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寒很随意地“哦?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又听得霞妃接着道:“图样是本宫自己画的,交由尚衣局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自己画的?”卞惊寒几不可察地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见霞妃含笑点头,他亦勾起唇角,“娘娘委实心灵手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有人过来打招呼,他点头回应,眸色却一点一点转深。

    霞妃春风满面地又去了别桌,他不免又多瞥了几眼她身上的那件华服。

    韦蓉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卞惊寒,自是将他的反应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她侧首跟边上史官道:“我去跟姨母打声招呼,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皇帝还未来,大家都在自由活动,她这样的要求,史官自是应允,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韦蓉便朝霞妃迎过去。

    “姨母今日真好看,艳压群芳啊。”

    霞妃心情大好,拉了她的手,凑到她的面前低声道:“你帮了姨母大忙,姨母日后自是不会亏待了你。”

    韦蓉笑,娇嗔道:“姨母跟我说这见外话作甚?对了,方才三王爷也是称赞姨母美吧?他可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、不夸常人,淡漠清冷之性,他说姨母美,那姨母就是真的美!”

    霞妃闻言更是开心得几乎要溢出来。

    “瞧你这张小嘴就会寻姨母开心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三王爷方才跟姨母在一起那么久,难道不是说这个吗?”韦蓉一脸无辜。

    霞妃含笑点头,“是,他是说这个,不过,对他来说,还真是太阳打西边起来了,委实难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明姨母是真美啊,所以,姨母就尽管放心吧,等会儿皇上来了,铁定会眼睛看直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这丫头,说话也没个遮拦。”

    韦蓉笑着跑开。

    穿过宾客,准备回到史官那里,她故意从卞惊寒的身边路过。

    她其实期盼着他能认出她的,毕竟那日她专门拦住他,跟他做过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她虽称不上倾国倾城,却也算得上天生丽质,而且,就冲她是当今左相之女,她觉得,他也应该记住她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。

    他没有认出她来,完全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她有些受伤和失望,然后,她又打算假装不小心撞上他,后一想,他不喜人触碰,所以就当即打消了这个念头,只是从他的边上经过。

    衣袂轻擦的瞬间,她将袖中的那张衣服原样图纸扔在了地上,落在了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因为觉得这件衣服的设计真的很特别、很惊艳,所以,给姨母的图样是她照着原图样临摹的,原图样还在她手上。

    恐卞惊寒不知道那是那套衣服的图样,她扔的时候,还特意将原本叠好的纸张打开了。

    果然,男人垂目看到了地上的那张图样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,她清楚地看到男人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弯腰拾起的同时,男人迫不及待唤她:“姑娘,且慢!”

    一切都在意料之中,韦蓉就等着这一刻。

    她脚步一停,回头。

    男人转身看向她,稍显急切地看向她,凝目看向她,看向她的脸。

    片刻,视线又将她从头到脚略一盘旋,朝她扬了扬手中图纸,薄唇轻启,他问:“姑娘的吗?”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