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回父皇,儿臣听说了。”垂眸颔首,卞惊寒思忖着这个男人跟他说这件事的目的。

    将聂弦音找回来,让其嫁给午国?

    不会。

    且不说聂弦音身份摆在那里,一个下人丫头,如何能嫁给一国太子,就说这件事就是因为秦羌说要娶聂弦音引起的,如果大楚这边真的将聂弦音嫁给秦羌了,岂不是自己被人羞辱了,还去成全对方、如对方所愿?

    这种自降身价、自扫颜面的事他这个好面子的父皇绝对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那是......

    “上次你不是去过午国,午国那边对你评价颇高吗?尤其是午国的七公主,对你更是赞美有加、倾慕已久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眉心一跳,如此淡定的人也不禁微微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皇帝的话还在继续:“午国皇帝早有联姻的打算,朕也对午国七公主做了一些了解,人,貌美端庄、性格也是不错,最主要的是一颗心在你身上,所以,朕想......”

    “父皇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将皇帝的话打算,微拢了俊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?又不愿意?”

    皇帝当即语气就沉了,尤其那个“又”字咬得极重。

    “请父皇恕罪,儿臣暂时还未有儿女私情之想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俯首于地。

    一路想了那么多的可能,包括给他赐婚,却独独没有想到是跟他国联姻,且娶的人是秦心柔。

    以这个男人多疑的性子,以及最擅制衡和防人坐大的谨慎,联姻只会娶女儿,不会让儿子娶他国公主,看来,此次也是被卞彤的事搞得头大,又没法跟午国交代,正好午国先前有将秦心柔嫁给他之意,便拿他这个儿子来牺牲了。

    “儿女私情?”皇帝轻嗤,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“既然生在了帝王家,有了常人所没有的光鲜和荣耀,就应当承担这光鲜荣耀背后的义务和责任,儿女私情,对平民百姓来说都是奢侈,何况你们?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做声,抿着薄唇。

    皇帝瞥了他一眼,龙颜甚是不悦。

    “再说了,你说你都多少岁了?没有儿女私情之想,那你成日想什么呢?想国家大事吗?”

    “儿臣没有。”卞惊寒当即回了。

    这次轮到皇帝沉默,凝着他,片刻之后才再度开口:“你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老大不小了,以前,朕每次跟你提这个事,你说不愿,朕也随你,那是因为朕想着,不想逼你,迟早你会明白朕的苦心,也会明白自己的责任,可事到如今,你还是没能明白,不仅如此,现在反倒成习惯了,你是不是觉得以前每次朕都依你了,你就可以肆意妄为、想怎样就怎样?”

    “儿臣不敢!”

    “不敢就好好结了这门亲!”皇帝骤然沉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伏地埋首不抬。

    皇帝又冷着脸继续道:“朕今日也不是跟你商量,这亲,你结,也得结,不结,也得结!”

    愤然说完,气氛冷凝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父皇,”卞惊寒缓缓将头抬起来,看向坐在前方龙座上的男人,那个他父亲的男人,“卞彤是你的女儿,儿臣也是你的儿子,为何她的事情要儿臣来承担?她的一生,是一生,儿臣的一生,就不是一生了吗?”

    皇帝一怔,不意他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抿着唇看着他,一时无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哥哥,你也是男人,本来她担当不了的,你就应该替她担当!你们一个不嫁,两个不娶,你们可曾考虑过朕?可曾考虑过大楚?你们要朕怎么办?要大楚如何处理这件事?作为父亲,朕当然希望你们一个一个都幸福,但是,首先,朕是一个皇帝,是这大楚的皇帝,朕要考虑的,朕要顾全的,首先是整个大楚,不是你们!”

    卞惊寒眉目几动,没做声。

    两人就僵在那里。

    皇帝又瞥了瞥他,“朕跟你说白,朕的联姻国书早已写好,今晨已经让使者出发送去午国了,所以,这件事已是既定事实,你怨朕也好,恨朕也罢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抬眸看向他,眸光一圈一圈敛起。

    “不过,”见他如此,皇帝又话锋一转,“看在你孝心可鉴,为了朕的病,也算是呕心沥血的份上,朕会赐你一个其他皇子全都没有过的殊荣,允你一个承诺,答应你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一震。

    皇帝又连忙补充道:“当然,此次这件事除外!”

    卞惊寒便没了反应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君无戏言,而且,朕会让单德子书面拟出来,白纸黑字写好,此次这件事不包括在内,还有,你所提之事必须跟江山社稷无关、跟皇位无关,除却这些,其余的,朕都可以答应你。待与午国将这件事商定下来之后,此旨意会跟大婚圣旨一起送到三王府你的手上,应该会很快,所以这几日,你自己安排安排时间,看是先完成大婚,再去午国将聂弦音带回来,还是先去午国将聂弦音带回来,再大婚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,深沉。

    厢房里,烛火闪烁。

    弦音不时走到窗户旁边朝外瞅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,她也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望穿秋水。

    每日天亮就盼着天黑,天黑就盼着卞惊寒来。

    今夜也不知他是不是有什么在忙,平素这个时辰都已经来了。

    又不知跑到窗口看了多少次,终于看到了那抹盼望已久的身影落在院子里,她眉目一喜,连忙跑到铜镜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,再左右看看自己身上,然后便站在了厢房的中央。

    站的时候,还试了几个姿势,最后以一个最满意的姿势站好,等着男人进来。

    卞惊寒一进厢房的门,就看到立在房中一动不动,犹如石雕一般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在屋里还戴着神医的面具?”他拾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她故意人皮面具没揭,还学着神医平时习惯的站姿站的,就想逗逗这个男人,没想到人家一眼就给识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都没说话,就被你识破了,真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笑:“本王若连你都认不出来,你会更加觉得没意思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