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竹走后,各王爷公主也相继告退,包括秦羌。

    皇帝跟老太后说了几句安慰和好好休息之类的话,就也起身回龙吟宫了。

    路上,皇帝问随侍大监胡公公:“这件事你怎么看?觉得这毒是谁下的?”

    胡公公诚惶诚恐:“奴才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“朕准你妄言!”

    胡公公亦步亦趋跟在后面,冷汗涔涔开口:“奴才并不知是何人下的毒,但是,这毒如此稀奇,想来也不是一般人能下的,一般人怕是听都没听说过此毒吧,比如奴才,奴才也是闻所未闻,今日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皇帝微微眯了眸子: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厉竹下的?”

    胡公公一惊:“奴才不是这个意思,虽然如此稀奇的毒,厉神医肯定有,但是,她没有下毒的机会呀,她又不在宫里,如何能对太后娘娘下毒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皇帝点点头,脚步不停,“朕也是这么认为,那么......”

    他突然停了下来,回头,声音略低了几分:“你觉得太子呢?会不会是他?”

    胡公公就更不敢瞎说了,略一沉吟,小心翼翼回道:“太子殿下倒是有机会下毒,但是,也有几个疑问,殿下的毒从何而来?最重要的,他下毒的动机是什么,太后娘娘可是殿下的皇祖母,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,奴才觉得殿下应该做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微微拢了眉,抬手捏了捏眉心,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“你说太子会不会知道朕要杀厉竹,所以对太后下毒?”

    胡公公大骇:“应该......不会吧?奴才还是那句话,太后娘娘是殿下的皇祖母呢,而且,殿下怎么可能会知道皇上要杀神医?当日去大楚执行任务的人,一个活口都没有,再者,神医还活得好好的不是,毫发无伤,压根没牵扯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皇帝再度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理儿是那个理儿,他也知道。

    只是,秦心柔不知所踪,大楚等着他给予交代,厉竹没杀成,如今又搞个太后中毒出来......

    他委实头疼得很。

    而且,不知为何,他就是隐约觉得,太后的毒就是跟秦羌有关。

    他跟太后宫宴之上大吵,众人都看在眼里,此时,太后若有个三长两短,世人免不得怀疑是他所为。

    所以为了撇清嫌疑,太后中毒,他必定想法设法去救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就需要厉竹,需要厉竹给太后解毒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怎么说,太后是他的生身母亲,吵架归吵架,他也应该做不出为了杀一个厉竹,不去考虑以后再无人能给太后解毒,任由太后中毒身亡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不禁唇角冷冷一勾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儿子还真是高估了他的孝心,哦,不,是低估了一个帝王的狠。

    只是如今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中毒真的是秦羌所为,就说明秦羌的确是知道了他要杀厉竹。

    那如果他再对厉竹下手,他的这个儿子会不会对他不利?

    既然连自己的亲奶奶都能下手,逼急了他,难保他还会顾及父子情面。

    倒不是怕他,而是怕将事情闹大,一旦闹大,会牵扯不少,对他不利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不能再轻易对厉竹下手,是吗?

    好乱!

    **

    出了宫门,厉竹正张望着附近有没有出租的马车。

    秦羌冷笑着上前:“父皇没有让你单独留下来,是不是很失望?”

    厉竹怔了怔,小脸微微发白的同时,亦唇角一勾回头:“我怎么觉得,失望的是殿下?”

    “本宫为何失望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坏了殿下的好事,将殿下下的毒给解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这个男人以为,以他们曾经的情分,以她曾经对他的感情,她入宫以后会说,自己对老太后的毒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很可惜,她没能如他所愿。

    那可是他亲奶奶,她不能任由着他作孽。

    “坏了本宫的好事?”秦羌嗤笑,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厉竹以为他还有下文,谁知,他就是这么反问一句,没再说任何其他。

    而她正好看到前方似是有一辆出租的马车,拔腿便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看着厉竹跑开的背影,秦羌唇角冷笑一点一点敛起,失神了一瞬,忽的又垂眸弯了弯唇。

    几分自嘲,几分落寞。

    扬臂,招了招手,候在宫门口马车边上的侍从快步过来。

    “请问殿下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秦羌扫了扫左右,压低声音快速吩咐道:“找几人悄悄跟着厉神医,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到四人的住所,弦音还在回味方才卞惊寒借让她帮忙拔鞋为由偷偷捏她手,又借替她摘头上花瓣为由偷吻她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真坏!

    撩得她半天还在耳热心跳。

    韦蓉已马不停蹄地在修那只脱线的靴子。

    秦燕从外面兴冲冲跑进来:“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特大好消息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快说快说!”虽然忙着缝鞋子,韦蓉还是迫不及待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“凌云国的那个著名的、诸国皆知的、叫贾布里的史官你们都听说过了吧?”

    韦蓉点点头:“嗯,因为要进宫考史官,所以特意了解了一些史官方面的,知道此人。”

    连通常情况下都沉默内向的宋蓉也甚是难得地接了话:“嗯,听说此人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,年轻时,曾在四国做过史官,编纂著作了一本《四国志》闻名遐迩。”

    弦音只能听着,入宫前,她可没有做这方面的功课,更未听说过此人。

    宋蓉说完,秦燕激动地点头:“对对对,就是他,方才我听领事嬷嬷说,明日,这位著名的、叱咤众国史官界的贾布里史官.....”

    “他要来?”见秦燕一直卖关子,韦蓉直接将他的话打断,“能走得动吗?都九十多岁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秦燕直摇头,“是这位著名的贾布里史官的关门弟子要来,入宫给我们授课一月呢,最重要的,听说啊,此人很年轻,生得风流倜傥、玉树临风、一表人才......”

    秦燕说得满眼桃花、一脸迷醉,末了,伸手朝韦蓉一指,正色道:“先说好,你已经有三王爷了,不许跟我抢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