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将字条上的内容读完,她瞳孔一缩,玉手攥紧字条,抬眸看向四周,一时间心情难以言喻。

    也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她又再度垂眸,缓缓摊开掌心,指尖将字条再捻起来,再看。

    看了好几遍,才终于敢确定字条上到底写了些什么、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犹不相信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这惊喜实在来得太突然,她毫无心里准备,又或许是因为那个男人从未对她有过这方面的暗示,一直以来,她都以为只是她一人悄悄藏了这份心而已,还或许是以她对那个男人的了解,她觉得他不是会做出这种事、说出这种话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她怀疑字条是假,是别人写的。

    可是,字迹又是他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还提到让她照顾江语倩,上次,他已让他的人带口信关照了此事,这些别人不知道吧?

    将信将疑,她将字条叠起,拢进袖中。

    不管是真是假,她什么都不动、静观其变总不会错。

    不回信、不约见面,一切如常,就算是有人故意写的,也陷害不到他和她吧?

    只是......

    她还是有些好奇,字条上说,那个女子有两项本领日后对他有大襄助,是什么了不得的本领呢,让他以后位相待?

    略一沉吟,她自长椅上起了身,唤道:“玉嬷嬷。”

    没多久,玉嬷嬷就躬身前来:“请问娘娘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皇上让人送过来的紫葡萄还有吧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还有很多呢,娘娘都没怎么吃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云妃长裙曳动,缓缓从凉亭走出,“提上,随本宫去史馆一趟。”

    玉嬷嬷一怔,“娘娘也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可以吗?”云妃反问。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,奴婢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玉嬷嬷汗哒哒,她只是见这个女人平素真的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如今主动提出外出,有些吃惊罢了。

    云妃和玉嬷嬷来到史馆她们几个见习女官的住所时,弦音几人刚用完午膳正在小憩。

    韦蓉在捣腾她给卞惊寒的鞋子,秦燕在梳头,宋蓉娴静地坐在一旁看书,弦音正在提壶倒水喝。

    突然见一个衣着华丽、妆容精致、气质高洁的年轻女子迈过门槛进来,四人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四人都未见过云妃,都不认识,互相看了看,皆不知来者何人,一时也不知该如何迎上去。

    还是看到女子身后的玉嬷嬷,玉嬷嬷给她们送过甘露羹和燕窝羹,她们认识,才隐约猜测此女是云妃,却也不敢肯定,因为实在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不确定,便也不敢贸然称呼。

    好在玉嬷嬷先开了口:“姑娘们,云妃娘娘亲自给你们送紫葡萄来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云妃!

    几人一怔,弦音心头微微一撞。

    大家赶紧上前行礼迎接:“见过云妃娘娘!”

    弦音随众人一起行礼的同时,禁不住微微抬起眼梢偷偷打量起这个早闻其人、第一次见其人的女人来。

    今日的她穿了一套浅黄色的云锦蔷薇襦裙,原本五官就生得极好,又加上精心地上过妆,显得整张脸精致完美,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其实,此女长得好看,她是意料之中的。

    让她意外的是,此女竟如此年轻。

    看起来比她们大不了多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免礼,”云妃优雅扬袖,示意众人起来,美眸流转、顾盼生辉,扫过四人,“本宫昨日得皇上赏赐了一些葡萄,一人吃不了,又恐久放会坏那就浪费了,便想着拿过来给大家分着食掉。”

    示意玉嬷嬷。

    玉嬷嬷便提着一小竹篓葡萄上前。

    “谢云妃娘娘。”几人谢恩。

    秦燕站在最前面,就双手承下了竹篓。

    云妃莞尔一笑:“没事,本宫也是看你们年纪小,难得离开父母身边,来到这深宫受训,想必会不习惯,也多少要吃些苦头,能体恤便体恤一二。”

    说完,扬目环顾了一圈住所里的摆设,最后又将视线落在几人脸上,笑道:“只是是左相、尚书、侍郎、将军之女,却不知谁是谁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小女子秦燕。”秦燕第一个自我介绍,并回头示意站在最后弦音倒茶。

    弦音会意,走去桌边提壶倒水。

    这厢,韦蓉紧接着秦燕道:“回娘娘,小女子韦蓉。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小女子宋蓉。”

    云妃一一含笑颔首。

    弦音倒了一杯水也走过去:“回娘娘,小女子江语倩。”

    末了,将手里的杯盏双手呈上:“娘娘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云妃并未立即接,而是轻凝了几分眸光打量着她,弦音正好抬头,便撞上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【这就是三爷让我照顾的人?看起来也不是一眼惊艳的那种人,身上到底有哪两项本领对他称帝有大襄助呢,值得他不得不以后位相待,而对自己只许大楚第一妃的诺言?不过,身为他父皇的妃子,若再成为他的女人,也不可能当皇后了,大楚第一妃已是莫大殊荣,不然,也难堵天下悠悠众口......】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是弦音手里的杯盏跌落在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云妃一震回神,几人大骇。

    弦音连忙道歉:“对不起,对不起......”并躬身去拾捡地上已经被摔成两半的杯盏。

    云妃弯唇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再给娘娘换一杯。”弦音捧着碎片转身,心里早已滋味不明。

    “不用,本宫这就回去了,你们一会儿就要开始授课了吧?本宫就不多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示意玉嬷嬷。

    玉嬷嬷上前,虚虚扶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娘娘慢走!”大家躬身相送。

    待云妃走后,秦燕和韦蓉又叽叽喳喳开了。

    宋蓉提了葡萄去洗。

    “哇,没想到云妃娘娘那么年轻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曾经听父亲说过,云妃是所有嫔妃中最年轻的,却也没有想到看起来似乎比我们大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会体恤我们离家之苦,因为就跟我们差不多大啊,却已在这深宫生活了几年。”

    韦蓉一个回头,见弦音怔怔站在那里,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,以为她是被刚刚不小心摔掉了杯盏吓住了,唤她:“江妹妹,江妹妹。”

    弦音这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发什么呆啊?云妃娘娘又没怪罪你!”

    弦音牵了牵唇角,没做声。

    她发呆不是因为杯子没拿住,而是因为方才从云妃眼里看到的那条心里,而杯子之所以没拿住,也是因为被这条心里所震惊。

    什么都可以骗人,一个人的心里是不会骗人的吧?

    所以,她那般苦苦找寻的大楚第一妃,她那般费尽心机寻找的人,就是云妃是么?

    曾经她想了无数个这个大楚第一妃的女人,为何会如此恨自己的理由,都站不住脚,都被她推翻。

    如今这般一想,倒是说得通了。

    皆因为卞惊寒。

    皆因为都爱卞惊寒。

    只有因爱生出来的恨,才会恨得如此入骨,才会恨得如此阴魂不散。

    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还有,从云妃方才的心里来看,她的秘密,卞惊寒都告诉她了,虽然没有言明读心术和缩骨术,却已告诉她,她会两个本领,且这两项本领,对他日后称帝有大襄助。

    难道这段时间以来,他对她所有的情,都是因为她拥有这两项本领吗?

    不,她不相信!

    虽然她不能读卞惊寒的心,但是,情爱这东西,凭的不都是感觉吗?

    她明明感觉的,就是他的真心。

    对,他不是那种会为了称帝连自己感情都出卖的人,他不是!

    可是,他为何要告诉云妃她会两项本领,这是她的秘密,为何要告诉云妃?

    还有,为何要许诺给云妃大楚第一妃的位置?

    为何要许这样的诺言?

    心乱如麻,她理不清,完全理不清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一定要亲口问问他,明日早朝之后,她就等在路上问问他,她一定要听他亲口说,没有得到他亲口证实之前,一切她都不信。

    对,她不信!

    **

    下午上了一堂课,弦音一直处在神游状态,也没听到讲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时间快点,快点过去,快点到明天,明天他进宫上朝,她就可以见到他问他了。

    几次她都恨不得去找殷史官,让殷史官通知他进宫来,她迫不及待想搞清楚,可又想到他没有进宫的理由,且容易暴露她跟他的关系,以及他跟殷史官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,她就作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,度日如年,她还是等,等到明日早上。

    堂课上完,沐大史又说要出宫去买些书,并让她随着一起。

    她本来想以身体不适为由拒绝,后一想,出了宫,将书买了,她可以提出来去买点其他东西,去三王府的铺子里买,卞惊寒经常去名下的商铺查探,指不定运气好就给碰上了呢。

    而且,出去转转,时间也会过得快点,心里装着事,闷在住所里,她估计得疯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出了宫,因为各怀心事,也未有多少交谈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她都不想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出了宫,就是繁华京城,也没有乘马车,两人就是步行。

    沐大史带她去了离皇宫较近的十里街上的云翔书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【今天更新结束,虽然两章,却也是六千字哈,另外,孩纸们莫急,真相会揭晓滴哈,么么哒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