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人继续低头去包扎自己的手去了。

    半响,才开口道:“这里安全,你难道没有发现,你一直变故不断吗?你怀着孩子,你总不希望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吧?对现在的你来说,没有什么比平平安安生下孩子更重要了,放心,等你生完孩子,我便放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弦音再度震惊到不行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竟然连她怀了孩子都知道!

    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另外,他的意思是,要将她一直关到生孩子?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搞错?”弦音简直难以置信,“我生孩子还早呢,还有好几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好几个月也只是几月,又不是几年。”男人眉眼不抬。

    弦音无语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那我谢谢你的好心,只不过,这是我个人的事,安全也好,危险也罢,总得按照我的自愿来。”

    在这一间屋里呆几个月,无异于坐牢,她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男人轻嗤:“你是舍不得卞惊寒吧?”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舍不舍得这也是她个人的事,跟他无关。

    男人挑起眼皮瞥了她一眼,又垂眸看向自己的手,不咸不淡道:“人家对你可没那么真心,你以为他真爱你,他心中另有她人,对你好,不过是因为你有过人的本领,能助他荣登帝位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弦音小脸煞白。

    昨日最困扰她、最让她郁闷的,莫过于她从云妃眼里看到的那条心里了。

    如今又被这个男人提起,她瞬间就被激怒了,气得身心俱抖。

    不可能,她不信!

    强自镇定,弦音咬牙道:“若要我相信,除非你看着我的眼睛,将你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!”

    男人并未立即回应,而是继续低垂着眉眼,将自己受伤的手又缠了两道布条,才徐徐抬起眼帘,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弦音凝进他的瞳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有心中所爱,对你好,是因为你有过人之处,对他的大业能有襄助!”男人薄唇轻启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弦音脚下一软,差点摔跤。

    她从他眼里看到的,便是他嘴里所说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有撒谎?他说的是真的?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是!

    “你既然对我了如指掌,知道江语倩是我,还知道卞惊寒跟我的关系,甚至知道我怀了孩子,你肯定也知道我的过人本领是什么,所以,就算我看着你的眼睛,也不一定能读到你真实的心里,你完全可以在与我对视的那一刻,让自己想什么,让自己不想什么,换句话说,你可以控制自己的心里,让你的心里想的,都是你主观希望我看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对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读心术,只能读出对方的心里,却并不能辨别那一刻的心里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这也是在宫里史馆相处了那么多天,她都没发现他认识她的原因。

    还记得他第一次授课,她就觉得他似曾相识,可他的眼神心里给她的感觉就是,她完全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现在跟她说,他是她的故人,还是一个所作所为都是为她好的故人!

    简直可笑。

    秦义眸光微闪,垂下眼。

    并未狡辩,也未多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弦音轻嗤:“什么没有办法,因为我说对了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可以继续怀揣着对卞惊寒的憧憬,没人阻拦你,反正你生的也是他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”男人用自己的牙齿和只手配合,将布条的最后打了一个结,“你必须在这里呆到生完孩子,到时随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未说完,弦音突然冲上前伸手就抓他的脸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真的沐辰,就一定戴着面皮。

    她倒要看看,这张面皮后面是怎样的一张脸,是谁的脸?

    虽然她这一下来得突然,想攻其不备,可对方是有武功之人,反应也只在瞬间,她的手刚碰到他的脸,下一瞬就被他眼疾手快挥开。

    大概是恐她继续纠缠,他自座位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弦音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失忆了吗?就算告诉你我是谁,你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要知道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说,我是你师弟,你信吗?”

    说这句话的时候,他黑眸深深睇向她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连忙承接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可是很快她又觉得,读他心里也没什么卵用,反正他能控制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一句,她为毛隐隐觉得,像是真的呢?

    因为他对她太熟悉了,而且,就算知道她会读心术,就算会在跟她对视的时候,故意控制好自己的心里,可是,是人总有分心的时候,总有开小差的时候,总有一不小心暴露心思的时候,他没有,完全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就这就说明,他不仅对她了解,对她的读心术了解,还对如何避开她的读心术,有很深的了解。

    弦音瞥了瞥他,走到边上的一张软椅上坐下。

    方才戳瓦片已是累得不行,如今又站了那么久,她有些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说说,我是谁,我们的师傅是谁?以前都发生过些什么事?还有,我又经历了什么变故,我为何会失忆了?”

    其实,她还想问,这幅身子的主人为何会死?

    男人举步朝门口走:“都是陈年旧事,一句两句也说不清楚,而且,既然老天安排你失忆,想必自有它的安排,你不知道也好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这叫什么话?

    分明就是不想告诉她!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被关在这里,我要出去!”

    管她师弟也好,师妹也罢,都跟她无关,她现在只想出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肯定不知道她跟江语倩已经换了,也不知道会对江语倩做出什么举措,会不会惹出什么纠复、引起什么风波?

    就算知道她跟江语倩换了,她突然失踪不见了,他也肯定会担心着急,一定会四处找她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一定要出去!

    这般想着,她也自座位上起身,拾步跟上朝门口而去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突然顿住脚,她差点撞到男人身上,连忙刹住,却不料太过慌急,脚下一绊,差点跌倒,男人连忙伸手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【继续翻页,第二更一起发滴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