黯然难过。

    男人将孩子给了她,复又坐回了床边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是不仅不回避,还要盯着她喂奶的节奏吗?

    “卞惊寒,你够了啊!”弦音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男人笑,坏坏的,伸手拿了一本书,翻,“我看我的书,你喂你的奶。”

    见他一本正经看书去了,弦音撩起自己一侧的上衣,给小家伙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前说,生了孩子会更大,果不其然。”

    男人骤然出声。

    弦音抬眸。

    见他哪里在看书?正看着小家伙哼哧哼哧吮吸她那里。

    弦音也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随手拿起手边她方才换下来的小衣服扔到他脸上。

    男人低低笑,将衣服自脸上拿下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卞惊寒,让厨房烧些鱼汤,或者排骨炖黄豆,我要发发奶,奶水太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已经替小东西找好了乳娘,不然,你以为她真那么乖,一天都没吃还睡得那么好?”

    弦音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她已经吃过乳娘的奶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哒哒:“你的速度真快啊!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想起一件正事:“卞惊寒,你打算如何安置这孩子?”

    不似大人,这么点小娃儿哭闹随性,根本是藏不住的,而且,乳娘都请进府了,更是不可能瞒住大家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女儿,郡主,你想要怎样安置?”

    “直接说她是你的女儿?”弦音震惊,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不可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可啊!

    她就是不敢贸然说小家伙是他的女儿,所以,给古掌柜的那张字条上,才只说,是这个男人一直在找的很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个女儿,你跟谁的女儿,还有,皇上会怎么看待这件事?又会不会对思涵不利?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这些我都想过了,我就说这是我跟吕言意的女儿,反正吕言意也真实存在过,当初去午国,不少人见过,也有不少人知道,那时还那么多杀手追杀过我们不是,都知道有吕言意这人。如今,吕言意已经难产不在了。我了解父皇,通常这种情况,他只会对吕言意不利,孩子已经生下来了,毕竟是皇室血脉,而且,是个女孩,他不会怎样,再说,我也定然不会让他怎样。只是,委屈你了,暂时不能承认你是孩子的娘,否则,怕你会有危险。你现在做聂弦音最安全,父皇的夜游还指着你做幌子。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她自己倒是无所谓,就是怕给孩子带来危险。

    男人弯了弯唇角:“我已亏欠你太多,不想再亏欠我们的孩子,我想给她最好的,也希望她能如她的名字一样,一直都生活在阳光下,不想将她藏藏掩掩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时心绪大动。

    看着他,再次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想的,又何尝不是她所想。

    她也不希望他们的孩子没名没分见不得光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