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管深愣了愣?

    他看到的,处理一下?

    待卞惊寒和弦音沿着走廊走远,管深才蓦地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哎呀,床榻。

    对,方才这个男人回头的时候,他正在看外房里给姓江的女人新铺的那个床榻。

    让他处理一下?

    是去将床单弄点褶皱出来,做出夜里被人睡过的样子吗?

    他震惊。

    震惊这个男人竟然连他看到什么、疑惑什么、在想什么都知道,更震惊昨夜那个姓江的女人真的没在此床榻上睡!

    那她睡哪里?

    跟男人一起睡的?

    管深惊得下颚都要掉下来。

    这厢,两人走出了云随院,见四下无人,弦音便忍不住开了口:“佩丫的事,是不是有些......”

    比起秦心柔、李襄韵那些人,佩丫真的不算什么了,只是借用了一下她这个死人的名义而已。

    而且,谁让这个男人优秀呢,对他这样的男人动心,也实在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觉得重了?”男人问她。

    弦音咬唇点点头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的好朋友,曾经也帮过她不少。

    男人看了她一眼,亦点点头:“行,那就让她做我的贴身随侍婢女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挑了挑眉尖,轻拢袍袖,负手而行:“这两个,你挑一个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了汗,只得不做声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一转眼又是一日过去,用过午膳,弦音就准备要回宫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将她洋洋洒洒做的好几页纸的记录整个又看了一遍,确认无任何不妥才放心。

    弦音慵懒地歪靠在软椅上,卞惊寒在帮她收拾。

    一边收拾,一边跟她一一做着交代。

    “在宫里一切都要小心谨慎,遇事你能躲则躲,切莫强出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遇到什么凶险困境,我又不在,你们史馆里面殷史官是我的人,可以找他,后宫里,可以找云妃,她也会帮你,若是跟身体或者孩子有关的,太医院里的苏太医是我的人,还有前庭里面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靠在那里看着男人,静静听着,一句话都没有插,一颗心却是大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不仅仅因为他事无巨细替她考虑得如此周全,更因为他竟然将这些都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一个皇子最隐晦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就不怕她说出去吗?

    就那般信任她?

    自软椅上起身,她拾步走过去,张开双臂从后面将他的腰身轻轻抱住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,我决定了,我不回去了.....”

    将脸贴在他的背上,她幽幽开口。

    男人一怔。

    以为她说的“不回去”,是指“不回宫”,微微抿了唇,裹了她的手,将她自身后拉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想回宫,我又何尝想让你回去?只是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眼帘颤了颤,意识到这个男人误会了她的意思,其实,方才她也是情之所至、脱口而出,她说的,不回去,是指不回现代去了。

    遂连忙点头,将话茬儿接了过来:“嗯嗯,我懂的,我只是舍不得你,不想跟你分开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自然是极度愉悦到了男人,大手捧起她的脸,低头狠狠嘬吮了一番她的唇。

    谁知一顿纠缠,他还不满足,抱起她就往床榻边走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知道他又要做什么,一时吓住:“卞惊寒,你够了哈,我没有时间了,而且,我好不容易穿戴整齐了......”

    前夜他说,他只用了三成精力,她是完全彻底的相信了。

    前夜、昨夜,他可没少折腾。

    现在她马上就准备出发了,他竟然又......

    男人可不听她的,抱着她坐在床榻边上,迫不及待地将她的亵裤褪到了膝盖处,又撩开自己的衣摆,拉低自己的亵裤。

    其他衣服都没有脱,就这样狼吞虎咽地又要了她一次。

    当眼前有烟花炸开,她趴在男人的肩窝里抖做一团,她气喘吁吁地想,幸亏只有两日,若再多些时日,自己可能真的会死。

    男人让管深安排了马车,他跟管深一起将她送到了府门口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走起来的那一刻,她突然觉的很不舍很不舍,刚准备撩开一侧的窗幔再看看男人,前方的门帘忽然自外面被人撩起。

    正是他。

    他一边随马车的前行缓缓退着脚下的步子,一边将手里的一个什么东西塞给她。

    “若遇紧急情况,我说的那些人也不能帮你,你就将这烟火放了,我看到会第一时间赶过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门帘便放了下来,他朝侧边让开,马车也跑得快了起来。

    弦音怔怔垂眸。

    手心里是一枚笔杆粗细的烟花。

    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,她连忙转身,撩开窗幔朝外看,看到他已经返了身,顺着三王府门前的石阶而上。

    这厢,管深站在门口,自是将自己王爷追车打帘别佳人的一幕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回府的时候,他犹豫再三,几次想开口,几次忍住,不敢说。

    男人忽然停了下来,侧首瞥他:“想说什么就说!”

    他这才鼓了勇气问出了心中疑惑:“王爷对那江姑娘是认真的吗?还是只是为了化解眼前皇上怀疑王爷、让其记录王爷、调查王爷的危机?”

    男人怔了一下,有些些意外,旋即,唇角微微一翘:“你的意思是本王在使美男计、利用江姑娘的感情化解此次危机?”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!”管深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心里的声音却是,是的,奴才就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因为,他了解他,他这样冷情冷性凉薄的男人,怎么可能跟一个女人见上一面就喜欢上人家?

    何况他还有聂弦音,虽然还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所以,想来想去,实在想不到他跟那姓江的女子迅速打得火热的原因。

    唯有这一个理由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个理由,他也是怀疑和不确定的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个男人也不是会为了安危出卖自己感情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,他才疑惑不解啊啊啊啊。

    男人也未生气,垂眸静默了片刻,忽的抬眸开口:“因为,她是聂弦音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管深一人站在那里汗得不行。

    他家王爷几时也学会逗他、寻他开心了?

    不回答就不回答嘛,编这种滑稽可笑、鬼都不信的谎来骗他作甚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