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管深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只得硬着头皮坐下。

    目光瞥见面前桌上男人的衣袍,这才意识到男人身上只着了中衣,因为都是黑的,方才也没注意到。

    已经立冬的天,虽然称不上寒冷,却也绝对称得上凉,眉心微拢,他伸手将衣袍拿起来:“王爷的衣袍是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脏了?破了?打湿了?

    正准备拧起来看,男人不带一丝情绪的声音已响了起来:“本王热,不愿穿。”

    热?

    管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。

    抬眼看男人,既未出汗,又不见脸红的,哪有一点热的症状?

    好吧,他是主子,他说热,那便热吧,就像他说他喜欢站着一样。

    他现在关心的是,紧急让他进宫,还安排在这个主座上坐着,到底是意欲何为?

    弦音就坐在管深正对面,自是将他的心里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想知道这个男人将他搞过来做什么?

    男人就长身玉立在桌头的那一方,伸手指了指她,跟管深介绍道:“女史官江姑娘,奉皇上之命,跟本王,以及你,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不意他这样说。

    她奉皇上之命跟他们了解一些情况?

    明明是他跟皇上请示,调查她们好吗?

    虽知他胡编乱造,却也没有揭穿他,一来,不知他是何用意,准备静观其变,二来,也是最重要的,她依旧不能开口啊,一开口就是吕言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对面的管深一听到此介绍,顿时就紧张了。

    史官?奉皇上之命?

    难道皇上知道了他们的什么事吗?

    还要载入史册?

    神情紧绷地看着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启唇,再度开口:“江姑娘想知道,本王大婚那日,七公主秦心柔姗姗来迟、深夜才到,跟本王有没有关系?”

    管深一震,转眸看向弦音。

    看来,皇上是真的怀疑他们家王爷了。

    他又想起那日在听雨轩,这个男人跟他和薛富设计安排这件事时的情景。

    当时,他就有过这个担心,担心皇帝会怀疑到他们头上,男人说,对方没有证据。

    紧张地瞥了一眼男人,他又看向弦音,十分谨慎地开口:“怎么会跟王爷有关系呢?这件事不是已经查明了吗?是张山伙同劫匪打劫了迎亲队伍,才致使七公主来晚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挑挑眉尖,似是对他的回答比较满意,接着他的话道:“是已查明,现在的情况是,江姑娘想知道,张山等人的打劫跟本王有没有关系?换句话说,他们怀疑是本王一箭双雕,设计了张山,想借张山之手让秦心柔死,再借朝廷之手,让张山死?”

    管深闻言,脸色就微微白了,不过,很快,他就强自让面色恢复如常。

    他万万没想到事情都已了结了,皇帝这边还在查。

    而且,还怀疑得这么准确。

    若不是秦义李代桃僵,让婢女扮作秦心柔,没让秦心柔随送亲队伍一起,可不就是一箭双雕,秦心柔死在路上,张山因杀公主之罪被朝廷处死。

    感觉到对面的女子盯着自己,管深恐自己半天不语,引其怀疑,遂连忙敛了思绪,回道:“你们想多了,王爷怎么可能会参与这样的事情?反正,在下是没有看出来,王爷跟这件事有一丝一毫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男人唇角一点若有似无的弧光,附和道:“是啊,本王跟张山和秦心柔无冤无仇,为何要置他们于死地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