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来得及吗?

    若一会儿皇上来了怎么办?

    而且她姨母已经风头出尽,大家都见过她穿这身,突然回去换一身,然后云妃又穿同样的一身,还是不妥吧?

    就在韦蓉快速慌乱地想着各种对策之时,又忽然听到对面的男人道:“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她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垂目看着手里的图纸,“本王在云妃娘娘那里看到的跟这个不一样,本王方才没注意,云妃娘娘那张整衣是穿在外面的,这个整衣在里面,不一样,完全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韦蓉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一样?

    两位娘娘的并不一样?

    真是汗哒哒啊。

    韦蓉深深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颗心大起大落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是他,是这个男人,若是换做别人,她真的要发火的,看没看清楚、搞没搞清楚就在那瞎说!

    差点没将她给吓死!

    男人将图纸递还给她,深目看了她一眼,韦蓉只觉得两颊一热,不是羞的,而是烧的,难为情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她就不说这是江语倩画的了,起先明明说是自己画的,结果,一听到出问题了,就说是别人画的。

    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,这个男人会不会瞧不起她了?会不会觉得她贪功,又没有担当?

    将图纸收起揣进袖中,她咬了咬唇:“若三王爷没有其他什么事,那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她的话还未说完,男人就已经出声将她打断,且比她还迫不及待地先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留下她一人站在那儿心里百般不是个滋味儿。

    今日真是丢脸。

    卞惊寒穿过众人往外走,大步流星。

    江语倩?

    姓江?

    户部侍郎江良之女吗?

    能耐不小啊!

    难怪他京师都找遍了,京师附近也都几乎找了个底朝天,就差上天入地了,就是遍寻不见,连一丝一毫关于她的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原来,是跑进了宫里。

    心潮澎湃地疾走了好一段路,他才脚步一停,蓦地意识过来,无召外臣王爷是不能进女官住处的。

    抬手抚了抚因为激动有些发晕发疼的额,他站在那里强自定了定心神,少顷,只得转身往回走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,他端了杯盏喝水。

    只浅啜了一口,他又将杯盏放下起身。

    来到席间的一人面前,“秦尚书。”

    中部尚书秦征见到是卞惊寒,连忙自座位上起身:“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秦尚书最近似是消瘦憔悴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有吗?

    秦征摸了摸自己的脸,他自己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?

    因为私底下他是这个男人的人,所以,以为对方是有什么秘密之话要跟自己说,便左右看了看,见他这一席其他人也未来,便略略朝男人倾了倾身。

    “王爷可是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男人当即否认,“本王只是先前听说秦尚书的女儿进宫见习女史官了,就想着秦尚书是不是思女心切,才会如此憔悴不堪,所以,就过来提醒一下秦尚书,正好今日宫宴,秦尚书可以跟皇上请示一下,让令爱过来见上一面不是。”

    秦征愣了愣。

    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几时这个男人关心起这些小事琐事来了?

    而且,他还真没思女心切,秦燕那丫头刁蛮任性,送进宫学学规矩、敛敛性子,是好事,也是他将其送进宫的初衷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关心,其实下官也才十日不到没见到小女,所以......也还好,而且,她们学习锻炼的两个月里,是不许私自与家人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便微微清冷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秦尚书非要本王把话说明白吗?秦尚书难道没有看到左相的女儿今日来宫宴了吗?”

    男人边说,边挑起眼梢,瞥了一眼远处站在史官边上的韦蓉。

    继续道:“同为朝廷重臣,左相的女儿可以,秦尚书、宋将军、江侍郎你们三人的女儿就也可以,当然,规定不是不能私自见面吗?所以,秦尚书大可以跟父皇说,趁那么多人在,让令爱过来露个面,自己看一眼就可以,看,并非真正目的,争的,只是那个味儿,懂吗?”

    男人说完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秦尚书还未来得及说自己懂了。

    毕竟在风云诡谲的朝堂为官多年,其实,这个男人问那句“秦尚书难道没有看到左相的女儿今日来宫宴了吗”时,他就懂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左相一直处处跟他作对,他也没少给左相使绊子,对,争的就是那口气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难得不用练习坐立行走、不用学规矩,弦音便搬了椅子,坐在住所的院子里晒太阳。

    小太监过来传旨的时候,她正迷迷糊糊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听到说,要去未央宫宫宴,送给各自的父亲见上一面,她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知女莫若父,分分钟露陷穿帮怎么办?

    这也是她一点都不羡慕韦蓉能去参加的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,难得一次所有妃嫔都参加的宫宴,或许红衣女人就在其中,能去现场,自是求之不得,但是,就是考虑到江语倩的亲爹也在场,她还是觉得安全第一,其余的事慢慢再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......

    秦燕和宋蓉听到这个消息,自然是雀跃不已。

    弦音想到装病,后一想,若是装病,只会更加让江语倩的父亲担心,就会更加想办法来见自己。

    路上,她忍不住问过来传口谕的小太监:“不是说见习期间,不得与亲人见面吗?”

    “嗯,你们只是过去送给自己父亲看一眼而已,并非真正见面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!

    弦音高拧的一颗心这才稍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送给对方看看,应该还好。

    三人随着小太监是从宫宴的侧后边进去的,里面宫宴正在进行,弦乐声声、丝竹切切,一片推杯置盏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小太监让她们三人就站在后面稍等,他前去通禀。

    弦音站在那里微微抿着唇,小手攥紧了史官服的袖襟,心里绷着一根弦,面色强自镇定。

    恍惚间,似是有谁的目光深凝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循着望过去。

    是坐于席间的卞惊寒侧首朝她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她呼吸一滞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