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管深见状,也连忙跟着道:“可不是,王爷跟张山平素都未有往来,做什么要陷害人家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管深想起张山被囚那日,张山的那个悍妻还来过三王府,说要以聂弦音那丫头的秘密换取这个男人救张山。

    那女人也真是一点眼力价都没有,那时聂弦音已经出事了,拿一个死人的秘密来做交换,也亏她想得出。

    而且,在这之前,听说有皇子去找过这个女人调查聂弦音。

    他在想,说许,这就是他家主子要张山死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眉心一跳,皇上不会知道张山妻子来过三王府吧?

    不过,知道也无碍,也无其他实质性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江姑娘还有什么要问管深的吗?”男人骤然开口,黑眸如曜,看着弦音。

    弦音没理他。

    到了这时,她当然已明白过来这个男人让管深过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是想通过她的读心术,通过管深的心里,来让她知道事情的缘由经过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实在太过聪明,方才任由着她睡觉,也未强行跟她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管深的一句心里,胜过他解释十句。

    嘴巴能骗人,心里不会。

    而且,他是当事人,话从他的嘴里出来可信度低,而从别人那里,就完全不一样,何况,那个别人,还是老实的榆木疙瘩管深。

    他问的也相当有技巧。

    没有暴露她是聂弦音,也没有暴露她会读心术,而且,也没有丝毫引导管深之意,不仅没有引导,甚至还反其道行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他不仅让她知道了他想让她知道的,还试探了管深的忠心,且不会让她觉得管深的心里有任何水分。

    实在是高啊!

    就在她在心里叹服之际,男人又转眸问向管深:“对了,江姑娘方才还问过本王,秦心柔被人救走,是不是本王所为?”

    管深呼吸一滞,愕然看向弦音。

    下一瞬又意识过来自己反应有些大,连忙敛去脸上情绪。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个自始至终一句话不说的少女,他的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既然是前来了解情况的,为何一直不出声,是故作神秘吗?还是故作高深?又或者是在心里战术,在静观其变?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只知道,此女一定不一般,一定不简单,不然,看她最多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,年纪那么轻的一个小丫头,就被皇上委以如此重任,来亲审他家王爷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将管深的这些心里都尽收眼底,一个没忍住,差点喷了,连忙侧首,以手掩住口鼻,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某个男人也是微微黑了脸:“管深,本王问你话呢,你不回答盯着人家姑娘看做什么,看把江姑娘吓得.......”

    管深一骇,连忙解释:“在下只是在想一些事情,姑娘莫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弦音咳完,朝他笑着摆摆手,示意没事。

    男人却是忍不住踢了踢桌脚,声音也沉了几分:“秦心柔被救走,是不是本王所为?”

    问管深。

    管深吓得赶紧回道:“当然不是!”

    男人自是对他的答案是满意的,却是又忽然想起什么,转眸看向弦音。

    “本王突然发现,江姑娘的两个问题是矛盾的,前面怀疑是本王想借张山之手杀了秦心柔,后又怀疑本王放走秦心柔,秦心柔杀了本王的通房丫头,杀了本王的多个暗卫,本王将她千刀万剐都来不及,为何要放走她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管深连忙附和道:“是啊,当初皇上让王爷娶午国七公主的时候,赐了一道空白圣旨给王爷,王爷还用了这道空白圣旨,就是要午国交出真凶,王爷要亲手处置,王爷怎么可能会放过她?”

    他真没想到皇帝连这个也怀疑了。

    那日,这个男人从龙吟宫出来,他也问过这个问题,这个男人不是非常笃定,这件事皇帝不会怀疑吗?

    难道皇帝也已经知道了真相,知道纵火一事并非秦心柔所为,而是午国皇帝想要杀厉神医,真正的凶手是午国皇帝,而秦心柔只不过是午国皇帝舍弃的替罪羔羊,所以才觉得他家王爷将秦心柔放走了?

    皇帝如此精明,怀疑这怀疑那,而且都还怀疑到了点子上,这种还真不无可能。

    那皇帝是不是也会怀疑他家王爷将秦心柔放走的目的?

    毕竟前面那般执意要杀秦心柔,甚至不惜用上那张如此难得的空白圣旨,就算知道真凶不是她,她也是午国皇帝的女儿,就这样将人放了,不符合常理,皇帝难保不会起疑吧?

    好在这个男人的目的,主要是再度逼午国皇帝交出真凶、给出交代,也让秦心柔回去跟午国皇帝斗,午国皇室内部斗得越厉害,对大楚来说,只有利没有弊吧?

    管深不知这一切是卞惊寒故意,还以为是真的,心里自然是紧张得很,也慌乱得很,所以,活动得特别厉害。

    而看到这一切心理活动的弦音是震惊的、意外的,难以置信的,所以,心念也同样晃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纵火之人竟然不是秦心柔,杀死小兰和暗卫的凶手竟然是午国皇帝,他的目标竟然是神医。

    她想起自己每日戴着神医的面具晒太阳,本是为了安全起见,才这么做,谁知道,反而是因为这个引来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还有关于大婚那日的事,关于张山、秦心柔等等的安排,也就是今日,她才知道,被满门抄斩的人是张山。

    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感觉,一下子信息量太大,她有些接受不过来,得消化消化。

    见她坐在那里恍恍惚惚、怔怔懵懵的,男人唤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见她依旧没反应,男人倾身,长指敲了敲她面前的桌面:“江姑娘,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    弦音愣愣看向他,又看向管深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男人深目看了他一眼,唇角一点弧光若有似无,他转眸看向管深,示意他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轮到管深怔了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走了?

    那什么听雨轩书桌第三个抽屉的那张纸是什么意思呢?

    见他未动,男人挑眉:“怎么?想留下来?”

    管深赶紧从座位上起身,告退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