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不是对方跑得快,弦音真的差点就破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风流,这明明是下.流好吗?

    竟然将书插在她前面的领口里面,幸亏这古代的兜衣还比较严实,不然,岂不是......

    愤愤将书从身前的斜襟衣领里面拿出来,她真是气得肝都疼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头,沐辰大步流星,走得极快。

    果然是她!

    自当日失火出事,知道她没死,他就派了人秘密在找她,同时,也派了人秘密关注卞惊寒。

    得知卞惊寒也派了人秘密找她,他就知道,卞惊寒也已发现当日那具烧焦的尸体不是她了。

    可是最近几日,那些派出去秘密找人的人都被卞惊寒撤回来了,他就猜想,卞惊寒定然是已经找到她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在哪里呢?

    想来想去,卞惊寒频繁接触过的女人,也就只有这个叫江语倩的见习女史官。

    而且,也就是这个女史官在三王府做起居注史官那日,卞惊寒撤回的那些找人的人。

    他怀疑这个江语倩就是她,可他又觉得不可能。

    江语倩是大楚重臣的女儿,她怎么会成为她呢?

    为了确认,他才不得不绑了正好前来大楚给她们授课的凌云国的大史官沐辰,用沐辰的身份进了大楚皇宫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他跟大楚皇帝合演的那一出戏,他已经基本确认是她,那么此时此刻,他就完全确认是她了。

    那般清瘦的一人,腰腹却圆润丰腴,那是怀着身孕才有的症状。

    还有,他方才故意将书插入她衣领的时候,特意看了她的锁骨。

    长期缩骨的人,两根缩骨经常要交错在一起,时间久了,就会导致即使恢复正常不缩骨,两根肋骨也会稍有高低。

    她的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,确定是她无疑。

    现在,他要确认的,是失忆后的她,为何完全变了一个人?

    是真如厉竹所言,她还是她,以前吃辣过敏,如今吃辣没事,只是因为以前有心里上的原因,还是,她真的已经不是她了?

    **

    听雨轩二楼

    卞惊寒倚窗而坐,垂目看着手里的书,长指不时翻过一页。

    可看了几页又觉得心头微躁,强自抑了抑没能抑制住,便干脆“啪”的一声将书合上。

    抬手捏了捏隐痛的眉心,他叹息了一声,靠向身后的椅背。

    今日在龙吟宫,他跟正好前来面圣的凌云国的大史官有过一面之缘。

    叫什么来着。

    对,沐辰。

    对方是应他父皇之邀,来大楚给聂弦音她们几人授课的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授课而已,而且,也不是给聂弦音一人授课,为何他就那般不放心呢?

    他甚至隐隐觉得,这个男人城府极深、很不简单!

    想想自己也是好笑,似乎聂弦音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,他都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管深快步进来。

    “宫里有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听说此大史很有风格、很不一般,一开始就来了个突袭,给那几个见习女史官上了很有意思的一课,听说皇上很是支持此人,对此人夸赞有加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