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厉竹背着包袱拉开厢房的门出来,管家正好过来问早膳的问题。

    见到一袭白衣素裙、长发飘飘的女子,管家一怔,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看惯了她的男装,且看惯了她戴面具的那张脸,突然换成女装,揭了面皮,他还真一下子没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神医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正要找你呢,我要去趟大楚,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回来了,神医府里的事,就都交给你了,如果实在遇到什么困难,就飞鸽传书给我吧,我到了大楚后,会先联络你,告诉你联络地址和渠道。”

    管家怔怔的,不知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点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只是......

    “出门还是男装方便点吧,女装的话......”出于关心,管家还是忍不住开了口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这么久以来,都那般谨慎小心,在神医府自己的厢房里面,都一直男装呢,这受什么刺激了,突然就做回了自己?

    厉竹笑笑:“没事,那副皮囊现在太多人认识了,反倒这张脸新鲜。”

    那次在天胜赌馆一闹,很多人都知道她就是厉神医。

    在大楚更是,大楚皇帝行宫寿辰那日,秦羌将她神医的身份曝光给众人。

    后来,三王府冯将军婚宴那日,她又上戏台解救聂弦音,也是弄得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她是厉神医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做回自己吧。

    偶尔能做回自己的时候,就尽量做自己吧,有些人想做真正的自己都不能做呢,比如那丫头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一晃几日过去。

    午国的答复也回得很迅速,毕竟早有此意,而且秦心柔对卞惊寒早已心向往之,所以,对大楚提出的联姻自是赞成得很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大婚的圣旨和那道皇帝的空白口谕一并由单德子亲自送到了三王府。

    三王府里一下子就沸腾了。

    这女主人来得骤不及防啊!

    卞惊寒平静接旨,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随后,三王府的众人就忙碌了起来,因为婚期很急,就在十日后。

    这真是没喜事就没喜事,一有喜事就喜事连连,冯老将军大婚没过多久,他们家王爷的大婚就来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卞惊寒来的时候,弦音正趴在痰盂上面吐得天昏地暗。

    他连忙走过去,又是拂背,又是递帕子,又是拿水。

    见她吐到最后,没东西吐了,都将黄胆水给呕出来了,卞惊寒真是心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这几日她一直吃什么吐什么,害喜害得厉害,他都恨不得能替她受。

    “药都按顿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吃了......”弦音呕得小脸通红,眼泪都出来了,气喘吁吁,“卞惊寒,你说......他怎么就这么能折腾他娘呢,就不知道折腾他娘的后果,就是自己也没有营养吸收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笑:“这个问题太高深,本王回答不上来,以后等他出来,你自己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卞惊寒,我今日画了几张婴儿的衣服图样,你几时拿去让成衣作坊的师傅做出来,虽然我不会女红,不能亲手给小家伙做衣服,但是,我还是想他能穿着我亲自设计的小衣服,记住,一定要让他们用最柔软的料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