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他还没凑上前,女人已经皱眉惊叫:“啊,痛,痛痛痛,别压着!”

    边呼痛,边拿手推他,不让他逼近。

    卞惊寒眉心一跳:“哪里痛?”

    他没压着她任何地方啊。

    弦音隔着薄被指了指自己的腿。

    卞惊寒怔了怔。

    腿?他也没压着她的腿啊,心中疑惑,他掀开薄被,“腿哪里痛?”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见她身上的亵裤反正破了好几处,他直接撩了裤管来看:“你的大衣服放在哪里?夜里本王去帮你拿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就停了,因为膝盖上的一团青紫入眼。

    他又看了看另一只膝盖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眉目几动,他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他自是知道,青紫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在戏台上罚跪跪的。

    微微抿了唇,他转眸看向榻上的女人,终于明白过来,方才她不悦地将他推开,留个背给他,不是因为想睡,而是因为生气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他不解风情、愚钝得很,没明白她的意思,所以,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压到她,她故意呼痛。

    意在提醒他呢。

    心里又疼又想笑,他就喜欢她这样跟他撒娇,而不是将所有的不满都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再次倾身凑到了她的面前,近距离地深目看着她,漆黑的深瞳,紧紧将她攫在自己眼底。

    他哑声开口:“今日让你受委屈了,是本王不好。”

    跟人道歉,他并不擅长。

    “见你跟秦义那样,本王很生气,并不知道你是为了本王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为了你好了?不要自作多情好不好?”他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弦音冷声打断。

    没错,她今日就是受委屈了,虽然她知道,是皇后要罚她,她逃不掉,就算这个男人求情,也未必有用,但是,她就是受不了他自始至终一句话都不说,一副她活该被罚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不是为本王好吗?”卞惊寒一脸疑惑,“本王还以为你是呢,虽然......”

    他停顿了片刻,才接着道:“但是,本王知道你尽力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怔。

    虽然......但是,本王知道你尽力了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小脸一变:“他们还是看到了那个铜箱子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有回答,却是看着她,唇角缓缓勾起来,笑容一点一点放大,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弦音突然反应过来,惊觉上当。

    “卞惊寒,你套路我?”她气呼呼道。

    男人扬扬眉尖:“是你自己说的铜箱子,本王又没说。”

    没帮他,怎知那里有铜箱子?

    弦音语塞。

    哎,跟狐狸为伍,只能自叹不如。

    见她叹气,男人大手捧了她的脸,长指轻轻摩挲着她的眼角,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:“好了,不生气了,生气可是容易动胎气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长睫颤了颤。

    说到这个,她就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咬唇想了想,她略带试探性地开口:“这个孩子来得还真有些不是时候,不能缩骨,又不能以真身示人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“嗯”了一声,长指依旧轻抚在她的眼角。

    他这一“嗯”让弦音心中一喜,连忙趁热打铁道:“所以,这个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虽然来得不是时候,却也是给了我们一个惊喜,”她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男人打断,“若凡事都在计划之中,不免就少了几分喜从天降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惊喜?

    惊吓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所以,王爷是......是想要留下这个孩子?”

    男人一怔,“何出此言?难道本王哪里表现出,让你误以为本王不想要的错觉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她该如何跟他说,不是他,是她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觉得,现在时机不对,我这边困难重重,王爷那边也举步维艰,我总不能怀胎十月一直呆在王爷这间厢房里面不出门吧?就算我可以,孩子呢?以后孩子出生了怎么办?总不能也一直不见人,在府里藏个大人容易,藏个婴儿就没那么容易了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几不可察地一声低叹,又倾身亲了亲她的鼻翼唇角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困难再多,我们一起去克服,总有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心念晃动得厉害。

    犹豫再三,还是说出了口:“卞惊寒,其实,孩子以后还可以再有,要不......这次就算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看到男人的脸“唰”的就变了。

    她赶紧补充道:“待日后,待日后时机对了,就如同王爷说的,让我等王爷最多三年,那时候,我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王爷身边,那个时候,到那个时候我再生,我再生一堆,可好?”

    男人这才面色稍霁,弯了弯唇。

    黑眸映着烛火定定凝着她,薄唇轻启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,你想啊,前面几次,你一直食避子药,后来每次也没有弄到你里面,本王想,应该是父皇寿辰那日的那一次怀上的,一次未避,就怀上了,说明这小家伙跟我们有缘分啊,他要来,我们为何要狠心不让他来?你放心,前路再难,只要你相信本王,本王一定会护你们二人周全。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很轻,语速很缓,轻缓地响在静谧的夜里,让人心尖一直跟着在晃。

    弦音听得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眼睛已经潮了,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没再做声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看他这个样子,是很想要这个孩子的。

    可是......

    “你也累了一天了,早点歇着吧。”她展臂圈上他的颈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低头啄了啄她的唇,“本王去将你的衣服拿过来,再给你的膝盖上点药,再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亲自去拿呀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深更半夜跑去我的厢房,要是被人看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本王飞檐走壁过去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男人直起腰身,转身作势要走,却又被她伸手拉了衣袖。

    “算了,安全第一,还是明日让神医拿几套她的衣服给我就行,男装就男装,大小合适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男人默了一瞬,“也行,明日本王寻个送礼的借口让成衣坊专门给你做几套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睡吧,膝盖上神医已经给我擦过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般迫不及待要本王上来?好,那就如你所愿!往里躺一点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