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月?

    弦音不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江语倩解释道:“因为我不想真的做史官呀,那可不是一年两年的事,那可是一辈子的事。这两个月的学习锻炼是没办法,是爹娘逼着要我去的,你可以替我两个月,你不能一直替我呀,这两月你替我的时候,我正好可以跟我的达哥哥出门去边国玩一圈,两月后,你落选出宫,我回家就正好。你若是选拔上了,我岂不是必须跟你换回来做史官去,不然,连家都回不了,这世上总不能出现两个江语倩,对吧?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弦音咬着唇,思忖。

    其实两个月对她来说,是最好不过的。

    为何呢?

    因为她现在腹中怀着孩子,目前刚两个月多一点点,两个月以后,也就是四个多月,四个月孩子还小,还不会太显怀,而且又正好是冬天,衣服穿得多,就更加看不出了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再长,肚子一天大一天,就难保不会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两个月刚好,时间也不算短,应该能找到梦里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还有,她前几日刚食过秦羌留下的那一粒三月离的解药,下次的解药还不知道在哪里,对她来说,只有三月时间,不对,现在应该说,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,她得留一些时间想办法去弄解药。

    所以,两个月挺好,不能再长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有很多的顾虑。

    毕竟这不是小事。

    皇宫是什么地方,龙潭虎穴、食人的地方,她们这样李代桃僵,就是欺君,一旦被发现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我达哥哥的朋友会做面皮,上次就给我做过一张,我只是没有带在身上,明日给你就成,你身形跟我相仿,戴上我的面皮,我再将我的应征令牌给你,绝对没人会怀疑了,宫里又没人见过我,只见过我的画像而已。”

    弦音还是觉得江语倩说得太轻巧了。

    让她扮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还好,比如,吕言意。

    但是,要她扮作别人,还是有着一堆社会关系的人,她感觉不行,太容易穿帮了。

    “虽然宫里其他人没见过你,但是,你爹是户部侍郎,他也是经常进宫啊,这世上,最熟悉自己的人,莫过于自己的父母了,我就算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,在你爹面前,肯定是立现原形,不行,这太冒险了。

    虽然,她真的很心动。

    但是,理智告诉她,小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江语倩笑:“既然我想到这个办法,自然是考虑过了这点,你放心,我比你还怕被识破好吗?你无父无母、孤家寡人一个,出了事,就一条命,我可是一大家子人,我不比你紧张啊?”

    “那你凭什么那般肯定没事?”

    “因为啊,”江语倩将被褥朝脖子上拢了拢,继续道:“此次锻炼学习有明确规定,四人都是重臣之女,为了公平公正,这两月内,吃住都在宫里,父女不得私自见面,亲人亦不得探视,所以,你没有在他面前现行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。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见她还在犹豫,江语倩接着道:“总之,你就放心好了,我爹那个迂腐的榆木疙瘩,一辈子循规蹈矩,有规定的事,他绝对不会逾越,不然,你看,朝廷里一说要招女史官,让百官有女儿的都踊跃报名,不少官员就以自家女儿书法不好啊,或者体弱多病啊,这样那样的理由推脱,就他,真的踊跃,都未经过我同意,就将我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厉竹跟卞惊澜分道扬镳之后,想了想,还是不放心,又折了回去。

    果然,一进院子就看到那抹倒在废墟之中的身影,紧挨着那具烧焦的尸体残骸而躺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她呼吸一滞,快步上前。

    男人双眼紧闭,面色苍白如纸,就连嘴唇都一丝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厉竹瞳孔一敛,第一反应是他死了。

    因为完全就是一个死人一样,而且,还不是死了一时半会儿的那种死人。

    作为医者,她见多了死人。

    见多了各种死相惨不忍睹的死人,第一次,她感觉到自己竟然失了直面的勇气。

    伸手,指尖颤抖得厉害,屏住了呼吸,她才探到他的鼻尖下面。

    凝神探了好一会儿,才感觉到了一丝丝若有似无的鼻息撩在她的指尖上。

    紧窒的心口一松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。

    还活着。

    连忙探上他腕上的脉搏,脉象同样微弱到几乎探不出来。

    又是凝神探了好久,她才震惊地发现,是寒毒。

    他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毒?

    正疑惑间,男人睁开了眼睛,她吓了一跳,男人却是很平静,很平静地看着她,很平静地从地上坐起身来,很平静地转眸,看向他身边的那一具黑焦残骸。

    厉竹怔了怔。

    她这样撞破他的秘密,他就这样视若无睹?

    还是他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?

    从方才的脉搏来看,他身上的寒毒不是一日两日了,日积月累,已经很深很严重。

    而这种寒毒,发作之时,就如同死人一样,可其实,睡死过去只是表象。

    这只是外人看到的。

    只有中毒者自己知道,在睡死的这段时间里,自己经历了什么。

    是先剥皮抽筋、接着剔骨削肉、最后五脏六腑都移了位......

    那种痛、那种折磨、那种摧残,虽然只是中毒者神经感知上的,可因为是感知,是真切的感知,那就像真的经历过一般,真的从人间炼狱里走了一遭出来。

    听说中这种寒毒者,一般就两种下场。

    一种,疯了,一种,自杀。

    并非身体承受不了,而是心里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因为身体并未真的经历过什么,可是醒来后的心里,以及每一根神经却永远记得那种剜心般的痛。

    “王爷身上为何会有这种毒?”

    男人没做声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此时此刻不想理任何人,但是,她还是忍不住又哑声问了句:“很痛吧?发作的时候......”

    以为他会继续无视,却忽然听到他细如蚊呐般的声音低低响在黑夜里。

    她辨了辨,才听出来,他说的是:“没有她痛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