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手翻了翻,他准备粗略看一遍写的是什么,再从第一页细细看起。

    一翻自然就翻到了纸张很硬,且页面很不平整的那页。

    书页上一大滩淡黄色的污渍,显然是被茶水淋湿过。

    他微凝了眸光看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【会说奇怪的话,会唱奇怪的歌】时,他眼波一滞。

    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一口气将那页的记录看完,他将视线从书上移开,深深地呼吸,完全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这兰婕妤的症状......怎么跟聂弦音,那般相似?

    同样失忆,同样会说奇怪的话,同样会唱奇怪的歌,同样行为大胆、言行举止不受礼数所束......

    一身两魂?

    两个人?

    这也太匪夷所思了!

    不可能,世上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,他不信!

    这定然是当时的史官自己杜撰的,一定是。

    然而,或许是牵扯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和事,所以,他又不得不凝了几分隐忧。

    如果,如果这上面记录的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,如今她跟兰婕妤一样怀孕了,一样要生孩子,会不会一样在生完孩子就......

    不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他不敢做这个假设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个答案却是渐渐浮出脑海,慢慢变得清晰。

    那个假沐辰就是因为这个带走了聂弦音?

    所以,果如他当初的猜测一样,他最怕、最担心的那种猜测一样,是她的故人、失忆前的故人带走了她?

    疲惫地阖上书,他双手掩面,以一双手掌上下摩挲了一遍自己的脸,将手拿开,他的身子朝后面椅背上一靠。

    并非他不相信厉竹,可不知为何,他就是觉得秦义的可能性很大呢?

    秦义不是一直嚷嚷着要找他的绵绵吗?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一早,他起床的第一件事,就是吩咐管深,让其飞鸽传书给午国他们自己的人,让他们速速去查秦义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他就收到了厉竹的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厉竹告诉他,此事不是秦羌所为,她怀疑是秦义所为,只不过,秦义不在府中,府里的人也不知他人在何处。

    卞惊寒看完就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果然是秦义!

    虽然厉竹用了怀疑二字,并没有肯定,但是,他们两人都这样觉得,就说明这件事八九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一直觉得秦义不简单,是一个很会隐藏自己的人,不是很会,是极度会。

    一般人他相处一二,就算不能完全知晓对方是个怎样的人,也定能看破几分,可这个男人,滴水不漏,每一面似乎都是假,每一面又似乎都是真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一旦躲起来,想找到定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他当即又让管深再飞鸽传书给午国他们的人,让大家在午国全力寻找秦义。

    而大楚这边,他也派了大量暗卫去寻找。

    可是,日子一天一天过去,两边的人都没能找到秦义的行踪,秦义就像是人间消失了一般,一丝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卞惊寒心里的焦虑也越来越重,倒不是担心聂弦音的安危,这一点他很确定,秦义是不会对聂弦音不利的,否则,冯将军大婚那日,聂弦音当众缩骨失败,秦义就不会出面替聂弦音解困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,若那《景康后妃史》上写的是真的,那......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在孩子生下来之前找到聂弦音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想到一计!

    他飞鸽传书给厉竹,请她帮忙,让她这段时间找个地方暂住,不要来大楚,也不要住在午国的神医府,总之不要让人知道她的行踪。

    然后,他进宫见皇帝。

    他跟皇帝说,厉神医跟秦义一起失踪了,不知被秦义带去了哪里,他怀疑厉神医凶多吉少,所以,必须尽快逼出秦义。

    他请皇帝写国书给午国,说秦心柔逃跑一事,午国迟迟没有交人,也没有给答复,大楚准备派他过去催谈此事,并点名要跟八王爷秦义谈。

    他想过了,午国不会让一个贬为庶人的皇子代表皇室跟他谈的,定然会恢复秦义的王爷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年纪轻轻的皇子,会藏得如此之深,只可能是在韬光养晦。

    而韬光养晦的目的,不就是为了那一个龙座。

    一个被贬为庶人的皇子,想要最终名正言顺地坐上那个龙座,首先,也是最基本的,必须恢复王爷身份。

    他认为这是秦义非常需要的。

    午国皇帝也如他想的一样,派了人四处去找秦义,并散了消息出来说,让其回宫受封,恢复其身份。

    他也专程去了一趟午国。

    然而,他没想到,这样的诱惑,恢复身份这样的诱惑,都没能让秦义动心出现。

    他自己也在午国找了一圈,亦没有找到人,不得不返回了大楚。

    让他的人继续找,一寸一寸地找、掘地三尺地找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而这厢的弦音亦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肚子一天一天显怀,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尽快逃出去,却又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第一次感觉到胎动是一个下雪的清晨。

    她激动了好久。

    第一次觉得这间房子里不是她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随着肚子越来越大,胎动也越来越频繁。

    经常,她就坐在暖炉边,撩起自己的衣服,露出圆鼓鼓的肚皮,看着腹中的小调皮动来动去,将她的肚皮这里撑起来一下,那里凸起来一块,很是有趣。

    只可惜,卞惊寒没有看到这些。

    她常常想,他那么喜欢这个孩子,他那么想要留下这个孩子,若是他看到这些,会是怎样的反应,会是怎样的表情,又会说些什么?

    肯定会高兴坏了吧?

    刚开始关进来的那些日子,她方法用尽都没能逃出去,她甚至动了堕掉这个孩子的想法。

    那个故人师弟不是说,等她生下孩子就给她自由吗?堕下,也等于生下了,虽然是死胎。

    而且堕下孩子,也就不会出现兰婕妤那种生孩子穿回现代的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她终究做不出。

    她不忍心,她舍不得。

    现在唯一期盼的是,卞惊寒能找到她,能尽快找到她,能在她未生产前找到她。

    可是,卞惊寒,你为何还不来呀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