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厉竹有些意外,愕然看向那个侍从。

    秦义暴露了吗?

    见她如此反应,秦羌更加确定。

    原本他还只是猜测而已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们二人一起。”

    厉竹没做声,就冷冷地看着他,任由他将抄她衣领的姿势改成掐她颈脖,任由自己在他大手的用力下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甚至感觉自己真的要被他掐死了,窒息感一波一波袭来。

    就在她干脆闭了眼睛,随他去的时候,他却又蓦地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突然失去支撑的她跌坐在地上,久违的空气回到肺里,她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秦羌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,沉戾的眸中染了一层血色,他忽的咧嘴低低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“厉竹,想必你现在最关心的,是秦义如何了吧?”

    厉竹呼吸一滞,抬眼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唇角的笑意更浓,扬手指了指边上的那个侍从:“既然他来禀报,就说明秦义已经被本宫的人识破,而且,下场......很惨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他是倾身凑到她面前说的,一副幸灾乐祸的邪佞模样。

    见厉竹脸色瞬间煞白,就像是被大石碾过,他心中的那团火更像是被浇上了油。

    抬手,轻轻拍上厉竹如纸般毫无血色的小脸,他咬着牙:“既然你能将本宫药筑的地址告诉秦义,既然你能让秦义去帮你偷药,你就应该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下场,难道本宫以前没有告诉过你,药筑里有很多很多机关,而且关关都是夺命的设计?哦,对,本宫以前好像是没告诉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秦义到底怎样了?”厉竹红着眼睛瞪着他。

    是她,都是她害了秦义。

    她回到午国后,想了想,以她跟秦羌如此水深火热的敌对关系,秦羌是绝对不会将解药给她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想来想去,就想到了这个办法,她去找了秦义。

    今日是秦羌出暴室的日子,她负责过来将他引开,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秦义负责戴上她做的秦羌的人皮面具,扮作秦羌去药筑偷解药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秦义不懂医,找药不容易,可也没有别的办法,如果没有找到解药,或者解药配方,能找到三月离的配方也行,有毒药的配方,她也能配置出解药。

    秦羌的秘密药筑她知道在哪里,秦羌曾经带她去过,里面有人把守。

    秦义对秦羌熟悉,且身形相仿,模仿起来几乎可以以假乱真,而且,今日秦羌正好出暴室回府,把守的人也不会起疑。

    可她漏算了机关。

    因为她曾经跟他进去的时候,并未看到有任何机关,所以就......

    是她大意了。

    “想知道秦义怎样了吗?”秦羌悠然直起腰身,“那就跟本宫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冷然拂袖,带头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那个侍从也连忙跟着一起。

    走了几步,秦羌回头,见厉竹还坐在地上没起来,他又大步回来,倾身攥了她的手臂,一把将她从地上拧起来,拽着就走。

    厉竹被拖拽着走了几步,蹙眉,挣扎:“放开我,我自己会走。”

    秦羌也不勉强,松了手,脚步不停,迈得很大。

    厉竹只得小跑着才能跟上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