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见一个客人抱着一个襁褓从身边经过往门口走,他眸光一紧:“等等!”

    客人一怔,回头。

    这厢,弦音也闻声望去。

    秦义拾步走向客人,什么话都未说,直接伸手掀了对方怀里襁褓的一角看里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客人吓住,双臂一收,将襁褓抱紧,戒备又愠怒地看着他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秦义淡声道。

    转身,见弦音冷着小脸看着他,他面露些些尴尬,瞥了眼她怀里的襁褓,又转眸看向别处,轻轻咳了咳。

    弦音没理他,收了视线,继续挑成衣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防着她,是以为方才那人怀里抱着的是她的孩子是吗?

    弦音微微拢了眉心。

    终于有伙计过来招呼她了。

    她便指了指墙上的一套衣裙,衣架上的两套,让伙计都取下来,她试试看。

    另外还让伙计取了一套小衣裙。

    这时,怀里的小家伙忽然“哇”的一声哭了起来,她赶紧抱了晃哄。

    可小家伙似乎还哭来劲了,一声高过一声,啼哭不止,怎么晃都不行。

    不少客人都朝她们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秦义牵着小狗皱眉近前。

    弦音掀开盖在小家伙脸上的风帽看了看,“应该是饿了。”

    抬眸四下环顾,想找一个能喂奶的地方。

    正好伙计取了成衣要给她,她便问伙计:“请问你这里有没有什么比较隐蔽的地方,小娃儿饿了,想喂点奶给她?”

    “原本试衣室可以,不过,这时候客人多,几个试衣室都不够用,”伙计想了想,“会客室应该可以,请稍等,我先去看看有人在用没?”

    “好的,有劳。”

    伙计一溜烟进了里厢,片刻就回来了,“刚好没人用,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抱着小家伙跟在伙计后面。

    秦义牵着小狗寸步不离地跟在弦音后面。

    在一处厢房前停下,伙计躬身朝弦音做了一个“请”的姿势:“就是这间,有窗帘的,夫人将窗帘拉上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谢谢。”

    伙计交代完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弦音拾步进去,刚准备关门,秦义牵着小狗紧随其后进来,弦音便没关,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秦义进屋后环顾了屋内一圈。

    因为是会客室,所以摆设很简单,就是一个长形茶几,两张太师椅,两张太妃椅,还有几张软椅,及几个矮座。

    再就是一个书架,架子上除了一些书,还有一些瓷器饰件,一些小盆栽。

    其余什么都没有,一眼就能将屋里看个干净。

    秦义又走到窗边看了看。

    毕竟是商户,窗户不是普通人家的那种整窗,而是那种防盗窃的菱形格子窗。

    这种就算缩骨,也出不去。

    秦义彻底放了心,回头,见弦音站在那里看着他,而她怀中的小家伙还在“哇哇”哭个不停,他面露微窘:“你快喂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拉了小狗疾步出门,并帮她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弦音快速拴上门栓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秦义就站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外面街上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,试衣间就在附近,进进出出的客人也是吵闹不堪,秦义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房里面小家伙的啼哭声总算是止了。

    他等了好一会儿,一直未见房里的人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估摸着应该差不多了,他抬手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绵绵,好了吗?”

    无人应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“嘭”的一声将门撞开,厢房里,坐着喂奶的女子吓得赶紧放下衣服,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秦义不意如此,有些尴尬,“叫你.....你怎么不答应?”

    “没答应你,你就要破门而入吗?秦义,你到底在担心什么在怕什么?”

    弦音将襁褓的风帽拉好,从座位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秦义没做声。

    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弦音抱着襁褓往外走,他微抿了唇跟上。

    方才招呼她的那个伙计见他们出来,连忙迎过来:“好了?”

    并将方才她让拿下来的四套衣服放在边上的柜台上,示意她:“夫人请稍等,试衣室现在都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还去方才的那个会客室试吧,反正暂时空着。”弦音提议。

    伙计自然说好。

    弦音转身便将怀里的襁褓给了秦义,拾起柜台上的衣服,进了里厢。

    秦义本想着,反正孩子在他手里抱着呢,不用跟过去也没事,可想着,她试完指不定要让他帮忙看看说说意见,毕竟会客室里也没铜镜,所以,还是抱着孩子、牵着小狗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弦音关门试衣。

    他还是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与方才不同的,是他怀里多了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这就让他的心比方才安定不少。

    又是等了好半响,没见人出来。

    他估摸着,就算三套衣服都试,还有那一套小的缩骨后试,这么长时间也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“绵绵,好了吗?”

    同方才一模一样,无人应。

    有了方才的前车之鉴,这次他不敢贸然撞门而入了。

    而且,门栓方才已经被他撞坏了,现在的门应该只是关着,一推就能推开。

    略一思忖,他决定先打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绵绵,我进来了!”

    说完,等了一瞬,他便推开门。

    屋中赫然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他呼吸一滞,震惊又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蓦地想起什么,他伸手掀开怀中襁褓的风帽。

    瞳孔剧烈一敛。

    襁褓里一堆衣物,哪里有孩子?

    秦义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很难看,连面皮都遮盖不住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竟然敢耍他!

    是他大意了,加上周边的环境也太吵,不然,襁褓就在他自己的怀里,没有人的呼吸,没有人的心跳,他怎么会觉察不出来?

    一把扔了襁褓,小狗的狗绳子也丢了,他冲进厢房,来到窗边,“唰”的一声拉开窗帘。

    果然,木质菱形格子窗被破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切口很平整,应该是很锋利的刀或者很锋利的剑所为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被人救走的?

    她还有同伙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他一路跟着她,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可疑之人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?

    是谁救走了她们母女二人?

    他也顾不上多想,当务之急是赶快将人抓回来。

    好在他还带了不少人在外面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热闹喧嚣的街道上,弦音穿梭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原本她打算就缓缓走着,掩在路人当中,一个回头见到不少男人已经穿梭在人群中找人,想来就是秦义的人,她便也不敢耽搁,只得跑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她现在是缩骨的状态,小短腿跑不快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只有缩骨才能从窗户的那个洞出来。

    秦义此刻肯定气疯了吧?

    一定没想到她会逃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她自己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她很庆幸自己早上写了张字条带在身上备用。

    她想着既然是逛街,指不定就能逛到三王府名下的商铺,指不定就能将字条用上,指不定就能凭字条脱困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知道会逛到哪个商铺,遇到谁,所以,她的字条写得很大概。

    【我是三王爷的人,我怀里的孩子是三王爷一直在找的一个很重要的人,我们都被人挟持了,请设法救我们,要隐蔽,千万不要打草惊蛇,对方人很多。若有困难,就不要救我,请帮忙救下孩子,送去三王府。若还是有困难,就请告诉三王爷,我们被困在曾经有紫枫的行宫。】

    小狗是她故意买的,付钱给对方的时候,她故意握着拳头,将银两塞到对方的掌心。

    秦义自然就起疑了。

    要对方摊开手心看。

    然而,除了银两,她并没有给任何其他的东西给对方。

    这就让秦义多少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没有去他提出来的那家成衣店,而是去了马路对面的这家,是因为马路对面的这家成衣店隔壁是古今银器铺,而古今银器铺正是三王府名下的。

    她给小家伙买了一对银镯,付银子给古掌柜的时候,将那张字条塞给了他。

    她故意问秦义:要不要看看古掌柜手里收了她多少银子?

    经历了前面的尴尬,而且她又说这样的话,一般人定然不好意思再看,也定然觉得她不会做什么手脚,毕竟他前面有过检查的举措。

    然后,她出门的时候,跟秦义说,不看就去隔壁挑衣服了。

    其实,她是说给古掌柜听的,告诉他,自己在隔壁。

    小家伙突然啼哭是她掐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必须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古掌柜有没有行动,是什么样的行动,但她知道,她至少要甩开秦义,要制造母女独处的机会,万一古掌柜行动呢?

    她必须配合那个万一,一丝一毫的机会都不能放过。

    试衣也能撇开秦义,但是孩子她没法抱着一起,上厕所也能撇开,同样无法带着孩子,唯有喂奶,唯有喂奶,可以撇开秦义,还能名正言顺带着小家伙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她并没有抱多大希望。

    但是,古掌柜却相当的给力,远比她想象的给力。

    她拴了会客室的门,去拉窗户的窗帘的时候,就看到古掌柜正在后院里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她连忙示意他。

    好在古代的窗户都是木制的,古掌柜随身携带着长剑。

    从古掌柜挥剑削木的手法和速度,以及几乎没有多少声响的动静看,必定也是武功高强之人。

    安全第一,弦音并没有一起逃走,而是先将孩子交给了他,让他赶快送去三王府,自己随后再逃出来。

    她有她的考虑,她不见了,秦义必定很快就会发现,而且她们两人一起,目标太大,秦义的人又多,太容易就被抓住。

    她可以先留下来,掩人耳目,骗住秦义,给古掌柜送走孩子争取足够的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,其实,喂完奶,孩子就被古掌柜带走了,她抱的,只是包裹孩子的襁褓。

    从此刻秦义那么快就发现她逃走的情况来看,她幸亏先将孩子送走了,不然,两人都逃不掉。

    秦义的人显然已经发现了她,也快速穿梭在人群中往这边追赶。

    她拼命疯跑。

    一边疯跑,一边想,她肯定跑不过他们的,他们人高腿长,最重要的,还会轻功,她不能这样跟他们硬拼,她得先找个地儿躲一躲。

    而且,这条街离三王府很远。

    当初以江语倩的身份呆在卞惊寒身边做起居注史官的那两日,卞惊寒带她来过这条街上的几个商号,她记得,车程都不短。

    不过......

    她陡然想起,二王府倒是离这儿不远,就是这条街相邻的一条街。

    去二王府吗?

    对,去二王府!

    就算现在躲,躲得了一时,躲不了长久,还是可能会被找到,必须找个有庇护的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二王爷卞惊平人也不坏,跟卞惊寒的关系虽说不上好,却也说不上不好,比卞惊卓、卞惊书、卞惊安那些人强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此时又不是绵绵,不是女鬼,是聂弦音,充其量只是在那场大火中大难不死而已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她一个闪身,跑进了边上的一个小巷子。

    穿过小巷子就是相邻的那条街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时的二王府正高朋满座、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大家围坐桌边,三五成群喝茶聊天。

    不知谁喊了句:“快快快,皇上的龙辇就要到了,大家快出门迎驾!”

    众人便都起了身,一起朝府门口走。

    出了府门,果真看到不远处的一辆豪华车辇,正朝这边驶来。

    卞惊平满面春风,走在前面,众人随后,全都拾阶而下,准备恭迎圣驾。

    车辇行至跟前,还未停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就全都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也跪于其中。

    薛富急急而来,没想到正遇上接驾,见帝后还未下车,赶紧疾步跑到卞惊寒边上,飞速跪下。

    卞惊寒见是他,眸光一敛,急声问道:“是不是有消息了?”

    薛富点点头,警惕地左右看了看,才附到卞惊寒耳边,小声道:“在紫枫山行宫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看到卞惊寒猛然起了身,他吓得赶紧伸手将其又拽跪下来,都顾不上主仆尊卑。

    “人不在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一震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人去的......”

    薛富的话还未说完,就听到两道声音陡然响起。

    一道是尖细的唱喏:“皇上驾到———”

    另一道是慌急的女声:“二王爷,救命,二王爷救命啊!”

    卞惊寒呼吸一滞,震惊转眸。

    便看到一道熟悉的小身影直直从马路对面冲过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【艾玛,终于见到了,哈哈,本章四千字,两章一起六千字,今天的更新毕哈,明天加更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