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弄好,秦义再三确认万无一失,才带头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弦音将怀中襁褓的风帽拉起来,给小家伙整个遮住,紧随其后出了门。

    明媚的春光兜头打下来,弦音一下子还被晃到了眼,脚步一滞停下那里眯了眯眼睛,适应了一会儿光线,才拾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和风煦暖、空中都是草绿花香和清新的泥土气息,她深深地呼吸、贪婪地呼吸。

    这种重见天日的感觉,跟劫后逢生的感觉,真的是一样一样的,恍如隔世、新生了一般。

    果然是皇帝的住处,就是不一般,虽然不大,就类似一户人家,但是,该有的全有,还有很宽敞的前院,院中种了不少花,姹紫嫣红开得正艳。

    走到院中的时候,她看到秦义拊了一下掌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定然是朝藏匿于暗处的他的人在下指示,让他们跟着是吗?

    他毫不避讳地在她面前做这个动作,大概也是告诉她,四处都是他的人,别有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微微抿了抿唇,她没做声。

    出了院门,她才发现这行宫是建在一处山坳里,不过,从院门到山脚都已铺了较宽的、足够马车行驶的路。

    其实,离山脚并不远,步行也没多久,但秦义还是让人准备了马车。

    弦音感觉到刚上马车屁股还未坐热,就到了京城街上。

    因为秦义也与她同车,所以路上她也没四处观察,不过,很显然,她猜测的没错,就在京师,且离皇宫很近。

    到了街上,他们就下了马车步行。

    京城的繁华每日都一样,何况还是这么明媚的春日,街上车水马龙、人来人往、接踵摩肩。

    “你抱了一路了,我来抱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秦义伸手。

    弦音便很大方地将小家伙给了他。

    她跟着一起,他定然也不会对小家伙怎样。

    “你刚出月子也不适合太过劳累,我们就将你要买的东西买了便回去。”

    见她东瞅瞅西看看一副兴致颇高的模样,秦义提醒道。

    她没做声,目光被路边一个卖小狗的吸引,连忙扯了扯秦义的袍袖:“我想买一只小狗回去养,到时候,还可以给宝宝作伴。”

    她想买,秦义自然是没意见,只手抱着小家伙,另一手掏了袖中的钱袋给她。

    她蹲在路边挑,秦义抱着小家伙站在边上等。

    卖狗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弦音挑好久挑了一只,掏了银子付给对方,牵着小狗绳子起身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秦义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让她,而是让那个卖狗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小伙子一怔,抬头看向秦义。

    秦义眸色微深,一直盯着小伙子的手:“摊开掌心让我看看,你收了她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小伙子一脸莫名其妙和无辜:“五两啊,说好的五两,对吧?”

    边说,边摊了手给秦义看。

    掌心上可不就是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秦义微微抿了唇便没再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这一幕,也是一句话都没有说,她心知肚明,这个男人哪里是要看对方收了她多少银子,是怀疑她给银子对方的时候,还给了别的东西,比如,小字条之类的,对吧?

    冷了小脸,不予理会,她牵着小狗往前走。

    秦义自知有些理亏,看了一眼她的背影,拾步跟上。

    没走多久,就看到了一家成衣店。

    “就这家进去看看吧。”秦义建议。

    弦音瞅了瞅马路对面,扬手指了指:“去对面那家吧,那家隔壁是卖银器的,我想顺便给宝宝买一对银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义点点头。

    横穿马路的时候,秦义一手抱着襁褓,一手护着弦音,弦音牵着小狗。

    先进的是银器店。

    “请问二位需要买什么?发饰、项圈、手镯、耳环、银碗、银勺、银筷,本店都有。”掌柜热情招呼。

    “我想给宝宝买一对银镯,有吗?她这么大宝宝戴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将小狗的绳子递给秦义,准备将秦义手里的小家伙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的,不用看不用看,”掌柜的示意她,不需要看宝宝的手腕,“这种小宝宝戴的镯子,我们做的都是既可以收缩,也可以放大的,所以无论宝宝手腕大小都能戴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从橱窗里拿了几幅花样不同的镯子让她挑。

    弦音便没将小家伙接过来,依旧让秦义抱着。

    她仔细挑了一副:“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八两银子。”

    弦音从钱袋里掏了银子递给掌柜,拿了那副手镯转身,陡然想起什么,问向秦义:“对了,你要不要看看他手里收了我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秦义面色一阵不自然。

    见他未动,也未提出要对方摊手,弦音转身往外走:“不看就去隔壁挑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此时的二王府正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因为二王爷卞惊平的第三个儿子今日满月,办满月酒。

    王爷公主们都来了,文武百官亦都来祝贺,帝王也会亲临,只是暂时未到。

    卞惊平抱着小家伙出来跟大家见面,作为小家伙的亲叔叔亲姑姑们,这些王爷公主们自是免不了要给见面礼。

    卞惊寒送了一个长命锁。

    看着小家伙粉雕玉琢糯米团子一般,卞惊寒心里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还有一月,还有一月他的糯米团子也要出世了。

    可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弦音和秦义踏进成衣店的时候,店里生意正好,男女老少客人不少,挑衣的、试衣的络绎不绝,掌柜和伙计都有些招呼不过来。

    见秦义又抱着孩子,又牵着小狗,弦音伸手将小家伙接过来:“我抱一会儿吧。”

    没有伙计顾得上来招呼她,她就抱着小家伙自己挑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面墙上挂的都是成衣,柜台上也是叠好的成衣,屋中央的衣架上还挂了很多,有男有女,颜色各异、款式各异,琳琅满目。

    因为衣架的成衣挂得比较高,成衣又多,很是阻碍视线,弦音穿梭其中,一晃就不见了人。

    秦义脸色一变,连忙跟过去,见她在,才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,他便亦步亦趋地跟着,始终确保她在他的视线之内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