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为下午那个贾布里大史的关门弟子就会到了,所以,上午她们也没有学规矩,掌事嬷嬷让她们清扫史馆里专门用来给她们上课的一间课室。

    秦燕忙得特别起劲,上蹦下蹿的,恨不得一双脚都用上,从未如此勤快过,还专门跑去采了这个季节开的鲜花回来,插在瓶子里,一瓶芙蓉花、一瓶山茶花,摆在课室里。

    用过午膳有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,大家都开始收拾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都穿的是见习女官服,所以,也没法在衣服上别出心裁、与众不同了,秦燕就各种倒腾自己的妆容和发饰。

    发髻盘了拆,拆了盘,簪花和金步摇也是随身带进宫的全部都摆出来了,一个一个插着试。

    韦蓉和宋蓉也是对镜描眉、点朱唇。

    弦音不想表现有异、引人猜疑,所以也跟着一起对镜梳妆。

    宋蓉描眉的间隙,瞥了瞥不远处对着镜子抹唇脂的弦音,继续执起螺黛将自己的眉尾描细。

    “嬷嬷说,此人姓沐,我们一会儿是叫他沐公子呢,还是叫他沐史官,还是叫他沐大史?”

    秦燕边扑粉边开口询问大家。

    韦蓉笑:“我觉得,你叫沐大哥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秦燕斜眼嗔她,粉面含春:“难道你叫你的三王爷叫寒哥哥?”

    韦蓉撇撇嘴,刚准备说话,门口骤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一袭黑袍如墨的身影跌跌撞撞闯了进来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屋内四人一惊。

    当看清来人的眉眼,四人更是错愕。

    三王爷卞惊寒!

    更让几人惊错的是,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眉目痛苦,一只手捂着自己另一只手臂,有殷红的鲜血从指缝中冒出,进来后,亦是顾不上看她们几个,视线快速睃巡屋内,似是想要找能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四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错愕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吧嗒”,是韦蓉手里的胭脂跌落在梳妆台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弦音手里的唇脂红纸亦是没有拿住,飘落于地。

    有千百个念头一刹那从脑子里蜂拥而过,心,瞬间慌乱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出事了!

    是做什么被发现了吗?现在在被禁卫追杀?

    那厢,韦蓉怔怔低呼:“三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作势就要起身,却有人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是弦音。

    她自座位上站起,如离弦之箭一般跑过去,慌急之中甚至带翻了自己坐的椅凳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!”

    拉起对方的手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?”卞惊寒声音微哑,似是在隐忍着疼痛。

    弦音眸光一敛,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女官住所,外臣不得擅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三王爷,快,躲到这里面来。”弦音的话还未说完,韦蓉就紧急出了声。

    并快速打开了一个壁橱。

    卞惊寒飞快地将手自弦音手里抽出,黑影一晃,闪身而入。

    韦蓉又以极快的速度关上壁橱的门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就听到外面院子里有脚步声纷沓而至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几个持剑的侍卫就入了屋。

    紧随几个侍卫身后而入的,是一抹明黄身影。

    皇帝!

    屋中四人全都变了脸色,大骇着纷纷起身跪地。

    弦音就离门口不远的地方,更是第一时间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?”为首的一个侍卫率先开口,声音冷厉。

    无人答。

    屋中一片静谧,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儿,见没有人有反应,侍卫再度不耐地出了声:“问你们话呢?有没有看到什么人进来?”

    四人依然勾着头不做声。

    侍卫欲再说什么,被皇帝扬袖止了。

    然后,凌厉目光一扫四人,威严开口:“都先平身!”

    四人纷纷从地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皇帝拂袖转身,拾步出门:“都到院子里来!”

    四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色都很不好地挪步出门。

    韦蓉咬唇,担忧地朝紧闭的壁橱门看了一眼,心中慌乱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院中,四人排排站。

    持剑侍卫林立两旁。

    皇帝负手立于正前方,扬目扫过四人,吩咐一旁侍卫:“去,去取纸和笔来,四份,给她们每人一份。”

    侍卫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很快就拿了纸笔回来,还有研好的墨。

    每人发一份。

    待发放完毕,皇帝再度出声:“还是方才那个问题,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之人?你们不必当着大家的面回答朕,只需各自将回答写于纸上就行,快写吧。”

    四人又再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只得纷纷动笔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见大家纷纷停了笔,皇帝示意一旁侍卫收起来。

    侍卫将四人写好的纸张收好后,呈给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接过、执起,垂目看去。

    一张一张看。

    脸色一点一点沉。

    四张看完,他扬起手里的纸,唇角冷冷一勾:“你们倒是很统一啊,都没看到是吗?好!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:“很好!既然都没看到,那朕就让人搜,如果搜出来什么,那你们现在所写的就都是欺君!”

    “所以,朕,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,如实回答朕,不然,一旦欺君的罪名成立,就谁也救不了你们!”

    “可知欺君之罪会如何处置?那可不是你们一个人掉脑袋的事,轻则满门抄斩、重则诛九族!”

    皇帝沉声落下,一人“扑通”一声跪于地。

    “皇上,小女子见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其余三人都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是弦音。

    皇帝微微眯了眸子:“你见过?几时见过?在哪里见过?”

    弦音跪在那里,垂眸颔首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是,小女子见过,就在不久前,三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的话还未说完,就听到边上“扑通扑通”几声。

    是三人全都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回皇上,小女子也见过!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小女子也见过!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小女子亦见过!”

    看着齐刷刷跪着的四人,皇帝“嗯”了一声,拿纸的那一只手一指,指向弦音:“把话说完!”

    弦音颔首。

    “方才我们正在屋里梳妆,三王爷突然闯了进来,胳膊上好像受了伤,在出血,我们四人都吓住了,考虑到女官住所,外臣不得擅入,否则就是大罪,小女子连忙上前准备将三王爷拉出去,但是,他没有听小女子的......”

    韦蓉一震,苍白着小脸看向她,生怕她说出是自己将人藏起来的。

    “那他现在人呢?”皇帝追问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”弦音顿了顿,犹豫了片刻,深深呼吸了一下,似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,这才开口:“他就在屋里的壁橱里。”

    韦蓉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,没有将她说出来。

    皇帝听完,眸光微敛,又问其他三人: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三人早已吓得不轻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皇帝示意侍卫。

    侍卫会意,领命进了屋。

    不消片刻,就将藏身于壁橱里的卞惊寒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四人都勾着头不敢看。

    特别是韦蓉,心里早已滋味不明。

    又怕又慌又难过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一双小手紧紧绞着身前的衣襟,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?

    她不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,她只知道,她喜欢的男人今日必定是难逃一死了。

    就在几人以为,皇帝和侍卫们会带着卞惊寒离开的时候,皇帝突然出了声:“沐大史对几人的表现可还满意?”

    沐大史!

    几人呼吸一滞,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就看到“三王爷卞惊寒”正小心翼翼将脸上的面皮揭掉,随后又脱掉身上手臂染血的墨袍,露出里面一袭月白色锦袍。

    陌生的眉目入眼,几人震惊。

    原来,不是三王爷卞惊寒!

    原来,手臂受伤亦是假!

    原来,是那个要来给她们授课一月的沐大史!

    所以,方才.......方才只是在做戏?

    几人错愕得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男子眉眼一弯,并未正面回答皇帝的问题,而是对着皇帝抱拳一揖,:“多谢陛下屈尊陪沐某演这出戏。”

    末了,便转眸看向并排跪的四个女子,含笑扬袖:“大家都起来吧,让大家受惊了!”

    四人从地上起身。

    男子又继续接着道:“鄙人先做个自我介绍,鄙人姓沐,沐浴的沐,单名一个辰字,日月星辰的辰,沐辰,很荣幸能来到贵国跟大家一起探讨学习如何做一名史官。”

    “方才,只是鄙人对你们进行的一个小测试,因为鄙人的师傅一直教导鄙人,一个史官,必须具备的品德,诚实、正值、实事求是、刚正不阿,鄙人也深以为然。鄙人就想着,在你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看看你们身上是否具备这些品德,有,自是极好,没有,现在竖立还来得及,希望接下来的一个月,我们能相处愉快!”

    男人声如朗风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果然生得风流倜傥、玉树临风、一表人才!

    见四人都怔在那里,男人又搓了搓手,双手合十交握道:“哦,对了,你们肯定有疑问,为何我会扮作三王爷?这里面是有原因的,因为拿来测试的这个人必须是有权势之人,你们才会有所顾忌,随便一个太监宫女,你们肯定不会包庇,还有最重要的,不久前我在龙吟宫见过三王爷,有过一番相处,对其声音和行为举止有所了解,所以,我便经陛下同意,扮作了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【本章三千字,下章亦会三千字,晚上十点来刷哈,求月票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