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边吃,边提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一边吃,一边喝,一边看韦蓉画衣服的图样。

    “宫里不是有专门的尚衣局给那些娘娘做衣服吗?怎么要你画图样?”

    “哎,”韦蓉叹气,“夜里给我送桂花糕来的邱嬷嬷说,姨母这几日一直在为三日后的立冬宫宴穿什么发愁,说是皇上已经很久没有去过她宫里了,上次是哪个妃子就是穿了一件与众不同的衣袍,让皇上重新注意到了自己,当夜就召此人侍寝了,姨母也想如此,我就想着试试看能不能帮姨母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弦音咀嚼着嘴里的糕点,心里却也禁不住微微一叹。

    一入宫门深似海,这就是后宫女人的悲哀。

    只有这些人知道,花团锦簇、尊贵光鲜的背后,是有多少孤独和凄冷的堆砌。

    佳丽三千,皇帝一人,多少人独守空房,多少人望眼欲穿,多少人就这样蹉跎至老?

    挖空心思、方法用尽,也不过是想那个男人能看到自己,能分一点雨露给自己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帮你试试?”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里,或许身为一个女人,对霞妃这种女人的一个同情,又或许是这段时间,一直吃霞妃送过来的东西,心底多少存着一份感激,反正,她就是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?”韦蓉甚是不屑地瞥了一眼她,摇摇头,“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    将手里的糕点一口塞入嘴中,弦音拍拍手中的糕点沫儿,“机会只有一次哈,过期不侯!”

    她朝她伸出手。

    韦蓉想想,反正试试就试试,也无伤大雅,而且,如果画个鬼画符出来,她还可以取笑一番。

    遂将手里的笔递给她,并重新给她铺了一张宣纸。

    弦音抿唇想了想,落笔。

    她画了一张电视上看到的唐朝宫廷里的那种嫔妃华袍,不过,考虑到唐风开放,大楚保守,所以,她改了领口。

    就是外袍穿里面,外面再配一件抹胸式样的长裙,锦带是系于胸口位置的,而不是系于腰间的那种,在大楚,她还从未见人穿过。

    然后,一双手臂上再配一条挽纱。

    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她将图样朝韦蓉面前一推。

    韦蓉就傻了眼。

    “哇,江妹妹,看不出啊,你竟然会这一手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弦音继续吃桂花糕。

    “好看是极好看的,只是,这算不算奇装异服呀?穿出去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奇装异服怎能吸引皇上注意呢?再说了,这浑身上下有哪里不妥吗?密不透风的,又不暴露,只是款式新颖而已,其余的都跟其他的华袍没什么两样。”

    韦蓉一番考虑之后,点头:“好,果断这样,明日一早就给姨母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伸个懒腰,准备吃片桂花糕,赫然发现碟子已空。

    韦蓉汗。

    “江妹妹,你这么能吃,怎么也没见你长肉啊?”

    弦音难为情地笑笑:“长的,都长腰腹上了。”

    韦蓉瞅瞅她:“还好,我要是像你这么能吃,肯定会胖得跟个猪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水足糕饱,弦音就打起了哈欠,起身:“我先去睡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,又能吃又能睡,迟早成猪。”韦蓉一脸嫌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三日后,立冬宫宴在未央宫前面大摆。

    因为卞惊书被禁足了三月,所以原本自行宫回来有个七王府的桂花赏花会,今年就没有举行,以致于此次宫宴,就是自行宫后的第一次宫宴,故皇帝要求,大摆。

    参加人员除了帝后、王爷公主、文武百官,后宫妃嫔也都在出席之列。

    只可惜,除了韦蓉因为她姨母跟史馆那边打了招呼,可以跟记录宫宴的史官一起参加之外,弦音、秦燕、宋蓉她们三人都不能参加。

    半上午的时候,参加人员就陆陆续续到了。

    美酒飘香、茶香袅袅、瓜果糕点、蜜饯糖脯,应有尽有,人们三五成群,两三结伴,说着笑着、品着茗聊着天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只有卞惊寒一人独坐在那里静静饮茶。

    卞惊澜过来跟他说了一会儿话,见他无趣得很,又找别人聊天去了。

    韦蓉跟史官站在席边的位置,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那个只端杯喝茶都好看得让人心痒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那般孤寂落寞,她好想过去给他慰藉。

    可是想起江语倩跟她说的话,她又不敢再造次,只能远远地看着。

    嫔妃们也陆陆续续地来。

    霞妃出现的时候,瞬间就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,包括卞惊寒。

    大家都看向她身上的那一套华丽裙袍。

    月白色的底、淡蓝色的花,有些像大家手里的青花瓷盏,主要是衣服的样式,平素穿在外面的长袍穿在了里面,外面一条长裙拦胸以下,对,拦胸,不是拦腰,胸前锦带系个蝴蝶结,余下长短飘逸垂下,手臂同色同花的挽纱轻揽,飘拂于地。

    让整个人看起来,清新脱俗又不失华丽尊贵,拦胸的设计让女人玲珑身姿尽显,而领口依旧是保守的设计,所以又不会让人觉得招摇过分,手臂的挽纱,是真的纱,白底的纱,坠着淡蓝色的小花的纱,又让人显得飘逸超凡。

    很多人惊艳,不少妃嫔红了眼,卞惊寒眸光骤然一敛,端着杯盏的大手一晃,差点将里面的茶水撒泼出来。

    他猛地自座位上起身。

    霞妃笑容满面地跟一些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卞惊寒拾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霞妃一个抬眼看到他,自是也连忙跟他寒暄:“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霞妃娘娘今日真是光彩照人。”卞惊寒勾起唇角回道。

    末了,又似不经意地接着道:“娘娘这身也是出自尚衣局吗?”

    能听到卞惊寒这种从不开金口赞美女人的男人说出这样的话,霞妃自是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说笑了,岁月不饶人,本宫怎还能受得起光彩照人四字?若真要说出挑,怕也只是本宫的这身衣服出挑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谦虚了,衣服只是用来配人的,娘娘今日身上这套衣服就跟娘娘很配,看样子,尚衣局来了新师傅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衣服是尚衣局做的,但是图样不是出自尚衣局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