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,如期而至。

    弦音还在绞尽脑汁想那一百个名字。

    不想让卞惊寒那厮看扁了,所以,她一定要取满一百个,九十九个都会落他口实,而且,每个都不能太俗气太失水准。

    其实,最主要的,她是真的想给孩子取一个好听、意义又好的,所以,她很用心,一百个名字搞了七八天了还没搞好。

    因为婚期临近,府里的事多,卞惊寒来得有些晚。

    见弦音竟然还未睡,就有些不悦:“跟你说过多少回了,现在夜里凉,要早点睡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弦音放下笔,将取名字的纸叠好放好,眉眼弯弯黏过去抱住他。

    “人家只是想等你嘛。”

    娇憨的模样,暖人的话语,让卞惊寒心中一瞬间又软得不行。

    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顶和额头,他揽着她走向床榻,自己在床沿上坐下,将她抱坐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今日感觉如何?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边说,边握了她的腕,长指探上腕上的脉门。

    见他每夜过来都不忘给她探脉,弦音也是服气。

    调皮地凑到他面前,用自己的小鼻尖去蹭他的鼻尖:“没有哪里不舒服,哪里哪里都很舒服。”

    见脉搏正常,卞惊寒撤了手,微微后仰着身子避开她的蹭磨:“别闹,一会儿本王该哪里哪里都不舒服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自然知道他的意思,笑道:“哪有哪里哪里都不舒服,明明只有一处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故意夸张地盯着他腰下的那里。

    “你害不害臊?”卞惊寒抬起手指刮了一下她的鼻梁。

    弦音撇嘴:“你做都不害臊,我为什么说说就要害臊?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,你也做做?”卞惊寒勾起唇角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用手,将本王不舒服的那里,给本王弄舒服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死:“不要!”

    卞惊寒笑,坏坏的。

    “对了,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见他前一瞬还一脸坏笑,忽的就一本正经的样子,弦音怔了怔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卞惊寒握了她的手,长指摩挲着她手背上细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明日本王要出京师去办一件事,夜里回不来,所以,明夜你不要等本王了,自己早点睡,后日夜里本王再过来。”

    明日是大婚之日,虽然这婚接不了,也不会有什么洞房花烛,但是,明日事发,必定会掀起一番风波,一时半会儿,他恐是不好抽身。

    “就这事儿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卞惊寒点头,“就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弦音摇摇头。

    抬手学着他最喜欢对她做的一个动作,捏捏他的脸:“你呀,一脸的郑重,我还以为什么了不得的事呢,不就是明夜要忙,不过来吗?没事,我保证睡早睡好、精神养饱,你呢,不用担心,安心做自己的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卞惊寒将她的手握住拿下来,凑到她面前,亲了亲她的唇角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睡吧,明日本王还要早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翌日,是个好日子,大楚三王爷卞惊寒大婚。

    也是个好天气,晴空万里、无风无云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