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后犹不相信,看了看翠儿,翠儿微微抿了唇,几不可察地朝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千真万确没有面皮。

    皇后面色一冷,凌厉眸光又瞥向站于最后一个的宋蓉。

    宋蓉的惊讶和难以置信一点都不比她少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亲眼见证者,皇后还只是听她所说而已,她可是亲眼看到江语倩戴了面皮。

    她几次撞见江语倩洗脸的时候,脸都不打湿,就洗洗眼睛,拿帕子拭脸都不敢用力,她就怀疑有问题。

    然后,江语倩的皮肤也是,盥洗前跟盥洗后一点差别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那日夜里,她趁江语倩睡着了,偷偷起来检查过她的脸,她清楚地看到江语倩的脸颊边缘有细小的褶皱,有贴合的痕迹,她还拿手拨了拨,非常确定是戴了一张面皮。

    此刻怎么会没有呢?

    皇后肯定会怪她办事不力!

    最重要的,现在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更当着皇帝的面,此事该如何收场?

    对上皇后冷厉的目光,她吓得小脸发白、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第三个是韦蓉。

    自然也没有面皮。

    当翠儿说韦蓉也不是的时候,场下再次传来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因为,答案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第四个都不用查了,总共四人,前三人不是,那肯定就是第四个了。

    猜宋蓉的一些人都开心不已。

    皇帝示意宋蓉:“将面皮撕下来给朕瞧瞧!”

    皇后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宋蓉原本就发白的小脸更是血色全无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:“请皇上恕罪,请皇后娘娘恕罪,娘娘给我的面皮我......我不小心弄丢了,方才四处找也未找到......”

    没办法,不能将皇后供出来,只能自己来背这个锅了。

    众人错愕。

    连皇帝亦是怔住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也没有戴面皮?”皇帝问宋蓉。

    毕竟年纪小,也没见过什么世面,宋蓉吓得不行,身子抖如筛糠,语不成句:“回......回皇上,是......是的,我将面皮弄丢了。”

    场下一片唏嘘。

    大家猜来猜去猜得那么起劲,结果,根本没人戴面皮?

    这不是耍大家玩吗?

    见宋蓉将责任揽了过去,皇后微微松了一口气,也适时出声:“丫头啊丫头,既然面皮掉了,本宫让你们上前的时候,你就应该告诉本宫啊,现在才说,浪费了皇上和大家多少时间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宋蓉连忙磕头:“都是我的错,请皇上恕罪,请娘娘恕罪!”

    皇后叹气。

    皇帝垂目看着宋蓉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宋蓉头都不敢抬:“回......回皇上说,小女子......叫,叫宋蓉。”

    宋蓉?

    皇帝扬目,瞥了一眼坐于席间面色凝重的定远大将军宋将军。

    微微敛目,扬袖示意宋蓉:“起来吧,念你也不是有意,朕暂且饶过你这次,下次再不要这样丢三落四了,出了问题要提前说!”

    宋蓉闻言大喜,感激涕零地俯首于地: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场上,谁也没有注意到有一人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那便是沐辰沐大史,也就是秦义。

    秦义健步如飞、走得极快。

    突然出了这样的事,卞惊寒只是太过慌急一时没反应过来,以卞惊寒对聂弦音的了解,肯定没多久就会发现江语倩不是聂弦音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赶快撤、赶快离开,所幸他有皇帝的出宫手谕,随时可以出宫,无人拦阻。

    是的,方才场上的江语倩,就是真的江语倩本人。

    是他换的。

    他让人将江语倩寻了回来,昨日带聂弦音出宫去买书,就将两人对换了,将聂弦音留在了宫外,将真正的江语倩带回了宫。

    他很庆幸昨日就换了,不然,今日就中了皇后的奸计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丫头早就暴露了还不自知,皇后今日之举明显就是为了揭穿她布的局,若昨日他没将她跟江语倩换回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他也算误打误撞,救了那丫头一命。

    不,不仅仅是救了那丫头一命,还救了很多人的命,比如,卞惊寒,比如江语倩一家。

    他们会感谢他吗?

    江语倩一家可能会,卞惊寒肯定不会。

    若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,卞惊寒怕是恨他都来不及,又怎会谢他?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厢,一场闹剧也总算结束。

    既然皇帝恕了宋蓉的罪,皇后便连忙示意四人退下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坐于席间,越想越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怎么看,怎么觉得这场闹剧似乎皇后自己也措手不及呢,完全不像是一个布局、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。

    轻凝了眸光,他看向场上。

    场上的四人已经退回到了原先的位置站好。

    他一瞬不瞬看着弦音。

    看着她站在那里,看着她微微抿了唇,看着她侧首瞥了宋蓉一眼,看着她端起纸板、执起笔开始记录。

    他瞳孔一敛。

    不是聂弦音!

    不是他的聂弦音!

    神态不是、拿笔姿势不是、落笔的样子也不是!

    而且,自始至终,她都未朝他这边看过一眼!

    刚刚经历那么大的一场变故,虽然最终有惊无险,可毕竟大惊过,原则上,她早就应该看向他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来,不仅仅此时,自今日来御花园,她就没有跟他对视过一眼。

    所以,此人是真正的江语倩?

    是了,一定是她!

    这样翠儿检查面皮没有检查出来才说得通。

    那聂弦音呢?

    几时换掉的?

    为何没告诉他?

    心里有太多疑问,也有太多着急和担心,他甚至都等不及赏花会散。

    好在发生了方才那件事,大家都有些兴致缺缺,没多久皇帝便提出梅已赏过,到此结束,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出了御花园,卞惊寒也顾不上避嫌,顾不上众人会怎么看,直接喊住了江语倩:“江姑娘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江语倩是跟韦蓉一起走的,听到他的声音,两人同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都回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有事吗?”江语倩一脸疑惑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沙哑如破絮的声音让卞惊寒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的声音......”

    其实一问出口,他就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定然是用了药,不然,她的声音跟聂弦音的声音不同,势必露馅。

    “哦,昨日出宫吹了冷风,受了点风寒,喉咙就变成这样了。”江语倩解释。

    韦蓉见卞惊寒看也未看她一眼,连忙插话道:“是啊,江妹妹昨日下午回来就这样了,吃了药,今日也没见怎么好转呢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这才瞥了韦蓉一眼。

    韦蓉顿时面若桃花。

    卞惊寒的视线却并未在她的脸上停留,当即又转了回去,看向江语倩: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韦蓉和江语倩皆是一怔。

    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韦蓉刚刚绯红的小脸瞬时就变得有些白,江语倩点点头,眼里有疑惑,也有紧张。

    卞惊寒拾步往一旁的凉亭走。

    江语倩犹豫了一下,抿了唇,跟上。

    韦蓉站在那里又莫名、又不甘,最后气得脚一跺,气鼓鼓离开。

    凉亭里本有石桌石凳,卞惊寒没坐,江语倩自是也不好坐。

    她刚一站定,卞惊寒就问道:“假扮你的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没有时间、也没有心情兜圈子,他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聂弦音跟他说过,自己并未告诉过江语倩自己的真实姓名,所以,他也没有提名。

    江语倩脸色霎时就变了。

    “王......王爷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就告诉本王,此刻,她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江语倩摇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卞惊寒俊眉一皱,脸色和语气瞬间就蕴了一抹厉色,“你们两人交换的,你如何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见江语倩似是被自己的样子给吓住了,他又不得不按捺了几分急切和不悦。

    默了一瞬,他接着道:“是昨日下午换的吧?在宫外换的?”

    方才她说她是昨日下午出宫染的风寒,想来是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江语倩点点头:“嗯,是昨日下午换的,但是,她在哪里,我真的不知道,我们没有打上照面。”

    “没打上照面怎么换?”卞惊寒自是不信,蓦地逼近一步,面若寒霜,“再不跟本王说实话,信不信本王去跟皇上揭发,你李代桃僵,让别人替你入宫,别以为现在你们换回来,你就安全了,本王随便找几个证据就能坐实你的欺君大罪,或许你不知道,那位江姑娘前段时间去三王府做了本王两日的起居注史官,本王手上可是握有证据的。”

    江语倩吓得不轻,小脸一丝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真的没有骗王爷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薄唇紧紧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,睇着她。

    见对方似乎并不像是在撒谎,他忽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快说!”他骤然沉声,吓得江语倩打了个哆嗦,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这边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江语倩又慌又怕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见男人微微眯了眸子,眸中寒芒一闪,她再次心口一颤,只得缓缓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想出去玩,不想进宫,所以才让人代,不过,我只是让人代我两月,两月甄选,她落选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哪还听得进去这些,一掌拍在身侧的石桌上:“说重点!”

    石桌震得一晃。

    江语倩吓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【今天更新毕哈,虽然是两章,依旧是六千字,么么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