刚在偏房坐下,书铺的一个伙计就紧随而入,并快速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八爷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日让你们找的人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回八爷,找到了,已经在回京师的路上,预计这两日便可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我两日后过来带人,切记不可泄露我们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,八爷请放心!”

    秦义伸手将桌上的笔墨纸砚移到自己面前,吩咐伙计:“去,将信鸽取来,要两只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伙计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秦义自墨盅里取出一粒墨锭放于砚池里,倒了些许清水,轻挽袍袖手执墨条缓缓磨了起来。

    展纸铺开,笔尖蘸墨,略作沉吟,便落笔于纸上。

    【二哥,我此时在外被一些琐事所缠,不能回来,我得了一味厉竹曾经一直在找的药,已经托人带回午国了,恐药会失效,必须尽快给她,可考虑到她不想让人知道她的腋味之症,而且一般人也见不到她,故无法假手于人,想来想去,只能麻烦二哥了,可若二哥送给她,我又担心,她未必会收,所以,能不能麻烦二哥扮作我送去给她?药我会安排人送去太子府给二哥,谢谢二哥!对了,为了得这味药,我可是花了大力气,二哥别忘了怎么着也得跟厉竹至少要五百两银子哦,我回来便来太子府取哈。】

    伙计捧着两只信鸽而入。

    秦义将字条裁小,缓缓卷成一个袖珍小纸管,绑于信鸽的一条腿上,交于伙计:“放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伙计开窗放鸽。

    秦义又写了一张给午国自己的人,让其将药送去太子府,也让伙计绑于另一只鸽子腿上放了。

    见秦义又铺了纸执笔写第三张,伙计上前:“请问八爷,还需要再准备一只信鸽吗?”

    “这张不用。”

    笔尖蘸墨,正欲落于纸上,见伙计站在边上未走,他又提笔顿住,眼梢一掠瞥向对方。

    伙计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鞠了身:“若八爷没有其他吩咐,那小的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伙计出了偏房,并带上房门,秦义这才落笔于纸上。

    写完一张,执起看了看,又自袖袋里掏出一张白纸黑字,将两张对了对,觉得不满意,吹了火折子将其点着烧掉。

    重新再写。

    再对,还不满意,再度烧掉。

    反复写了好几张之后,才总算满意了,待墨渍干透,缓缓折起,拢于袖中。

    起身,拿了桌上方才挑的那几本书,出了门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一早,秦羌就收到秦义的飞鸽传书了。

    中午便有人将一味治疗腋味的草药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羌坐于桌边,看着桌上摆着的这两样东西,哦,不,应该是三样东西。

    随草药一起送来的,还有秦义的一张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伸手,一手执起草药,一手执起面皮。

    把弄,再把弄。

    从晨曦初露,到日上三竿,从日上三竿,到日头当空,从日头当空,到夕阳西斜,从夕阳西斜,到天色擦黑,直至彻底黑透。

    秦羌都未挪过身,下人送过来的午膳和晚膳都摆在那里没有动。

    连灯都未点。

    又是在黑暗中不知坐了多久,他终于五指一收,攥住那味药草和那张面皮,从座位上起身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