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却只凝着小家伙。

    然后,缓缓伸出手,伸出双手。

    几个婢女一怔,尤其是那个正抱着小家伙的婢女,更是反应不过来,疑惑地看了看卞惊寒,又转眸看向边上几个婢女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是要亲自抱这个娃儿吗?

    几个婢女也不敢确定,毕竟这种举措不属于这个男人,这不是他作风,平素他的衣袍都不容许别人碰一指头,他会来抱一个哭得一脸狼藉的小娃娃?

    见卞惊寒已经将手伸到了襁褓上,抱孩子的那个婢女才敢相信这一点。

    连忙将小家伙给了他。

    他双手接过,很笨拙地接过,也非常小心翼翼地接过。

    那是她们这些下人从未见过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神奇的是,他一抱过去,刚刚还嗷嗷哭得起劲的小家伙,突然就不哭了,眼泪巴萨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几个婢女就忍不住小声惊叹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自己也很意外,原本就大动的心念更加晃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抱着小家伙,不对,与其说是抱着,不如说是端着,一双手臂僵硬地架着,一动也不敢动,就像是端着什么珍宝,生怕自己手臂一动,就要将其掉在地上了一般。

    他垂眸看着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小家伙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父女二人就这样大眼看着小眼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卞惊寒的眼睛红了,小家伙一双被泪水洗过的小眼睛反而又黑又亮。

    好小。

    真的好小。

    小脸还没有他手掌大呢。

    是因为早产的原因吗?

    皮肤倒是很好,没有初生儿的那种褶皱和黑红,很白皙,很光滑,吹弹即破、粉团儿似的。

    虽然眉眼都没有张开,看不出像谁,但是隐约间还是能感觉到些些聂弦音的神韵在。

    “男孩女孩?”他突然开口,视线却一直没有离开小家伙一分。

    几个婢女一时都未反应过来,还是古掌柜反应快,连忙回道:“女娃儿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唇角一勾,突然觉得人生在那一刻骤然圆满。

    他,得偿所愿了。

    女娃儿。

    难怪神韵似她。

    “古掌柜。”他再度开口,依旧是凝着小家伙说的。

    “在,”古掌柜连忙上前,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是总算看到他了,还是总算想起他了?

    卞惊寒目光温柔地看着怀里的小家伙,薄唇轻启:“下月伊始,你每月的月钱翻一倍。”

    古掌柜一震,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他是一铺掌柜,本身月钱就不低,翻一倍数目可不小啊。

    又见对方说这话的时候,看也未看自己,他就更加不敢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请......请问王爷是说在下吗?”

    “这前厅,还有第二个古掌柜吗?”

    古掌柜闻言一怔,旋即大喜,激动得差点没站稳,赶忙躬身谢恩:“多谢王爷,多谢王爷。”

    几个婢女纷纷跟古掌柜道喜,毕竟一起呆了不短时间,也算认识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古掌柜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古掌柜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唇角轻勾:“你们几个也有。”

    正好,这时管深进来,卞惊寒便吩咐他:“她们几个每人赏十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管深一震。

    几个婢女闻言,差点喜疯。

    十两银子,她们一个月的月钱都没有十两银子呢。

    一个一个感激涕零、开心不已:“多谢王爷,多谢王爷!”

    管深一脸懵逼,不知刚刚发生了何事,要这样大加赏赐?

    是因为这个孩子吗?

    他进来,看到他亲自抱着孩子,他就已经惊悚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?

    就在他在那里七想八想时,又听到男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管深,尽快找几个信得过、并且靠谱的乳娘,带过来让本王亲自挑。”

    管深再次怔了怔,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“另外,让成衣作坊的掌事,下午来府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管深再次领命:“是!”

    卞惊寒交代完,便抱着怀里的小家伙往门口走,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,径直出了前厅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走,古掌柜也喜笑颜开地告辞了。

    然后,前厅就沸腾了,几个婢女叽叽喳喳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天啊,还以为不是我们家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王爷竟然也有如此温柔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,刚刚看到王爷抱那娃儿,我真的好想笑,又不敢笑,那姿势,一看就是从未抱过孩子,那哪里是抱孩子啊,像是端着一满盆水,生怕水溢出来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就王爷那姿势,手臂抬那么高,还得保持平衡不动,估计半个时辰,那胳膊就酸痛得不是自己的,不仅胳膊,脖子、背,估计都要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人家是练武之人,一个时辰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说,那孩子是谁啊?会是谁的孩子?王爷这般珍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们说,会不会是王爷自己的?”

    管深实在听不下去了,沉声道:“你们还要不要那十两赏银了?”

    “要要要,当然要。”

    “要就闭嘴,随我去账房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回到厢房,卞惊寒就忍不住去亲小家伙的脸蛋。

    滑嫩的触感,淡淡的奶香入鼻,他觉得一颗心被什么东西填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被他亲痒了,还是以为他的举措是在逗她,小家伙竟对着他笑了。

    他便对着她咧着的、还流着口水的小嘴啄上去。

    小家伙便笑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边笑,还边手舞足蹈的。

    上天对他真的不薄。

    这是自上次得知聂弦音没有在那场大火中丧生之后,他再一次这般感叹。

    “小东西,你跟你娘的命一样硬呢。”

    又是三月离,又是大火,又是劫持,聂弦音自怀上她,一直在遭罪。

    好在,她平安,她也平安,她们母女都平安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弦音一个激灵醒过来,陡然翻身坐起,吓了坐在床边凳子上正在翻书的卞惊寒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黄昏时分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她就准备睡一下的,一下下的,怎么一下子睡得那么沉,睡了那么久?

    一把抓了卞惊寒手臂:“孩子!有没有人送孩子来三王府?就是那个古今银器铺的掌柜,他、他有没有送孩子来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