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寒抬手捏了捏她的脸,转身又出去了,吩咐人准备热水沐浴。

    趁他沐浴的间隙,弦音又理了理白日让神医买的书,放在床头的枕边,摞了又摞,觉得应该将这本放在最上面,又觉得应该将那本放在最上面,搞了半天。

    听到屏风后没有水声了,脚步声响起,她复又拿起方才的那本书翻开,垂目看着。

    男人只穿一件单薄的里衣从屏风后走出来,手里拿着一条干锦巾,擦着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淌着水珠的墨发。

    “夜里光线不好,别看了,白日里你还少时间看。”

    男人走过来,伸手将她手里的书接下。

    弦音以为他既然将书接过去了,那肯定要看一下那是什么书吧。

    没有,连瞟一眼封面都没有,就直接合了书,放在她摆在床头的那一摞书上面,又转身去晾锦巾去了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真是......

    鼓着腮帮子躺了下去,她看着男人的背影:“王爷今日好像很忙。”

    早膳过后就出去了,一直到刚刚才回来,虽然平素他也不是很闲,但是,这样早出晚归的,她还是见得不多。

    男人“嗯”了一声,将锦巾撘在洗脸架上,转身往床榻边走:“有点事。”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了,很多事他要做起来,很多事也等着他去安排。

    见男人掀了薄被上榻,弦音眼尾扫了扫枕边的那一摞书,因为紧挨着枕头而放,而且他们是两个人睡,不是一个人,所以,书放在那里是有些碍事的。

    男人也意识到了,侧首去拿那一摞书。

    弦音微微抿了唇。

    谁知男人又只是那么随手一拿,转而又随手朝床头柜上一放,依旧没有去看那些书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平素他不是最爱的吗?

    男人躺了下来,伸了手臂,弦音便很配合地微微抬起脑袋,让他的胳膊穿过去,他将她揽进怀中的同时,她也侧过身偎进他的胸口。

    男人似是很疲惫,躺下来就微微阖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他光洁的下颌,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了口:“王爷,你知道我今日在看什么书吗?”

    男人缓缓睁开眼,垂目看着她,没做声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在等着她继续,便接着道:“各种怪形婴儿大全。”

    男人闻言,微微眯了凤眸,依旧没做声。

    她靠在他怀里,也不敢去看他的眼睛,瓮声继续道:“王爷已经知道了吧?你们都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?我现在是怀孕,不是中毒中蛊,只是缩骨术不能用,读心术还是能用的,早上的时候,神医找王爷借一步说话,说的就是这件事吧?后来,我问神医,神医不愿意说,但是,我从她的眼里都读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一直沉默的男人终于出了声,将她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情绪不明。

    弦音硬着头皮道:“所以......我觉得......这个孩子不能留,我们做父母的,不能这么不负责任,生下他是很容易的,但是,他出世以后,就是他的人生,不是我们的。如果他是怪形,或者说,有什么伴随一生的隐疾,那都是他的一辈子,是我们害了他的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男人再度沉默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就在弦音准备抬起头看看他是不是睡了的时候,他又蓦地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从神医的眼里都读出来了,那本王跟神医怎么说的,你也应该读出来了吧?就算我们害了他的一辈子,但,至少,他有一辈子,而不是从未来过这世间。我们如果连让他成为一个人的权利都替他剥夺了,那才叫真正的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弦音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如此明确,又如此坚决,她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感觉,若说不动容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他执意至此,哪怕孩子是死胎、是畸形,他都不在意,他都要。

    靠在他结实的胸口,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,她久久无话,再抬眼,发现他又阖上了眸子,但是,她知道,他没有睡着,他上下滑动的喉结告诉她,他还醒着。

    心念忽的一动,她微微仰了头,凑过去,轻轻咬上他的喉结。

    男人明显身子一僵,睁开眼。

    她便坏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下一刻,又低了头再次吮住他的喉结,伸了舌尖轻逗,又用牙微微噬磨。

    男人抬起大手揉她的发顶:“别闹,快睡。”

    原本磁性醇厚的嗓音明显带着黯哑。

    弦音岂会消停?

    伏在他的身上,小嘴兴风作浪、一路点火,从他的喉结朝上吻着,咬到了他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动作青涩笨拙,反而更加给人一种致命的诱惑。

    听到男人粗重了呼吸,她干脆整个人爬到了他的身上,吻上他的嘴角、脸颊、眼睛,最后吻上他薄薄的唇。

    男人起先一直是被动的,在她的丁香小舌钻入他的口中一顿为非作歹之后,终于抑制不住,大手扣上她的后脑,顺势加深了那个吻。

    弦音也投入了十二分的热情积极地配合。

    静谧的夜里就听到两人唇舌相厮的声音,很响,也说不出的暧昧,让周围的气温也一下子攀升起来,被子和衣服就显得有些多余。

    弦音双脚踢掉了薄被,整个人都覆在男人身上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,才很有默契地放开了彼此,男人伸手去拉被子,想要替她盖上,却是被她按了手臂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热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,小心染上风寒。”男人执意。

    弦音依旧不撒手。

    “那要不.....”弦音的脸红得像关公,喘息着拿自己的小鼻尖去蹭男人的鼻尖,两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,她鼓足了勇气把话说完,“我们......做点......那什么出汗的运动,就不会得风寒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眉目动了动,似是不意她如此。

    怔了片刻,大手扣住她的肩,将她从自己身上扳下来的同时,拿膝盖顶起了被子,他扯过替她盖上:“乖,别闹,睡觉。”

    她没做声,被褥下,她伸出手,探到他的腰腹下,又稳又准地抓住了他早已膨胀的那里。

    男人一声闷哼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