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一大早王府里就热闹得很,喜乐不断、爆竹声声,随处可见腰系红带的下人忙忙碌碌,连内务府都派了不少人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用过早膳,卞惊寒就在府门口迎宾了。

    客人陆陆续续来,王府门口也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,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“同喜同喜,王大人里面请!”

    “三王爷,恭喜啊!”

    “谢赵大人,里面请!”

    厉竹用过早膳出来,走进被布置得红绸漫天、花团锦簇的前院,就看到那抹站在府门口忙着接待客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今日的他一袭剪裁合体的火红喜袍,头顶红带束发,让原本站在任何地方都耀眼的一个人更加得夺人眼目,俊美得不似凡人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看他穿红衣,想必也是他第一次穿红衣,真的非常非常的与平素不同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有个女人没有看到,更可惜的是,他不是为这个女人而穿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免心生伤感,她转身,准备回房,却是听到一声大叫:“那谁,给本王站住!”

    厉竹一怔,本能地循声望去,就看到一抹藏青色华服的男人“噔噔噔”气势汹汹朝她而来。

    卞惊澜。

    她第一反应还有点愣,她就站在这里又没惹着他,怎么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?

    却在下一瞬又猛然惊觉过来,呀,自己这幅装扮!

    现在的她可是女装,她曾经这个样子去十一王府骗过此人的香株草。

    这茬儿她竟然给忘了。

    刚想着对策,对方已行至跟前,似是还不相信,盯着她瞅了瞅,才伸手一把攥了她胳膊。

    “总算让本王逮着你了,你这个女骗子!说,你怎么会在这里,是不是又觊觎三王府的什么东西,想趁今日人多来盗取?”

    厉竹笑:“十一爷。”

    挣扎着试图将自己的胳膊抽出来:“有话咱好好说,请十一爷松手,十一爷也说了,人多,被人看到我们这样拉拉扯扯,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卞惊澜自然是不会松,冷哼:“本王是男人怕什么,看到就看到,你虽然是个女人,可你不是喜欢送上门,随便进陌生男人的厢房吗,而且还是夜里,这点拉扯算什么,想必也不怕被人看到。”

    厉竹汗。

    “那夜的事......有点误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误会?你夺了本王的香株草是误会吗?你还害得本王臭了三日,三日不敢出门,是误会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咳......”厉竹清清嗓子,一时还真想不到该怎么搪塞,“这个......其实我也是没有办法,我也是被逼的,请十一爷原谅。”

    “被逼的?谁逼你的?”

    “神医,厉神医。”

    卞惊澜一怔:“厉神医?你们认识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认识?我是她未过门的妻子,我叫玲珑。”

    玲珑?

    这名字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?

    哦,对,卞惊澜想起在行宫,他跟卞鸾去接他三哥出明宫的时候,似是听他三哥跟厉神医两人提起过。

    难怪他们两人身上有着同样的香气。

    原来,她是厉神医的女人。

    心里莫名就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,他松了她的手臂:“厉神医为何要逼你去抢本王的香株草?”

    厉竹揉了揉被他攥得有些疼的胳膊,回道:“其实她也没有逼,只是她正在救一个垂死的病人,那病人需要香株草入药,所以,我就......实在对不起十一爷,我跟十一爷赔礼道歉。”

    见厉竹恭敬一鞠,卞惊澜眸光漾了漾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身上的臭味呢?也是为了要救垂死的病人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那个......那个是香株草跟我当时身上带的一个药发生了作用,其实,我也臭了三日......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厉竹又再次一鞠。

    卞惊澜凝着她,自是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想过很多次,千万别让他再遇到这个女人,否则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以雪耻,可没想到今日见着了,大概是她认错态度较好吧,他竟然没下得了手。

    张口正准备再说什么,蓦地听到有人唤他:“十一,帮忙接待一下周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循声望去,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正带了一位客人进来。

    十一瞥了厉竹一眼,只得跑过去招呼客人了。

    厉竹跟卞惊寒对视一眼,捕捉到卞惊寒眼里的那一抹兴味,当即知道他是在故意给她解围,便唇角一弯,遥遥朝他抱拳一揖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卞惊寒又转身去门口迎客去了。

    半上午的时候,客人就差不多都到了,连皇上皇后都来了,真可谓高朋满座、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礼花漫天,喜乐不断,如上次冯将军大婚时一样,也是戏台高搭,上次唱戏的是请的京师里的戏班子,这次是宫里的司舞房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歌舞升平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这厢院子里,弦音闲适地晒着太阳,微微扬着小脸,看不知何家放的礼花,在阳光下绚烂炸开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是个好日子呢,也不知道哪家办喜事,这礼花一早开始就没断的,排场还真不小。

    卞惊寒的事不知道办得如何了?天气这么好,是骑马去的呢,还是坐的马车?是一人去的,还是跟管深一起?

    事实上,这厢,卞惊寒还真是在打马出城。

    因为按照礼俗,这种远嫁远娶的,新郎官不能亲自登门迎接新娘,就只能等在城外迎接。

    他带着一对迎亲人马,也是敲锣打鼓、唢呐连绵,声势浩大地出了城,就候在城外的俪人亭。

    此处经常被用做远娶接亲等候之处,此次更是被早已布置里一新,红幡、红绸、红灯笼,地上红地毯,连亭中的石桌石凳上都铺了红布,贴了喜字。

    新郎官卞惊寒坐在石桌旁静静饮茶。

    众人翘首以待。

    按道理,这个时辰应该已经到了才对,再一会儿可就是要拜堂行礼的吉时了。

    然,就是左等不见人,右等还不见人。

    眼见着吉时都过了,依旧没见到人来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七公主还未来,不会路上出什么事吧?”随行的一个内务府的管事忍不住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卞惊寒拢了眉,亦是一脸焦灼:“不知道啊,应该不会吧?本王派人往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吩咐了两个随行的府卫,先打马前去探探。

    三王府这厢,众人亦是全部在等,拜堂的吉时已经过了,却不见迎亲的人回来,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都在纷纷猜测着。

    皇帝更加心急如焚、如坐针毡,已经派了两次人去城外俪人亭问情况了,回来都说还未接到新娘子。

    一直到过了正午,才听到有人说:“来了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起身,看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却只见一身火红的卞惊寒从外面匆匆进来,身后跟着的是几个随从。

    并未见新娘。

    卞惊寒还未及近前,皇帝就急急开口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卞惊寒低低一叹,俊眉微微凝着,脸色很不好,他摇摇头:“儿臣不知道,一直等到方才,都未见到送亲的队伍,儿臣已经派人前去打探了,儿臣恐父皇以及府中各位客人担心,又恐大家一直等着不开席,现在已经过了午膳的时辰了,大家肯定早饿了,开席吧,俪人亭那边儿臣留了人在那里,儿臣一会儿就会返回去。”

    皇帝叹出一口气,扬手示意礼仪官:“那便先开席吧!”

    如今这种情况,着急也没用,唯一能做的,就只能等。

    礼仪官一声唱喏:“喜宴开席———”

    早已等候多时的下人们手端托盘鱼贯穿梭在席间,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卞惊寒端了杯盏,朗声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,敬全员一杯酒。

    喝完酒,又走了。

    继续去俪人亭那里等着接新娘子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一点过去,太阳慢慢西沉,始终不见午国送亲的任何人影。

    派了不少人前去打探,打探的距离也越来越长,都说没有看到人。

    落日的余晖一点一点暗,天色慢慢黑下来,候在俪人亭里的众人依旧没有接到要接的人。

    直到天色彻底黑了,卞惊寒才自石凳上起身。

    翻身上马,扬袖示意了几人:“府里皇上皇后,以及所有的客人都还在等着,本王先回府了,你们几个留下来继续等,若有任何消息,立即报告本王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几人领命。

    待卞惊寒带着一行人打马离开,几人便嘀咕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事啊?天都黑了,新娘子还不出现,也太不吉利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人家说误了吉时一辈子都不会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,会不会路上出什么意外了吧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回答王府,已经开过晚宴了,众人已经用完,坐在那里看戏台上的歌舞表演。

    院中所有的红灯笼、风灯,全部都亮了起来,院子里一片亮堂。

    喜乐连绵,歌声咿呀,依旧热闹喧嚣。

    可很明显,气氛完全变了样。

    皇帝脸色很不好,众人亦是无心真看歌舞。

    原则上,用过夜宴,除了闹洞房的,宾客是应该告辞回家了,可是新娘子都没来,皇帝又不发话,大家便也不敢轻易离开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那等着。

    卞惊寒亦站在那里等着,眉心微拢,面色凝重地站在那里等着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