缓步走着,她一直看着管深。

    管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回头看了看龙吟宫门口,又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弦音走近,他便无意识地看了看弦音。

    视线对上的那一刻,弦音凝眸凝神,快速自他眼里读出一条心里。

    【王爷怎么还不出来,不会被那个精明的皇上发现人是他们故意放走的吧?】

    弦音脚下一软,差点跌跤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人是他们故意放走的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犹不相信,她脚下未停,边走,边再度看向管深。

    管深却并未看她这边,而是垂眼看向自己受伤的手臂。

    弦音一直经过他身边都有些缓不过神,走过去以后,她还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大概是有所感,他将视线从自己伤臂上抬起,朝她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四目再次对上,她又从他的眼里读出一条心里。

    【田大那小子下手真是没轻没重,做戏都将人手臂伤成这样!】

    弦音瞳孔一敛,将头收回来,一时间觉得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突然将她裹得死紧,呼吸都呼吸不过来。

    所以,救走秦心柔的黑衣人,其实也是卞惊寒的人是吗?

    一边做出要杀的假象,一边派出人来救人,其实就是一出监守自盗的戏码是吗?

    还真是费尽心机呢。

    她还在想呢,卞惊寒的武功她是见识过的,想要在他的手里将人救走,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。

    就算对方人多,可秦心柔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啊,想要杀掉,只需一根银针、一道掌风,反正对他来说,肯定不难。

    弦音弯唇摇头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他真的要杀秦心柔替她报仇呢,却原来......如此处心积虑,就是为了放秦心柔逃走?

    当然,她知道,这里面应该跟情爱无关。

    就算秦心柔对他有情,他应该对秦心柔无爱。

    他到底出于什么动机,或许跟谁有什么交易,或许还谁的什么人情,又或许其他什么原因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在他的认知里,至少,她惨死,他们的孩子惨死,小兰惨死,那个暗卫惨死,秦心柔身上背负着这么多条人命,就算再有原因、再有动机,他也不应该轻易将人放走!

    抬头望了望天,她深深地呼吸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忽然好庆幸,庆幸上午的时候,韦蓉先她一步拦住了他,庆幸冯老将军和姐姐的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她很失望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终于看到卞惊寒从龙吟宫里走出来,管深眸光一喜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他一眼,快步拾阶而下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龙吟宫很远,走到宽阔的宫道上,管深看看四下无人,才又忍不住开了口:“皇上有没有怀疑王爷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他不会怀疑的。”卞惊寒淡然笃定道。

    他那个父皇坚信他会杀了秦心柔。

    “王爷为何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这一点管深最为不解。

    就算聂弦音那丫头还活着,但是,他们毕竟还是死了那么多人,而且,凶手也是午国皇室的暗卫,秦心柔身为午国公主,就算不是真凶,此事也是她午国干的。

    最最重要的,他了解这个男人,绝对不是良善之人。

    一个当初都要让秦心柔死在半路上的人,怎么可能会那么好心将她放走?

    卞惊寒侧首看了看他,并未言,又扬目看了看前方,眼梢一掠瞥了眼左右,才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一,将这个烫手山芋再甩给午国老皇帝。他想找个替罪羔羊就此作罢,本王偏不如他所愿,本王已让父皇再修书给他,秦心柔被人救走,他身为午国天子,要再给大楚一个交代,看他还能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二,秦心柔因为此事差点丧命,她回去后定然会调查真相,她也并非蠢笨之人,想必很快就能发现问题,而且,她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,一个秦羌应该已经让午国老皇帝头痛了,再加上这个女儿,看他如何焦头烂额?”

    “三,还记得上次大楚有人跟午国秦羌勾结,盗走御书房里的边防图和医书,陷害十一王爷那件事吗?”

    “奴才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大楚这边具体是谁,还没查出来不是,此次之事,上午才决定处置秦心柔,下午执行之时,就有人前来将人救走,消息知道得如何之快,动作也如此之迅速,不可能是午国那边的人,父皇就一定会怀疑是大楚这边有人跟午国勾结,帮其救人,就让父皇怀疑去吧,或许他那边的信息比本王知道的多,当初的那个人指不定就给揪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啊。

    管深点点头。

    所以,纵火的真正凶手是午国皇帝是吗?

    那这个男人让他找人传递给秦羌的消息是真的?

    “还是王爷英明!”

    的确,杀一个秦心柔太容易,可对他们来说,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就算现在放了秦心柔,秦心柔也不会有好日子过,若真凶是午国皇帝,秦心柔想查他,对方又岂会轻易让她查?父女二人势必是一场战争,且是你死我活的战争。

    他们只需隔山观虎斗就好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取了殷史官的记录,弦音便回了住所。

    大家传着看。

    弦音心情很郁结,晚膳也没吃,就睡了。

    可没睡多久就饿醒了。

    但是,已经过了晚膳的点,大家都在盥洗准备上榻休息。

    弦音想找点吃的,见韦蓉趴在桌上画画涂涂的,不知在做什么,手边上放着一碟桂花糕,便披了衣服起身下榻,笑眯眯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韦姐姐还不睡,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韦蓉皱着小眉头,也未抬眼瞧她,忙着画画涂涂,“想帮姨母画一张衣服的图样。”

    弦音在她边上坐下来,看着那盘桂花糕,就像是才发现一般:“呀,这又是你姨母给你送过来的?”

    韦蓉这才抬头看了看,“嗯,夜里送过来的,正好,将你的那一半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就等这句话了,弦音心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客气了哈。”

    拿起一片就吃。

    其实她以前也是一个吃货,不过,以前能挨饿,现在怀着孩子,特别挨不住,一饿就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【继续翻页,下一更一起发的】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