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当务之急是解决温饱问题。

    而急中之急是“温”的问题。

    因为她实在太冷了,只着一件单薄寝衣的她根本抵御不了这深秋之夜的寒气。

    目光四下搜寻,幽幽夜色下,她看到桥洞的最里面似是有谁丢弃的也不知是衣物,还是被褥什么的,挺大一团乱在那里。

    撑着身子,她站了起来,酸麻的双腿一软,差点跌坐回去,好在她及时扶住桥洞的洞壁,才堪堪稳住自己。

    尼玛,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

    穿越过来是个乞丐,现在又做回乞丐了。

    拖着酸痛的腿,她缓缓朝那团衣物走过去。

    还真是一床被褥!

    料子看起来很不错,而且似是还挺干净的。

    心中一喜,她倾身就去扯。

    一下子竟然没拉动。

    她又大力扯了一下,谁知被褥里面蓦地响起一道声音:“谁啊?”

    弦音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在她本能地后退一步的同时,一只手臂从被褥里面伸出来,不耐地将被头朝下一掖,一颗脑袋露出来。

    弦音心跳突突,惊魂未定,没想到被褥里面竟然有人。

    桥洞下光线不好,能看到是一个女子,眉目看不大清,但能感觉到很年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有人,我还以为是谁丢的不要的被褥,就想着拿过来盖一盖,并非有意冒犯。”弦音连忙道歉。

    黑暗中也看不到女子的表情,只见她又蓦地将被褥朝上一拉,将自己的脸盖住,裹着被子朝里翻了个身,然后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弦音在那里站了一会儿,见对方似是并不想搭理自己,好像又睡了过去,鼓鼓嘴,只得又沮丧地回到先前的洞壁边坐下,抱起膝盖蜷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明天白天一定得想个办法找个落脚地,这样饥寒交迫的日子简直就是要她命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是乞丐吗?”

    女子的声音骤然响起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将头自膝盖里抬起来循声望去,见女子不知几时已经坐了起来,被褥拢裹在身上,只露出一颗脑袋。

    乞丐?

    她摇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听到说不是,对方似是顿时就来了兴致:“不是?那为何深更半夜在外面?是被家人赶出来了?还是跟我一样跟家人闹别扭离家出走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跟家人闹别扭离家出走?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她也就读初中的时候干过一回,当时可把她爸妈急得……差点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后来她就再也没这样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好想他们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们好不好?

    见对方似是在等着自己,她回了句:“我没有家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空她的确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么惨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弦音苦涩地弯了弯唇,“所以,你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,我想有人跟我闹别扭都没有呢。你一个女孩子家的,离家出走太不安全了,父母肯定很担心,指不定这个时候都找你找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老喜欢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肯定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我实在想不出让我进宫去当女史官能给我带来什么好?”

    史官?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撞。

    “你家人让你当史官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是朝廷正在推行新制,不少以前只招男子的公职开始招女子了,史官便是其中之一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哪里招?有什么要求?”弦音迫不及待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外招呢,因为是宫里的职,所以很谨慎,只有百官之女才有这个资格,而且,也不是每个百官之女都可以,他们根据画像、年龄、学识、以及一些从旁了解先做第一次选拔,选拔后还要进宫跟着老史官学习锻炼两月,再做最后的选拔,听说最终只要一人,明日一起进宫学习锻炼的有四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弦音听完就怏了。

    本还想着自己能去试试呢。

    穿越前她去见的那个算命神婆不就是说她可能这世是史官,歪曲事实写了梦里那个红衣女人的事,导致她遗臭万年,人家才阴魂不散地纠缠她吗?

    若能进宫为史官,说不定就能找到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这条件,她哪里有资格?

    见她这样,女子喊她:“喂,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回过神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对方打开被笼朝她示意:“你不冷吗?反正我这让婢女偷偷送过来的被褥够大,分一半给你呗,当然,你可以拒绝,我不勉强哦。”

    弦音冷得都牙齿发颤了,早求之不得呢,怎会拒绝,连忙起身过去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掀开被褥一角进去,挨着女子坐下。

    被褥里面已经被女子捂得有些温度,一股暖意瞬间将冰冷发僵的身躯包裹住。

    从冰窖到温室的感觉,地狱到天堂,弦音差点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我叫江语倩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弦音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原则上人家雪中送炭、分被之恩,她不应该欺骗,但安全第一,她还是没有实言:“我叫聂双双。”

    方才此女说过自己是百官之女,她更应谨慎。

    “你爹是……”

    自入三王府后,她也参加了不少让文武百官带家属女眷的活动,似是从未见过这个女子。

    想必是年纪小、未让抛头露面的缘故。

    方才隔得远,光线又不好,看不清,如今近距离一看,还真年轻,十五六岁的样子吧。

    “户部侍郎江良。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,未多说,她只是知道有此人,仅此而已,了解不多。

    江语倩忽然碰碰她的胳膊,歪头凑到她的近前:“喂,你无父无母,又无处可去,想不想进宫去做史官?”

    弦音一震:“我?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识字吗?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:“识是识,但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事是想做就能做的吗?

    又不是进菜园门,是进宫门。

    “就说你想不想吧?只要你想,我就有办法。”江语倩侧首看着她。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,一时间心里大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想,她自然是想,但是有很多问题,也有很多顾虑。

    江语倩忽的想起什么,“不过,有个条件,只能两个月,两个月学习锻炼结束,最终选拔的时候,你必须让自己落选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