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身影跑得飞快,没命一般往二王府的府门口冲,嘴里还在嚷着:“救命......”

    可刚冲过马路,喉咙的声音却是又戛然而止,她这时才惊觉过来,竟然那么多人!

    府门口竟然跪了那么多人!

    所有人都惊错地望着她!

    她气喘吁吁,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里的难道身影,那道她魂牵梦萦、期盼和渴望了几个月的男人身影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他陡然站起,她再次拾步。

    他墨袍轻荡,穿过跪着的众人,脚步微踉,却越走越快,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她亦如同离弦之箭,直直朝对方跑过去。

    他刚一走近,就被她脚下刹也刹不住地冲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

    三字哽咽逸出,她眼里的泪水瞬间如决堤的江河,夺眶漫出。

    她箍着他的腰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身高,他微微倾了身子,双臂包裹住她,一寸一寸收紧,一颗心也一寸一寸窒息。

    他没做声,薄唇抿起,眉目却是几动。

    弦音埋首于他的身前。

    熟悉的气息钻入鼻尖,混入她的呼吸,直达到胸腔、到心田,她觉得几个月以来所有的恐惧、不安、害怕、紧张、委屈和苦难,以及所有的相思成灾,都在那一刻一触即发,她突然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管不顾那么多人在,那么多人看着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颗心又疼又颤,不知如何安慰,唯有更紧地抱住她,大手在她背上一下一下轻轻拍抚。

    他每日都在想她这几月在经历什么,过得怎样,可他却永远想象不到她真正经历了什么,就像他做梦也没想到,她此时此刻就这样出现在他面前一样。

    不是大肚如箩,不是吕言意,不是绵绵,只是缩了骨的聂弦音、逃命的聂弦音。

    方才听到她的声音的那一刻,听到她喊救命的那一刻,他还真的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就连看到她熟悉的身影横穿马路,他都还不敢相信,不敢相信是她。

    直到熟悉的身子入怀的那一刻,他才敢确定,是她。

    是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从未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,哭得这样嚎啕、这样肆无忌惮过。

    定然受了不少委屈、吃了不少苦头。

    抬眸,眸色转厉,他朝她来时的那条路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并未有什么发现。

    已经逃了,是么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,包括在单德子的搀扶下,从龙辇出来的皇帝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一大一小紧紧相拥的两人,看着那个早已在大火中丧生、被烧成焦炭的丫头死而复生,哭得像个泪人。

    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皇帝“咳咳”了两声,众人这才纷纷回过神,赶紧接驾。

    “恭迎父皇(皇上)!”

    听到大家的山呼声,弦音浑身一震,猛地从卞惊寒怀里抬起头,惊错转眸。

    一袭明黄身影入眼,她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皇帝竟然也在!

    对,方才大家都是跪着的,能让这些人跪的,可不就是皇帝!

    方才那般慌急,竟没意识到。

    感觉到她的慌乱,卞惊寒握了握她的手臂,示意她不要害怕,然后牵着她,就在原地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弦音抬袖揩了一把脸上的泪,吸吸鼻子,跪在了卞惊寒旁边。

    心里不禁暗暗庆幸,自己幸亏缩了骨,幸亏撕了面皮,幸亏是聂弦音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皇帝扬袖。

    “谢父皇(皇上)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卞惊寒站起来的同时,将弦音也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为主人的卞惊平,连忙躬身迎皇帝进府。

    皇帝却没有动,而是眼梢一掠,威严凌厉的目光朝弦音投过来。

    “说说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弦音眼帘颤了颤,脑子转得飞快。

    要不要实话实说,就说自己被秦义所囚?

    反正当初纵火要杀她的那些人是午国皇室暗卫,秦义是午国八王爷,也对得上,这口锅就让秦义来背,是他纵火、杀人、绑架、囚禁?

    可他做这一切的目的是什么?

    跟卞惊寒有仇,想用她来威胁卞惊寒?

    不对,起初不是要直接将她杀掉吗?不可能是绑架威胁!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了他的一个秘密,他要杀人灭口?

    绑架囚禁也是因为这个?

    还是不行,这样说,可能会造成一个很严重很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彻底将秦义逼急。

    都说狗急都会跳墙呢,何况这个男人本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一旦被逼上绝路,肯定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、更加疯狂。

    而要命的是,他知道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包括她的读心,包括她的缩骨,包括她跟卞惊寒的一切,包括她的欺君......

    他若捅出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那可不仅仅是她一人的性命,还有卞惊寒的,还有他们的孩子,甚至整个三王府。

    而且,她一直隐隐觉得,这幅身子主人的身份应该不一般。

    可这个身份,她自己不知,秦义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个身份会不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,毕竟原主就是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自保,暂时不能说出秦义。

    她的逃走已是将他激怒,不能再将他逼上绝境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她半天不语,皇帝又沉声开了口:“朕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“启禀父皇,聂弦音明显是惊吓过度,难免一时还缓不过来,请父皇恕罪。”

    出声的是边上的卞惊寒。

    弦音转眸看向他,依旧眼眶红红。

    卞惊寒眼波微动,朝她几不可察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弦音长睫颤了颤,收了视线,反应了一下。

    是让她别怕,还是让她别说?

    不说不行啊,皇帝在等着。

    略一沉吟,她颔首回道:“回皇上,那日大火奴婢被人所救之后,那人就一直囚禁着奴婢,今日奴婢是偷偷逃出来的,方才奴婢喊着二王爷救命,就是因为他们在后面追杀奴婢......”

    场上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救你,又囚禁你?为何?是何人所为?”皇帝微微眯了凤目。

    弦音摇摇头:“奴婢也不知,那人一直戴着面具。”

    “你被关了那么久,你什么都不知?”

    皇帝显然不信。

    弦音不知该如何回答,边上卞惊寒适时出了声:“启禀父皇,这件事儿臣一定会彻查清楚,届时定当详尽禀于父皇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