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迷迷糊糊的,未太在意他的这句话,他抱着她让她翻身,她也没有多动,就任由他将她的身子侧过去,脸朝里、背朝他而躺。

    直到他将她的寝衣撩高,解了她兜衣的带子,自己滚烫的身子贴上她的背,大手来到前面,攀握住她那一处的时候,她才怔怔反应过来,他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困得眼睛完全睁不开,她皱眉抱怨地嘟囔了一声,伸手握住他的腕,不让他乱动。

    可她那点力度,哪是他的对手,片刻便让他挣脱,大手继续在她的身上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又埋首在她的颈脖,不停亲吻着她的耳珠、颈脖、香肩。

    弦音有些不悦,拿手肘撞了撞他抵在她身后的身子:“困死了,别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动,你睡就好,我来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黯哑的声音就咬着她的耳珠逸出,魅惑又性感,他边说,边在被褥下摸索着褪掉了她的亵裤。

    直到他长指来到她的下面,刺激得她一阵惊颤,她才彻底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唔”,她扭过头,怨念地看他:“你怎么......精力那么旺盛呀?”

    “还好,三成都还没有用到,要顾及你是一个孕妇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男人回得大言不惭,因为她回头看他的东西,他便顺势啄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三成都没有用力到.....

    那若是将余下的七成精力都用上,岂不是要将她榨干,她还有活路?

    “睡吧,好不好?嗯?”她水眸惺忪迷离地看着他,就像是一只慵懒的小猫。

    原本就生得倾城,又加上这样一副懵懂娇憨的模样,再配上她鼻音浓重的软糯一声“嗯”,男人觉得心里就像是被什么抓挠过一般,奇痒难耐,身体里的那团火更是如同被浇了灯油一般,越撩越旺。

    “乖,你睡.....”

    他亲吻着她,以头拱着她的脸,将她的脸蹭拱回去,火热的身子更紧地贴上她的背。

    弦音汗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你那样,我如何能睡啊?”

    “嗯,那就不睡。”

    男人接得也快,双手一刻也不闲着,在她的身上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弦音被他撩得身子也热起来,便没再阻拦。

    而且,她知道,这个男人,阻拦也没用。

    他又抱着她纠缠了好一会儿,感觉到她的身子已经准备好,他才缓缓送入,将她结结实实占据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再次醒来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弦音睁开眼,发现男人还躺在她的边上,一双手臂环抱着她,眼睛阖着,似是还在睡。

    她有些意外,因为跟他睡一起的日子,从来都是他先起,基本上她睁开眼,他就已经不在身边了,这次醒过来还在,她着实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侧首看了看外面天色,她在想,她要不要先起来,免得管深或者府里的人多想,平素这个时辰,可是这个男人在听雨轩看书的时辰。

    在男人怀里微微一动,她就感觉到浑身的酸痛。

    尼玛,她是一个孕妇,还这般不知节制地欺负她,她恨不得踢他一脚。

    踢自然是没踢,他一双手臂箍着她,她根本施展不了,可还是牙痒痒的,见男人的俊颜就近在眼前,她刚准备张嘴咬他的下巴一下,谁知却是被对方突然低头吻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弦音猝不及防,一声惊呼都被他堵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好一顿需索,男人才将她放开。

    弦音气喘吁吁,小脸通红:“原来你没有睡着在装睡,骗子!”

    男人低低笑,大手扣了她的脑袋,将她的头摁贴向自己,又发出一声昨夜上到榻上时那种轻叹。

    “你今日不看书吗?”弦音窝在他的怀里,也懒得动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记录里,我看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一下就懂了。

    是让她写进去。

    “嗯,今日王爷有什么安排?”

    总不能真的在榻上躺一天吧?

    “带你去三王府的商铺看看,难保没有父皇的眼线,我平素做些什么,就如常做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。

    是的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一旦有个什么闪失,牵扯的,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人,还有江语倩,还有江良,还有三王府,还有侍郎府。

    男人先起床,她撑着身子后起来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妥当,打开门,又是半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院子里管深正在跟几个洗衣的下人在交代着什么,回头见卞惊寒从外房里出来,便连忙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见弦音站在卞惊寒身后,管深脸上的神色就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“请问王爷,是现在传早膳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本王出去吃。”说完带头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弦音背着一个小包袱走在后面,包袱里是文房四宝。

    管深怔了怔,下意识地去看外房里昨夜临时让下人铺的床榻。

    榻上被褥叠得好好的,床单上几乎没有什么褶皱,就如同昨夜刚铺上去的时候一样。

    他眉心一跳。

    这时,男人也顿了脚步回头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是不是说府里花匠房里的一个下人回老家了?”

    管深闻声转眸,神色带着几分愕然和慌张,一下子没注意到男人问了什么,反应了一下才意识过来。

    “回王爷,是。”

    “让佩丫去补这个缺。”

    管深一怔。

    不仅他,弦音亦是。

    佩丫虽是下人,却也不是普通的下人,是这云随院的大婢女,整个三王府下人好几百,大婢女也就只有两个了,一个奶娘院子里的琳琅,一个就是佩丫。

    而且,花匠房的下人都是做些粗活,翻土、施肥、栽种、培育、除草、修剪花枝,这些统统都是他们的范畴。

    让一个大婢女,还是他云随院的大婢女去做这个?

    佩丫是犯了什么错吗?

    因为佩丫跟聂弦音那丫头的关系,平素这个男人对佩丫不错的呀,而且佩丫这人怕事,平素也谨慎得很,怎么就?

    “请问王爷怎会如此安排?”心中好奇,管深还是忍不住出声问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她花枝修剪得不错。”男人面色平静地回道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可她此时又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再度转过身去之前,忽的又想起什么,吩咐管深:“将你方才看到的,处理一下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