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深走在前面,弦音当即也起了身,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男人一怔,不意她如此,唤道:“江姑娘。”

    弦音回身对他快速鞠了一鞠,脚下不停,继续跟在管深后面。

    男人拾步的同时,思忖着理由欲阻拦,管深已经拉开了门,两人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盼星星盼月亮、等得花儿也谢了的三人见状,都自椅子上起身,一个一个脸上的表情,就像是经历了漫长的黑暗,终于看到了曙光一样,欣喜。

    管深出了大殿的门。

    弦音朝她们三人跑过去,无视偏室门口脸色微黑的男人。

    弦音一过去,三人就围了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那么久啊?我都快坐成石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查些什么呀?”

    因为顾忌到男人就在不远处的门口,她们也不敢大声,就小声地咕哝着。

    弦音还未来得及开口,就听到男人略显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韦姑娘,过来。”

    韦蓉一听,轮到自己了,可激动了,碍于男人就在那看着,她也不好欢呼雀跃,可瞬间红透的小脸,以及潋滟发光的眼波,无不显示着她的兴奋和紧张。

    抿了抿唇,她跟弦音她们三人道:“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

    秦燕将她一推。

    她脚下一踉跄,差点摔跤。

    见韦蓉已经往偏室走,男人神色不明、情绪不明地瞥了一眼弦音,转身入了室内。

    韦蓉走到门口,还红着脸回头看向她们,秦燕举起双手,调皮地朝她做了一个两食指相碰亲昵的动作。

    韦蓉脸又一红,嗔了她一眼,就拾步进了偏室。

    门关上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切,弦音心里早已滋味不明。

    她赶着跟管深出来,是想要先静一静而已,她得消化消化方才从管深那里得到的那么多信息,她也没有心里准备跟他单独相处。

    “江妹妹,到底查什么呀?”秦燕问她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乱得很,特别不想回答,可是又不得不敷衍。

    “就查那日谁写了三王爷的坏话,其实我在里面那么长时间,主要是等三王府那个管家,没问多少,而且三王爷交代,出来不许跟你们详说,以免大家有时间想对策替自己开脱。”

    秦燕汗。

    不过,既然都这样说了,她们也不好再多问,多问了会让人觉得自己就是那个肇事者。

    弦音落得了清静,就坐在那里整个理了一遍从管深那里得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其实,除了凶手不是秦心柔,而是午国皇帝,要杀的人不是她,而是神医,这点让她很震惊之外,还有让她更意外的是,卞惊寒竟然想要秦心柔和张山的命。

    秦心柔这个女人,虽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,却也未曾对他们做过什么大是大非的事。

    退一万步说,就算这女人耍了些小心机,也是因为对他有情,想成为他的女人而已,可他,却对她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还有张山,不管怎么说,她曾经受他收留,就算他是要用她的读心术帮自己,但也是大家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竟然也落得个满门抄斩。

    当然,从管深的心里不难看出,张山应该是将她会读心术的秘密透露了出去,卞惊寒才想要除掉他。

    反正,她心里就是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以前不是没觉得这个男人狠,却没想到他如此狠,狠到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又在那里思绪纷乱地坐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发现韦蓉竟然还没出来。

    她就搞不懂了,查她的时间久,那是因为既要等管深,又要管深去想这些事,让她了解这些事,可做什么韦蓉也要那么久?

    又不是真有人写了什么侮辱之话!既然是假查,不应该走走过场、做做样子就成吗?

    那应该很快才对呀。

    怎就这半天呢?

    而且关着门,不对,拴着门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的,韦蓉又特别热情奔放......

    她不悦地盯着那扇门,想象着里面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原则上说,她那日跟韦蓉明确讲过,卞惊寒最不喜别人触碰,所以,应该还好。

    应该还好吧?

    偏室里,韦蓉坐于桌前,手执毛笔,笔尖在墨锭上刷了又刷、舐了又舐,再拿到宣纸上落笔写。

    可因为没有水,就是干墨,根本不显,写一笔就得重新去刷,有时一笔都写不完整。

    男人坐在她对面,大手把弄着桌上的一个笔架,低敛着眉目,不知是在想什么,还是在考虑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韦蓉一抬头就能看到他的俊颜。

    她发现,就这样谁也不说话的一个静处,已是让她的心中如同小鹿在撞。

    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,很贪恋,就像是一对夫妻在一间房里各自做着各自的事,又相互做着相濡以沫的陪伴。

    她甚至希望能一直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原本可以让外面的宫人送点水进来研墨的,远比现在这样干刷要快得多,但是,男人没有提出来,她就更不会提。

    慢就慢,她巴不得,正好有理由拖延,可以名正言顺地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。

    她也终于明白方才江语倩为何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又是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男人放了手中笔架,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呼吸一滞,连忙假装认真写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让她随便写一句话,可是没有墨,她就才写出三个半字。

    男人只是瞥了一眼她面前的宣纸,又侧首看了看墙角的时漏,双手朝桌面上闲闲一撑,起身。

    韦蓉不知道他要做什么,假装全神贯注写字。

    男人自位子上走出,然后走出离桌子两步远,偏头看桌底,忽的开口:“你脚下那是什么?老鼠吗?”

    韦蓉闻言,吓得弹跳而起,尖叫出声: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因为那声音实在不小,外面三人虽然隔得有些距离,但还是听到了,秦燕和宋蓉皆是一怔,弦音更是噌然而起。

    秦燕刚准备开口说话,就看到眼前身影一晃,弦音已经大步流星朝偏室而去。

    “韦姐姐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弦音急切地伸手推偏室的门,本只是想试试,不行就敲门,谁知,门并没有栓,一推就将门推得洞开。

    她差点因为用力过猛扑栽进去,好在扑踉两步,及时稳住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