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第一反应是将视线撇开,可很快她又意识到不妥,自己现在是江语倩呢,而且,隔着有些距离,她难道还怕他识出不成?

    不能此地无银、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遂大大方方地跟他对视了一瞬,然后再大大方方、若无其事地转眸望向别处。

    望向别处她又觉不妥,她是不是应该看江语倩的父亲江良?因为左右两边秦燕和宋蓉已都是探头探脑在找各自的爹。

    可她不认识江语倩的父亲江良啊!

    遂干脆垂了眼看向自己的脚尖。

    忽的听到旁边的秦燕特别开心激动地低声道:“三王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撞,抬眼,果然就看到卞惊寒已经自席间出来,墨袍轻荡,步履从容地朝她们这边走。

    弦音顿时就紧了呼吸。

    他过来做什么?

    难道认出了她?

    不会不会,不可能!

    他的意识里她已经是一个死人,而她现在是在皇宫,且还是高官重臣的女儿,未有任何动作,未开口说一个字,这样的情况下,他还能认出她,那他就是一个神!

    这般一想,心下就安定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强自镇定的间隙,卞惊寒也已快行至跟前,秦燕和宋蓉都娇羞满面地颔首跟他打招呼:“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她也连忙跟着一起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她只颔首,不吭声,卞惊寒脚步顿了顿,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江侍郎的女儿?”他忽的开口。

    弦音眼帘一颤,再度颔了颔首。

    “你跟本王认识吗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何出此言?

    她有什么反常或者过激举措吗?

    没有啊。

    她甚至都没有怎么看他。

    摇摇头,一副听不懂他在说什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本王见你招呼都不愿意跟本王打,话都不愿跟本王说,还以为你跟本王认识,对本王有什么意见呢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也太能以为了吧。

    还有,这是他吗?

    一贯的清冷孤傲哪里去了,怎么变得这般婆妈了?

    强迫自己勾起一抹微笑,依旧是摇摇头。

    既没有口技能变音,又不像神医有药物能让自己变音,她只能不做声。

    好在卞惊寒也没有再多做纠缠和停留,拾步从她们边上走过去,吩咐她们后面的一个宫女:“本王的筷子掉地上脏了,去给本王重新取一副干净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宫女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他又转身从她们的身边经过,回到席间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汗了汗。

    原来他过来是让她们后面的宫女取筷子。

    席间穿梭的布菜的宫女也不少啊,用得着专门亲自跑一趟吗?

    那厢,小太监也跟皇帝通禀好了,皇帝让他直接通知几位当事人就行,反正就只是看一眼,不用打断宫宴。

    小太监便下了席间一个一个通知。

    被通知到的,就会转过身朝她们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弦音终于见到了江语倩的父亲江良。

    虽然以前不认识,但是江语倩跟江良长得太像,以致于江良扭头看过来的时候,她当即就知道了是他。

    她朝他笑笑扬扬手。

    随后,小太监又过来了,说已经见面完毕,她们可以回住所去了。

    就在她们三人准备离开的时候,又被人喊住。

    赫然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他再度从座位上起身,却并不是来她们这边,而是拾步朝前面皇帝那厢走去。

    “父皇,正好几个见习女史官都在,儿臣有件事要跟她们处理一下,能否借父皇的三思殿一用?”

    皇帝不明其意。

    “你跟她们能有什么事要处理?”

    “那日有宫人在御书房的屏风后拾捡到一张纸,上面鬼画符一般写了些关于儿臣的胡言乱语,儿臣本不想计较,可今日见她们正好都在,就想了解了解此事,也算是教教她们规矩。”

    皇帝怔了怔,自是知道他说的那日,就是处置秦心柔那日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?什么胡言乱语?”

    卞惊寒干咳了一声:“这个父皇还是不要问了,儿臣都说不出口,反正不是什么好话。”

    皇帝听完竟笑了。

    也大概猜到了是些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三思殿反正空着,你想用就用,只是,她们都还是些小丫头,想必都是些没过大脑的玩笑话,而且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皇帝顿了顿,微微前倾,压低了几分声音:“而且,她们也不是一般的宫女,都是重臣之后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儿臣有分寸,请父皇放心,儿臣若真计较,当日拿到那张纸就追究了,也不至于拖至今日才提,儿臣只是想了解清楚是她们当中的谁做的,另外,警示警示她们而已。”

    皇帝点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抱拳颔首:“那儿臣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皇帝扬扬袖。

    这厢,弦音三人只知道卞惊寒在跟皇帝请示什么,因为现场太过嘈杂热闹,且离得比较远,两人的声音也不大,具体说些什么一个字都未听到。

    请示完,卞惊寒就朝她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走到她们面前的时候,脚步也未停,“走,去三思殿,你们一起不是有四人吗?还有一人也叫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带头走在了前面。

    三人皆怔了怔。

    三思殿?

    去三思殿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个地方弦音并不陌生,那次从午国回来,这个男人被皇帝罚跪思过,就是在三思殿里,她还央求十一带她进宫来看过他,给他送过衣袍。

    三人互相看了看,皆莫名。

    秦燕赶紧去喊了韦蓉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就跟在了卞惊寒的后面。

    大概是听到了后面她们在犯着嘀咕,卞惊寒回头瞥了她们一眼,言明了事由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御书房见习那日,有宫人在屏风后拾到了一张纸,是你们史馆的专用纸,上面写了些侮辱本王的话,本王现在就是想要查清楚,是你们中的谁所为。”

    啊?

    侮辱他的话?

    有人写吗?

    那日殷史官还检查了她们的记录,好像没看到有人写这些吧?

    当然,或许偷偷写了,未予人知。

    到了三思殿,卞惊寒示意韦蓉、秦燕和宋蓉三人先等在外面,并吩咐了门口的守卫和太监看着她们,然后瞥了眼弦音,沉声。

    “你,随本王来,本王要一个一个单独审、单独看字迹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