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同样喘得厉害,原本准备抬手擦一下被他吻得麻痛的唇,突闻他这么一句,浑身一震,手就僵在了嘴边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?

    或者只是怀疑,现在在试探?

    所以,现在自己应该做出什么反应?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连否认的机会都没有,因为不能开口。

    而男人苍哑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:“看到你还活着,真好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撞。

    如果说方才怀疑自己听错了,怀疑他只是试探,那么此时这一句,已经明明白白地说明,他就是识出了她。

    他就是知道她是聂弦音!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是如何识出的她,也不知道他是几识出的她,她只知道,至少方才他让她张嘴看喉咙,就是骗她的。

    眸中的震惊渐渐褪掉,一抹怒意和清冷蕴上瞳眼,她忽的自座位上起身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男人见状,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绕过桌子,大步上前,长手长脚,一把就攥住了她的胳膊,将她拉住,“别走。”

    弦音甩了一下他的手,没甩掉。

    大手如同铁钳一般。

    “那日骗你是本王不对,本王可以解释......”

    解释?

    弦音扭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解释什么?解释王爷不是骗我,那日王爷的确是出城办事去了,当日也回不来,三王府大婚的那个人不是王爷?”

    久违的声音入耳,卞惊寒呼吸都颤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口气灼灼,虽然她言语奚落。

    “能听到你说话,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一直不做声,他知道,她是怕在他面前暴露自己,但是,他又担心,是不是因为那夜大火,被烟火所呛,喉咙里受了伤。

    弦音长睫颤了颤,见他答非所问,觉得他是故意转移话题,便也不想跟他再多做纠缠,再次想挣脱他的手,却依旧未能如愿。

    “请王爷放开我,我的胳膊都要被王爷捏断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当即松了手。

    弦音又继续拾步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被男人再次一堵墙一般堵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“不许走!你知道现在单独见你有多不容易吗?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也不知道是她太敏感了,还是想多了,竟从他依旧强势霸道的口气中,隐隐听出了几丝低声下气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抿了抿薄唇,又开口道:“现在是在宫里,你又是女官,想单独见你,真的很难,本王费尽心机。”

    所以,将她们四个人带到这三思殿来,查什么侮辱诽谤,只是他找的理由和借口?

    那就说明在方才的宫宴上,他就识出了她。

    也只能是那个时候识出来的,自进宫至今日,她跟他打照面也就是方才宫宴那唯一的一次。

    只是,她如此谨慎小心,自认为算滴水不漏,他是如何识出来的?

    “王爷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那日本王骗你,是因为本王觉得跟秦心柔大婚那件事不会发生,谁知,突生变故......”

    变故?

    弦音弯了弯唇:“所以,王爷也承认自己是骗了我?”

    男人一时哑了口。

    的确,骗就是骗了,纵有千般借口万般理由,还是骗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跟你道歉,”他握了她的手,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刚拿在掌心,下一瞬就被她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她回得也快。

    然后就准备越过他的身边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长臂一捞,自她身后将她抱住:“别走。”

    熟悉的身子入怀,他只觉得胸腔震荡得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天他一直一直在找她,也一直一直在想,与她再相见再重逢的情景,独独没有想到是在此情此境下。

    在看到霞妃身上衣服的那一刻,他有多激动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但当时,他还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他只是见过她曾经画的衣服图样里有类似这种外衣内穿的设计,也并不能百分之百肯定霞妃的这件是出自她手。

    所以,他激动着,也紧张着,生怕是自己的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姓韦的那女子故意落下的衣服图样,他才终于确定。

    对她的画风,他是多少有些熟悉的,最最重要的,是她每次图纸画完最后一笔,都习惯将笔尖在纸张的右下角一点。

    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个嗜好,但是,他知道,因为他早就发现,她画的每一张图纸,右下角那里必定都有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今日这一张亦是。

    惊喜就是这样来得猝不及防,他第一次觉得,上天对他不薄。

    那么快就让他发现她还活着,那么快就让他找到了她。

    双臂箍在她的腰间,大手握上她的腕,指尖轻颤,探上她的脉门。

    那一抹明显的喜脉入手,他指尖更加抖了。

    闭眼,深深地呼吸。

    所有的缺失在那一刻都变得完整,那种感觉很强烈,强烈到无以名状。

    她没事。

    他们的孩子也没事。

    其实,他已做了坏的打算,毕竟她死里逃生,那样恶劣的险境,她能活,已属不易,他并不敢奢望太多。

    还有,他骗了她,曾经她都想过不要这个孩子,伤心气愤之下,做出什么举措来,他也觉得可能。

    没想到,喜脉还在,他们的孩子还在。

    饶是进宫了这般是非之地,她依旧让孩子好好的,已然说明了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,你会原谅本王的,对吧?”

    唇瓣轻贴着她的耳珠,他嘶声相问。

    弦音微微僵了颈脖。

    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?

    凭什么觉得他骗了她,一句对不起,她就会原谅他?

    凭什么觉得他放过了杀害小兰和暗卫的凶手秦心柔,她就会原谅他?

    “并不会。”将他的手臂掰开,她听到自己如是说。

    然后,再次准备离开,却被他抢了先。

    这一次他没有再拉她拦她抱她,而是抢先走在了她的前面:“你若执意要走,本王就直接将你带回三王府!”

    弦音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”

    将她带回三王府,就等于告诉众人她不是江语倩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。”男人拉开了门。

    弦音气结。

    胸口起伏了片刻,看了看等在大殿门口的三人,大概是听到了开门声,三人也朝他们这边看过来,。

    她咬牙:“王爷到底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男人扬袖指了指方才他们坐的那张桌子:“你坐回去,让本王将今日这件事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被人胁迫,弦音英雄气短。

    只得转身走回到桌旁自己的位置坐下来。

    而男人则是出了门,吩咐一个太监:“将本王的腰牌拿去三王府给管深,那日在御书房拾到的字条本王就放在听雨轩书桌的第三个抽屉里,让他拿了亲自送进宫里,要快!”

    太监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弦音却是莫名得很。

    难道当日她们四人中真有人写了侮辱他的话?

    他方才说为了单独见她,他费尽心机,她还以为此次调查只是幌子呢。

    可现在看这个样子,又似是确有此事。

    “所以,三位姑娘还得再等上一段时间,如果站累了,可以搬凳子坐一会儿,抱歉。”

    男人低醇的嗓音再度响在外面。

    三人也是没办法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就在外殿中搬了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男人又返身进了弦音的这间偏室。

    关门、栓门。

    走回到她对面的位子撩袍坐下来,看着她。

    弦音不做声,他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两厢沉默了好久,弦音心里也是汗哒哒。

    在管深送那什么纸条过来之前,他们难道就一直这样大眼瞪小眼?

    反正正腰酸背疼,她便索性双臂一枕,趴伏在桌上休息。

    或许是怀孕后人就是嗜睡,又或者是他在边上,她整个人感觉到了安定,枕着手臂趴没多久,她就睡着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睡了多久,直到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拨弄她的头发,她惺惺松松睁开眼,就看到男人不知几时起了身,就如同方才吻她时那样,站在桌子的另一边,倾着身子,大手落在她的侧脸上,似是正在将她额前的碎发顺到耳后。

    她怔怔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他将手撤回。

    弦音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件衣袍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男人只穿着中衣。

    她坐起身子,披在肩上的外袍滑下,她取下来,递还给他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你披着吧,刚醒就脱,容易着凉。”

    弦音便直接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。

    男人正欲再说什么,门口蓦地传来“叩叩叩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是管深的声音。

    男人举步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管深进来。

    男人又顺手将门关上,拴好。

    “王爷,奴才......”

    管深正准备说,没有找到他说的那什么字条,因为听雨轩的书桌只有两个抽屉,怎么会在第三个抽屉里?

    可刚开口,就被男人出声打断:“去桌边坐着,本王有些事情要问。”

    管深这才看到坐在那里的弦音。

    管深并不识她,不过,见她身上的穿着,知道她应该是女官,便朝弦音颔了颔首算是招呼。

    弦音亦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男人又朝他扬了扬袖。

    管深怔了怔,没有动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屋里只有一张桌子,两张凳子,一个凳子女子坐着了,就只剩下一个凳子了,且还是主位,他如果坐了,这个男人坐哪里?

    “本王的话你听不懂吗?”男人蹙眉。

    管深便连忙走到弦音的对面,可还是不敢坐。

    “奴......奴才坐了,王爷坐哪里?”

    “本王喜欢站着。”男人沉脸沉声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