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真拿这个男人没办法。

    明明他们下午已经躺了很长时间好吗?

    两人睡好、将被子盖好,他将她抱入怀中的那一刻,她清楚地听到他低低发出一声似满足、又似无奈的叹息。

    就像是被牵扯到了最敏感的神经,弦音也觉得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为何会发出那么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这世上普通男女、普通夫妻的相拥而眠,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事一件。

    这般一想,她的心里也不免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如在城中村的每个夜里一样,他一只手臂穿过她的颈脖下面拥住她,另一只手就轻落在她的腹上面。

    熟悉的怀抱,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呼吸里满满充斥的都是他独有的气息,许是经历了一场生死吧,她竟然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来。

    脑袋在他胸口动了动,蹭了蹭,她寻了个舒服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丑时寒毒发作,我需要记录在案吗?”

    “你若想告诉父皇,你我同榻而眠,你就记录在案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她只是记录他的起居,又不是全天候不睡觉守在他边上。

    他睡了,她也睡了,所以,他寒毒发作,她不知道才正常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若是想你了,想见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古代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通讯了,太落后太落后。

    似是有些意外她问出这样的话,男人挪了挪脑袋,垂目看着她。

    弦音便仰起小脸,承接了他的目光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古代扭捏的女子,既然两人都这种关系了,口是心非不属于她。

    男人顺势低凑过来亲了她的唇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私自见女官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如何见我?”

    “总能有办法,今日看到韦蓉掉的那张图纸,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你,不是也让你们四人来了宫宴上,我想单独与你相处,不是也将你带到了三思殿,还有现在,我们甚至都睡在一起,对吧?只要我们想,就一定有办法办到。”

    原来她们去宫宴,说是送给自己的父亲看一眼,也是他促成的。

    弦音又将小脑袋枕回到他的胸口上:“好吧,有你这个套路王在,我就只管等着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套路王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是.....”弦音组织了一下语言,“就是在路上设个套儿,等着对方钻,然后特别擅长做这件事的人,就是王,故,叫套路王。”

    “从书上看到的?”

    “嗯,不过,书名忘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下午实在是太累了,而且孕妇本就瞌睡多,在宫里,晚上没事也睡得早,所以没多久,她就困了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她眼睛已经睁不开了。

    男人低头,薄唇吮着她的耳珠,亲吻逗弄了一会儿,又亲上她的脸颊,然后用嘴拱蹭着她的脸,一点一点找寻着她的唇。

    弦音被弄得有些痒,微微蹙了小眉头,闭眼不睁,瞌睡真是来到眼睛边了:“别闹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睡,我从后面来。”边说,男人边将她抱翻过身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