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原本在周镇玩的,并未打算立即回来,因为......因为两月时间还没到,然后那夜,那夜有两个男人突然闯进我的房间,强行将我带回了京师......”

    江语倩声音都在抖。

    卞惊寒眉目敛起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,他们先将我带到了京师十里街的云翔书铺,我见到了沐......沐大史,是他给了我见习女官的女官服,还给我吃了会让嗓音苍哑的药,然后就......就带我入宫了,其余的......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.......”

    “沐辰?”卞惊寒凤眸眯起。

    “嗯,”江语倩点头,“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江语倩的话音还未落下,就只见眼前黑影一晃,卞惊寒直接从凉亭的护栏上跃了下去,等她回过神来,对方已经疾步上了宫道。

    卞惊寒健步如飞直奔史馆。

    心中的疑问更多了。

    沐辰带走聂弦音做什么?

    专门去外地将江语倩找回来,换了聂弦音是何目的?

    是知道皇后今日的局吗?

    不,应该不是。

    梅花昨夜才开,今日赏梅定然也是皇后临时起意,他怎么可能知道今日皇后有局?

    一个凌云国来的史官,跟聂弦音又不熟,为何要做这些?

    而且,他又是如何知道江语倩和聂弦音李代桃僵这个秘密?

    此人到底是谁?到底有何居心?

    卞惊寒来到史馆的时候,史馆里的人也都刚从御花园回来。

    沐辰不在。

    问众人,众人都说没有看到他。

    他又直接杀去了沐辰的住所。

    房间里亦没人。

    环顾了一圈屋内,见书桌上摆了不少书,想起江语倩说的云翔书铺,他拾步走过去,快速拿起几本书看了看。

    都是一些有关史官的书。

    还有一本比较陈旧的、印有大楚史料阁印鉴的史书,他瞅了一眼,《景康后妃史》。

    将书放下,他飞快转身准备再出门寻人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的时候,脚步又蓦地顿住。

    沐辰看后妃史做什么,且还是先帝时期的?

    当即又转了身,回到桌边,将那本《景康后妃史》拿起,一卷,拢进袖中,再疾步出门。

    问了史馆外面的侍卫。

    说自早上出门去御花园之后,就一直没有看到沐大史回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又顺着史馆去御花园的路寻了一遍,未果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早上在御花园,他看到过沐辰的。

    问御花园外面的侍卫。

    说赏花会还未散,沐大史就离开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卞惊寒便赶紧出宫。

    果然,问守宫门的侍卫,侍卫说,沐大史出宫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见卞惊寒出来,三王府的车夫连忙拉了马车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话都顾不上跟他多说,直接三下两下卸了车厢车架,将马腾出来,然后翻身上马,绝尘而去,留下车夫站在那里,看着被卸掉的车厢和车架子一脸莫名,不知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卞惊寒打马直奔十里街。

    十里街并不远,他又骑了马,顷刻就到了。

    看到云翔书铺的牌匾,他拉了缰绳,还未等马儿完全停下,便已经翻身下马,也顾不上系马,直接将缰绳一扔,就快步入了书铺。

    让他意外的是,书铺是开门迎客的状态,但是书铺里却一个人都没有,别说客人,连掌柜伙计都不见,只有书。

    卞惊寒瞳孔一敛,一颗心就像是瞬间被什么东西裹得死紧,有些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快步寻进了书铺的偏房。

    亦没有人。

    还有一间耳房,同样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人去楼空?

    不,人去了,楼没有空,书都在,说明也是临时起的意,走得匆忙。

    站在空无一人的书铺里,卞惊寒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线索在这里就断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往哪里去找?

    蓦地想起什么,他又快步出了门,书铺的对面是一家成衣店,左邻是一家首饰店,右舍是一家卖糕点的。

    他一家一家问,有没有看到书铺里的人去哪里了?

    皆说街上人来人往,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他又问几家,书铺里都有些什么人、长什么样?

    众人描述来描述去,就知道是两个男人,一个掌柜,一个伙计,一个三十多岁,一个二十来岁,其余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信息。

    站在车水马龙的街头,他心中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冷静,他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。

    至少,对方不会是要聂弦音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点是可以肯定的。

    不然,不会那般大费周章,直接揭穿她冒名顶替江语倩的身份,就可以置她于死地。

    那,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?

    **

    卞惊寒一回到三王府,管深就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“上次让人调查沐辰可有消息回来?”卞惊寒快步进门,先管深一步急急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奴才正要跟王爷禀报此事,我们的人刚刚送消息过来说,沐辰已经回凌云国了,听说好像是在大楚遭遇绑架被关,好不容易逃了出去,不敢再在大楚呆,就回了国,已经回国有几日了,那,我们宫里的那个沐大史是谁?”

    卞惊寒脚步顿了顿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,又有些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意料之中的是,此沐辰并非真正的沐辰,是另有其人,而意料之外的是,没想到对方是用的绑架这种方式顶替的。

    这个假沐辰到底是谁?

    此人不仅认识聂弦音,还知道聂弦音在那夜的那场大火中幸存,甚至还知道她冒名顶替了江语倩入宫!

    这个只有他和聂弦音两人知道的事情,此人都知道。

    有这样的人吗?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到底是谁?

    一定是他们身边的人,或者说,一定是他们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他一个一个想,一个一个排除。

    排除来排除去,似乎也没有这么神通广大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又进了一次宫,找了殷史官。

    让殷史官找了江语倩。

    让江语倩看看住所里那丫头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也没有,那丫头什么都没带,随身衣物都没带,可见事先也并不知情。

    他又再次去了一趟云翔书铺。

    从铺堂里的书,到偏房耳房里的一切,细细再检查了一遍,甚至墙壁地面都敲击了一遍,想看看是不是有暗室,或者密道。

    都没有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