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什么孩子?”卞惊寒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弦音小脸瞬间血色全无。

    “没有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摇摇头。

    弦音脑中一嗡,喃喃道:“完了,天都黄昏了,还没有送过来,那......肯定出事了!”

    再次一把抓了卞惊寒的手,急急道:“孩子,我们的孩子......我让古今银器铺的掌柜帮忙送过来的......怎么办......怎么会到现在还没有送来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急得语无伦次,慌乱地掀被下床。

    却是被卞惊寒唇角一勾,大手按了双肩,将她按坐回榻上,然后朝她努努嘴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循着他努嘴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她的边上,紧挨着她的边上,一个襁褓静躺,襁褓里粉团似的小人儿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“思涵!”

    差点喜极而泣,她一把将襁褓抱起来,紧紧抱在怀里,又是亲、又是用自己的脸去贴小家伙的脸。

    “思......han?”卞惊寒扬扬眉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不好听吗?”弦音将小家伙又放回去睡着,回头拿眼剜他。

    古掌柜已经将孩子送过来了,他竟然还那样吓她,就不知道她有多担心多着急吗?

    卞惊寒唇角一勾:“好听,我心甚悦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以为是你卞惊寒的寒吧?不是哦,是内涵的涵,涵养的涵。”

    虽然,她当时的本意就是因为太过思念他,所以取了这个名字,想用的也是他的那个“寒”,但是,考虑到,一来,父女都用一个字不好,二来,毕竟是个女孩子,用那个“寒”也不大好,就用了谐音的“涵”。

    虽然取了,也只敢心里叫叫,没人的时候叫叫,生怕秦义听到,从而发现她不是绵绵。

    闻见她这样说,卞惊寒也不失望,再次挑了挑眉:“没事,反正叫出来,就那么个音,谁管什么han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人还真是......自恋得很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卞惊寒话锋一转,“思涵就做小名吧,我的女儿,大名得由我这个当爹的来取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封建思想?

    谁说名字必须当爹的取?

    见她撇嘴,卞惊寒也不解释。

    他总不好跟她说,是因为这个名字让他有些难为情吧,思他想他,放心里就好了,让全世人都知道,对他一个大男人来说,总觉得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“我也已经想好了,就叫煜泱,煜字,一有火焰之意,二表盛大,还有照耀的意思,我的名字太过冷气了,火能给人温暖,希望她能做个温暖和被温暖的人,日为阳光,希望她心向阳光,乐观、积极、向上,也希望她一生都被阳光所照,无困苦无寒冬,而泱,有广大无涯之意,海纳百川、上善若水,希望她能胸怀宽广、人生也盛大宽广,另外,煜字,又是火,又是日,恐她火太旺,泱字有水,正好调和一二,能刚能柔,当是女子典范。”

    弦音听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尼玛,取个名字还有这么多讲究。

    好吧,她闭嘴。

    幸亏当日的一百个名字没有给他看,不然,岂不是要被他笑话?

    不过,那一百字也都白起了,没有派上用场。

    “是秦义吗?”男人突然问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。

    虽有一些些意外,却也没有太震惊。

    他这样的男人,能查到是秦义所为也正常。

    点点头:“是他。”

    然后便将事情经过前前后后粗略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卞惊寒微微敛了眸光,眸色转寒:“他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因为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突然就卡壳了。

    难道告诉他,自己是穿越的,是另一个灵魂,秦义是为了要找回这幅身子原本的主人?

    这......这样说,会不会吓到他?

    不对,应该说,这样说,他会信吗?

    “因为,我不是失忆了吗?他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,还是看到的,说我可能并非真的失忆,而是另一个灵魂,不是真正的我,然后说,生孩子便可以将附身的灵魂赶走,将真正的我召回来,所以,就将我挟走了,关到生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终究没有敢将自己是穿越的事说出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没做声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那日他看到那本《景康后妃史》上关于蓝婕妤的那段,他就怀疑秦义是此目的,果然。

    好在,她还是她。

    还是他的聂弦音。

    握了她的手裹在掌心,指腹轻轻摩挲。

    “是我不好,这段时间让你受苦了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垂眸看着两人交握的手,眼角微潮,唇角一弯,笑道:“也没有受苦,秦义一直好吃好喝地供着我,想来,失忆前我们的关系应该很不错,不然,他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地想要召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的话还未说完,蓦地感觉到手背一重,是男人骤然用力攥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弦音莫名,抬眸看他,见他面色变得有些难看,才意识过来自己哪句话让他不悦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吃味了?

    “聂弦音。”男人突然唤她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男人抬眸,凝着她:“哪一天你恢复记忆了,会不会离开我?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果然是吃味了。

    还想多了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吧,他也没有想多,换谁都会这样想。

    只不过,她不是失忆,也就没有恢复记忆一说,所以,根本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她斩钉截铁笃定道。

    似是对这个答案很满意,男人面色当即就转霁不少。

    弦音却是陡然想起一件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你跟云妃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别要求她一心一意,自己却是一颗红心多种准备,她可不干!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卞惊寒莫名,不意她这个时候提起云妃。

    弦音便将当日在宫里的时候,云妃去见习女官的住处给她们送葡萄时,她从云妃眼里读出来的心里,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

    卞惊寒甚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从未给过她任何承诺,也未跟她说过你会什么本领,只是让她关照你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微微眯了眸子,“此事若不是她故意为之,就是有人从中作祟,我会立马去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不论是云妃所为,还是有人作祟,这件事都很严重。

    竟然知道得那么多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