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去史书的管理掌事那里做了登记,将这本书借回住所看。

    回住所不久,就有宫女送了玉露羹前来,说是云妃娘娘念她们几人年纪小,又首次离家那么久,特赏赐每人一碗玉露羹。

    秦燕跟韦蓉就议论开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,云妃娘娘从来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,几时关心起我们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听说,她连皇上的事都不上心呢,抛头露面的时候也少,宫宴什么的,也是能不参加就不参加,不像其他娘娘,就盼着宫宴上能见皇上一眼、使出浑身解数地表现。”

    “嗯,没想到这样人淡如菊的一个人竟然惦记着我们,真是让人意外又感动啊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坐在桌边,一边吃着玉露羹,一边翻看着那本史书。

    她知道,云妃赐玉露羹,定然是卞惊寒的意思。

    赐给她一人太打眼,故四人都赐了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要说这云妃吧,她还真是久闻其名,一直未见其人。

    记得第一次在县衙见到卞惊寒,他就是因为云妃的事而去的,当时,被皇上误会他跟云妃有染。

    她其实有那么一丢丢好奇的,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,为何会两人衣衫不整让人撞见?

    **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又有宫人前来通知,说是皇上在未央宫设宴给沐大史接风,沐大史提出让她们四人也一同赴宴,皇上准了。

    韦蓉当即就迫不及待跟宫人打听,三王爷参不参加?

    对方说,参加的,宫宴就是皇上皇后,太子以及诸王爷参加,百官不参加。

    韦蓉听完开心地蹦了好久。

    然后,几人又是好一顿梳妆打扮。

    当然,韦蓉是为卞惊寒,秦燕是为沐辰,宋蓉嘛,不声不响的,她也没怎么关注,大概跟她一样,随大流。

    其实,她心里也是有些小激动的,同韦蓉的原因一样,因为可以看到卞惊寒。

    只是,她又有些忐忑,那样的场合,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出什么岔子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来到未央宫的时候,不少人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太子卞惊卓、二王爷卞惊平,六王爷卞惊安,十一卞惊澜,连久未露面的七王爷卞惊书也来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还未到。

    宫人将她们带到事先安排好的座位等待。

    没多久,卞惊寒就来了。

    当时,弦音正捧着杯盏喝水,边上秦燕用手肘撞韦蓉胳膊:“来了来了”,她才转眸望向门口。

    卞惊寒墨袍轻荡、从容而入,一进门就凤目微微一扬,朝她们这边瞥了一眼,与她的眼神在空中略一纠缠,便收了视线,转而看向太子和几个王爷那边,并步履稳健地走过去,跟他们打招呼寒暄去了。

    韦蓉激动了。

    “喂,他方才是不是在看我?是不是在看我?”

    秦燕点头:“好像是呢。”

    韦蓉就捧了如同小鹿乱撞的心口,面红耳赤起来。

    弦音静静饮茶,对于韦蓉会如此,其实她是非常理解的,因为,她的视线也禁不住一直在卞惊寒那边盘旋,卞惊寒时不时不动声色地跟她对上一眼,她的心中就净是甜蜜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皇帝皇后就来了。

    沐辰是跟随帝后一起来的。

    皇帝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,宫宴开始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