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秦羌的药筑很隐秘,在太子府的后山,洞穴式的设计,门口被巨石和树木所掩,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。

    机关在两棵树上,开动机关,巨石移动,里面非常宽敞,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凭退了那个侍从,秦羌走了进去,厉竹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洞壁上燃着火把,洞的最里厢还有一颗硕大的夜明珠,将本没有一丝光线的洞里照得如同外面。

    厉竹一进去就看到了对峙的几人,确切的说,是两人对一人。

    两人手持长剑,站在那里,一人靠坐在洞壁边、双臂全是血,微微喘息,在其脚边的地上,一张薄如蝉翼的面皮静陈。

    “秦义。”厉竹脸色一变,快步奔过去。

    秦义转眸看到是她,刚准备说什么,又看到了后面缓缓踱着步,面色阴沉的秦羌,便连忙改了口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来得正好,我就是一时好奇过来玩玩,谁知道你这里竟然还有机关,你看,我的一双手差点就给废了,我想去包扎一下,你的人还不让我走。”

    两个手持长剑的看守跟秦羌行礼:“殿下。”

    秦羌没做声,薄唇紧紧抿着,扬袖示意二人退下,眸色沉戾。

    厉竹已经上前,在检查秦义的伤口。

    两只手臂的伤是一样的,像是被旋转的那种利器所伤。

    厉竹蹙眉,撕了自己衣袖上的布料开始给他包扎。

    秦羌脸色越发难看了,沉声:“来人!”

    方才退下的两个看守又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秦羌从袖中掏出自己的腰牌,递给其中一人:“去,去宫里禀报皇上,将今日药筑里发生的事如实禀报于他。”

    秦义和厉竹闻言,皆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厉竹更是扭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不是曾经告诉过她,此药筑是秘密修建,外人没几人知道他会医?如今此举岂不是将药筑公诸于世?

    最重要的,皇帝若知,定然会怀疑他秘密建此药筑,且隐瞒众人,有什么目的。

    “是,本宫就是疯了,本宫在想,若父皇看到,在自己身下承欢过的女人又跟自己的儿子搞在一起会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厉竹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秦义眉心拢起:“二哥,你不要胡说,我心里早就有人了,我只爱我的绵绵,我跟神医纯粹朋友关系,而且,你去告诉父皇,就没有想过,父皇知道了你这秘密之地,会如何猜忌你?”

    “猜忌就猜忌,反正你不是也知道了这秘密之地吗?这个女人会告诉你,你觉得,就依她当年爬龙榻的那股浪劲儿,她不会告诉父皇?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厉竹脸上早已血色全无,连嘴唇都气得发抖发白,将秦义手臂上的布条打了一个结,她起身站起,转眸再度看向秦羌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告诉你父皇,还轮得到今时今日你找人去禀报?”厉竹口气灼灼。

    秦羌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半响,又冷哼一声:“那你还不是告诉了秦义?”

    “秦义不会出卖你。”厉竹笃定道。

    秦羌听完就笑了,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,瞥向秦义。

    “是吗?这世上还有谁值得相信吗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问她,还是问秦义,抑或是问自己。

    话落之后,再次示意那个还站在那里没去的看守:“还愣在这里做什么?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看守领命作势就要出去,却是被厉竹快步冲到前面拦住:“不许去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伸手就想夺下对方拿着的秦羌的腰牌。

    没有腰牌就进不了宫。

    看守也眼疾手快,当即避开。

    厉竹再夺。

    两人拉拉扯扯纠缠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守会武功,其实想甩开厉竹并不难,但是,见秦羌站在那里一声不吭,他也不敢造次,厉竹抢,他只能避。

    一顿拉扯之下,骤然传来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拉扯的两人终于停了,皆惊错垂眸,朝地上看去。

    代表着一国太子身份的和田玉腰牌,赫然被摔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看守大惊失色,慌乱看向秦羌,“扑通”一下跪于地。

    厉竹亦是没想到如此,长睫颤了又颤,轻抿了唇,站在那里没有动。

    秦羌缓步踱至跟前,瞥了两人一眼,倾身。

    厉竹以为他是弯腰去拾那碎成两半的腰牌,谁知,他却是将手伸至了她脚后边的地上。

    她循着望过去,是一张叠得好好的纸条,他拾起。

    他将纸条打开的同时,她猛地反应过来那是她的东西。

    是她写的配方,就是秦羌给弦音的那一粒三月离的解药,她研究出来的配方。

    应该是方才拉扯时从袖子里掉出来了。

    连忙伸手去夺。

    秦羌又岂会让她如愿?轻松避开。

    “给我!”

    秦羌无视,已一边举着,一边在看。

    看完又笑了,冷笑,朝她脸上一扔。

    所幸只是纸张,落在脸上并无痛意,那张纸砸在脸上,又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厉竹弯腰去捡。

    “神医果然是神医呀,这就差两味药就能配置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他边倾了身凑到厉竹的耳旁:“想知道差的是哪两味药吗?你绝对想不到,也绝对弄不到,因为其中一味......”

    故弄玄虚地顿了顿,他才接着道:“是本宫的心头血......”

    薄唇轻启,得意地轻声吐息。

    他刚准备直起腰身,眼前忽的白袖一晃,下一瞬,巨痛就从胸口传来。

    秦羌瞳孔一敛,愕然垂眸。

    一柄匕首正刺在自己胸口。

    他脸色大白,沉痛抬眼,难以置信看向面前正手握匕首微微薄颤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厉竹......”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秦义和看守都惊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我绝对弄不到吗?”厉竹红着眼,猛地将匕首拔出,带出一泓鲜血,手哆嗦得厉害,声音亦如她的手。

    秦羌脚下一软,趔趄地后退了两步,还是秦义最先反应过来,飞快上前,因为手臂受伤没法扶,他就用自己的身子将秦羌一抵,才稳住秦羌。

    看守“唰”的一声拔出长剑架在厉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秦羌面白如纸,喘息着,伸出手指点了自己的几个穴位止血,又颤抖地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药丸送入口中。

    闭目调了调息,秦羌这才面色稍稍好看了几许。

    看了看厉竹,他轻嗤:“就算你取了本宫的心头血制出了解药,那也只是三月一粒的解药而已,要想彻底解毒,必须拿到永久解药的配方。”

    厉竹没做声,扭头看着别处,眼角余光却是总也控制不住朝他胸口的那一抹殷红瞟去。

    秦羌用手肘推开好心抵撑着他的秦义,缓步走向洞壁,靠在洞壁上,微微喘息地扬手示意两个看守:“让他们滚蛋!”

    两个看守一怔。

    撇开秦义这个贬为庶人的皇子擅闯药筑不说,这个女人行刺太子,其罪必诛,就这样放他们走?

    不仅两个看守,厉竹也没有想到他会就此作罢,怔了怔,转眸看向他。

    两个守卫依旧没有放开厉竹:“殿下!”

    秦羌眉目一冷,沉声:“本宫的话听不懂吗?”

    两个看守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虽心中不愿,却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主子交代,岂能不从?

    只得撤了架在厉竹脖子上的长剑。

    秦义见状,拾步就往外走,一副赶快溜之大吉的样子,回头,见厉竹还傻愣在那里,蹙眉低唤了她一声:“神医,快走。”

    厉竹这才怔怔回神,看了秦羌一眼,跟在秦义后面。

    两人刚走出洞口,就听到秦羌的声音自里面传出来:“厉竹,今日本宫之所以放过你,只是因为本宫不想便宜了你,死,太容易了,本宫要你这辈子都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厉竹心口一滞,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秦羌的声音还在继续:“还有,永久解药的配方就放在本宫跟你说的那个地方,有本事,你去取啊!”

    直到外面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,秦羌才身子一颓从洞壁上滑坐下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!”两个看守大惊上前。

    秦羌一手捂了心口,一手扬了扬止住两人,微微喘息:“本宫没事,那女人不会武功,刺得并不深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吩咐其中一人:“去将三月离永久解药的配方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殿下这是要......”

    秦羌微微眯了眸子,一抹决绝从眼底掠过,他启唇,冷冷挤出两字:“进宫。”

    这厢,秦义和厉竹出了太子府后山。

    秦义回头瞥了一眼跟在后面一直低着头默不作声的厉竹:“二哥说永久解药的配方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厉竹怔怔抬眸,反应过来,“哦,他就是一疯子,疯言疯语,谁知道他放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她没有跟秦义说实情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如果秦羌真将配方放在龙枕里面,那他真的就是个疯子!

    **

    卞惊寒来到城中村的小院时,天已经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秋日的夜,凉而萧瑟,连天上的星子似乎都被掩没在了云层里,幽幽凄迷。

    飞身入院,便看到了屋中的那一抹光亮,他弯了弯唇,在夜色中静站了好一会儿,第一次觉得这平素最寻常的事情,就夜里点个灯而已,竟也能让人心中莫名一动。

    然,待他进了屋,看到里面的场景,他就不是心中一动了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