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吟宫

    弦音毕恭毕敬跪于殿前,皇帝端坐于龙案边,垂目看着手里拿的一叠白纸黑字。

    单德子手执拂尘,立于一旁。

    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大殿里鸦雀无声、落针可闻。

    弦音虽面色平静,可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的心里面有多紧张,掩于袍袖下的一双手心更是汗湿一片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,她还以为他会粗略看看,或者就只看看前面,毕竟全部都是一些毫无价值的琐事,而且啰嗦冗长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他这般专注仔细地在看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反正她觉得自己的膝盖都快酸痛得不是她的了,皇帝才终于将那几页纸看完,置于龙案上。

    “还觉得三王爷食了阴阳草吗?”

    弦音摇摇头:“是小女子误会三王爷了,回宫之前,小女子已跟三王爷致歉。都是小女子的错,是小女子自以为是,请皇上责罚!”

    说完,弦音俯首于地。

    皇帝垂目看着她,片刻之后,扬袖。

    “罢了,就当是给你做女史官上的第一课吧,史官执笔,不同常人执笔,一落就是真言,就是历史,笔下可生花,笔下亦可生砒霜,全在史官一支笔,所以,切记,落笔需谨慎,不可胡言、不可乱语、不可对不起你手中的那支笔!”

    艾玛,弦音眼帘颤了颤。

    若不是知道这老家伙是个什么样的货色,突闻这一番话,她都要对他黑转粉了。

    “是!皇上圣明,金口玉言、句句真理,小女子一定时刻谨记于心,时刻以此为则!”

    “嗯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总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春兰酒家

    厉竹独坐窗边,面前的桌上一盘刀切牛肉,一盘花生米。

    空酒壶有两。

    提壶倒酒,执起杯盏,仰脖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一股辛辣入喉,直直顺着食道,窜入腹中,五脏六腑就像是着了火,她皱眉,两颊沱红。

    伸手执起酒壶,正欲再倒,却是突然被一只不知从何处伸出来的手一把按住。

    酒壶被对方接下。

    她抬眸。

    秦义。

    微微一怔,她醉意醺然地看看左右,又环顾了一圈四周,“你.....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秦义在她的对面坐下来,没做声,回头吩咐小二上了一个空杯盏。

    提壶倒酒,端起杯盏亦是仰脖一口饮尽。

    再提壶将杯盏倒满,这才抬眸看向她,问了她同样一个问题:“你,又为何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厉竹垂眸弯了弯唇,伸出手晃晃悠悠指了指隔壁:“你难道没看到,隔壁是赌场?”

    秦义看着她,微微抿了唇,端起自己面前的杯盏,跟厉竹的杯盏碰了碰,又一口喝光。

    厉竹端了杯盏,有些端不住,酒水从杯盏里撒泼出来不少,“我回答你了,你还没回答我呢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专程来找你的。”秦义再次提壶倒酒。

    厉竹已经带着几分迷离的眸光滞了滞。

    找她?

    受皇命来杀她的吗?

    “找我做什么?”将手里的杯盏送到唇边,她蹙眉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厉竹一怔,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问问题?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秦义垂眸静默,也不知是在思忖,还是在犹豫,片刻之后才抬眼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医者,你说,如果一个人失忆了,除了性情会变、生活习惯会变、体质会不会变?比如,曾经对什么东西过敏,又比如曾经吃什么东西,身体会有不良反应,失忆后,还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厉竹将手里的杯盏放于桌上,以手撑了撑脑袋。

    “原则上失忆,性情和习惯可能会变,体质应该不会变,因为前两者取决于人的想法和意识,而体质就是体质,是人的身体,跟失忆不失忆无关。当然,也不排除个别情况,比如,对什么东西过敏,是因为心里导致的原因,虽然体现在身体上,可却不是身体上的原因,这种,或许失忆之后,这方面的心里问题没了,体质也是可能会改变的,由本对什么过敏,或者本吃什么东西,身体有不良反应,变成不过敏,无不良反应。”

    秦义汗。

    “这不等于没说嘛。”

    厉竹不服气:“我明明说了一大堆,口都说干了。”

    秦义提壶倒酒,又饮了一杯。

    厉竹只手撑着脑袋,阖着眼睛一副想要睡觉的模样:“是谁?是谁失忆以后体质也变了吗?”

    问完,忽然又睁开眼:“聂弦音吗?”

    秦义一震。

    不意她猜了出来。

    眼波闪了闪,在犹豫着要不要否认。

    厉竹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冯老将军大婚那日,在三王府,弦音缩骨失败,你紧急救场,我就知道,你们以前肯定是旧识。”

    厉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他再否认,反而此地无银、做贼心虚了。

    便索性承认了:“嗯,我们以前认识,现在的她完全变了一个人,不仅性情、习惯,全然变了,就连曾经绝对不吃的,吃了会过敏的东西,现在也吃了,且吃后毫无不良反应。”

    曾经的她一丁点辣的都不吃,只要稍微吃点辣的,就满脸满身的红疹,而她现在不仅吃辣的,还可以吃特别辣的,无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怀疑,她已不是她,怀疑她根本不是失忆,而是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怀疑是哪个同样会读心术和缩骨术的人,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,冒名顶替了她。

    故,他尽量跟她保持着距离。

    但是,冯将军大婚当日,他亲眼看到了她缩骨失败,他又迷茫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人不仅正好会读心术和缩骨术,而且还缩骨前跟她缩骨前长得一样,缩骨后也跟她缩骨后长得一样吗?

    如果缩骨前和缩骨后不同时段出现,还有可能易容,可那日,众目睽睽,缩骨前后的样子都出现了,他都看得真切,跟她都一样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的意思,这种情况在同一个人身上完全可能发生,对吗?”他再次跟厉竹确认。

    “嗯,”厉竹将手自额头上拿开,勉强坐直了起来,却还是摇摇晃晃厉害,“我方才说了,可能她失忆前吃什么过敏,是因为心里原因导致,失忆后这方面的心里问题没有了,所以才没事,当然,我并不确定,我也只是说可能,到底是怎样,还得对当事人进行深入的了解才知道,只可惜,她.....已经不在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厉竹眼睛当即就红了。

    端起杯盏就猛喝了一口酒,因为喝得太急,一口呛住,她侧首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咳着咳着,就咳出了眼泪。

    是她,是她连累了那丫头!

    人家的目标本是她。

    是她害死了那丫头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