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寒弯腰下车之后,弦音也跟着下去了。

    三王府总共有四辆马车,卞惊寒的这辆走第三,前面还有两辆坐的是家丁。

    因为四辆马车同时停下来,特别有一鬼哭狼嚎之人,不少路人驻足围观。

    弦音跟着卞惊寒的后面拨开人群往前走。

    在第一辆前面的地上坐着一人,边抚着自己的腿,边嗷嗷痛叫。

    三王府的车夫在跟他理论,他也不听,只管呼痛。

    可不就是秦义。

    今日的他着一袭藏青色华袍,头顶盘着一个公子髻,并未用玉绾,而是用衣袍的同色发带所束,脑后墨发轻垂,气色很好。

    地上并未见血,他的身上也未见血,弦音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卞惊寒拾步走过去,站在他边上。

    看到卞惊寒的鞋子和袍角,他才缓缓抬起头,见到是卞惊寒,怔了一下,旋即眸色大喜:“王爷?王爷来的正好,快帮我评评理,他们......”

    边上三王府的车夫将他的话打断:“王爷,奴才的车走得好好的,他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,街上人多,车本来就走得不快,奴才紧急拉了缰绳将车停了下来,奴才看得清清楚楚,根本就没有撞到他,他自己倒的,现在却讹人,非说是我们的马车撞了他.....”

    车夫亦是义愤填膺,话还未说完,被卞惊寒扬手止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缓缓蹲下身,示意秦义:“伤到哪里了?让本王看看。”

    秦义看着他,一脸痛苦地指了指自己的右腿。

    卞惊寒伸手,刚一碰上他的腿,还未有其他举措,秦义就大叫了起来:“啊,痛,痛痛痛!王爷轻点!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有理他,捏了捏他指的地方,边上也捏了捏。

    秦义嚎得就像是杀猪一样。

    弦音抬手扶额,差点就过去叫他别装了,碰瓷竟然碰到卞惊寒头上了,后又想人家卞惊寒都没说什么,她便也没当众拆他的台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问题。”卞惊寒直起腰身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那么痛怎么可能没问题?肯定伤到骨头了,伤筋动骨一百天呢,我......我现在根本没法走路,我连......”

    “多少银子?”卞惊寒淡然出声,将他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秦义一怔,不意他如此直接,就像是做贼被抓了个现行,反倒有点不好狮子大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将我看成什么人了?我没想要银子,别说看个大夫治个腿的银子我还拿得出,就算拿不出,以我跟王爷的交情,我也定然不会要的,我们之间谈银子多伤感情,对吧?我只是,只是......现在腿没法走了,而且大楚我人生地不熟,连个养伤的地儿都没有,我能去王爷府上住两日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眸色转深,瞥了弦音一眼,又看向秦义,

    “自是可以,本王去午国,也承蒙八爷盛情款待,本王岂能一点礼数都不懂?”

    “王爷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示意家丁:“将八爷扶上车。”

    几个家丁虽心中不悦,可主子指示,只得照办。

    秦义被几人扶着站起来之后,一个转眸就看到站在边上的弦音,眸光一亮:“呀,丫头,你也在啊!”

    弦音讪讪笑:“是啊!”

    秦义忽的又想起什么,转眸问向卞惊寒:“对了,绵绵在王爷府上吗?”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,卞惊寒脚步微顿。

    “不在,在午国的时候她就走了,本王也一直没有她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不咸不淡回道。

    秦义一脸失望。

    微抿了唇,没做声,在几个家丁的搀扶下,艰难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卞惊寒看了他入车厢的背影一眼,眼梢一掠,瞥向聂弦音,大手一捞她后脑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听说他们回来了,冯老将军亲自带了府里留下的婢女家丁等在门口迎接他们。

    弦音还没下马车就看到了冯老将军脚边的那只猴子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竟然又买了一只猴子,姐姐呢?

    眉心猛地一跳,姐姐不会出什么事了吧?不然怎么会又买一只?

    这般一想,心中就急切得不行,连等车夫放踏脚凳的时间都没有,径直从马车上跳了下去,结果太过慌急,脚下一崴,差点摔跤,好在在她前面下车的卞惊寒还在近旁,眼疾手快将她扶住了,不然,绝对摔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那毛躁的性子几时能改一改?”卞惊寒蹙眉不悦道。

    弦音压根顾不上回他,拂了他的手就快步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见她急成那样,她个子小,身上婢女服的裙摆又长,几次险些绊到,卞惊寒当即沉声:“聂弦音,你赶着投胎吗?给本王慢点!”

    弦音哪里慢得下来?

    刚跑到一半,就已急切问向冯老将军:“将军将军,姐姐呢?姐姐在哪里?”

    老将军怔了怔,不解地看着她,然后,指了指脚边正蹭来蹭去的那只猴子:“不是在这儿吗?”

    弦音一愣,停了脚。

    在那儿......

    她凝眸看向那只猴子,那只圆滚滚,胖得跟只猪似的猴子,眸光一敛,大汗。

    还真是姐姐!

    只是姐姐怎么......怎么.....怎么一个月的时间,就胖成了这样啊?

    她难以置信地站在那里:“将军,您这是......给姐姐喂了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就好吃好喝的喂呗!见本将军将它养得那么好,是不是想跟本将军取经讨经验?”

    老将军一脸得色。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讪讪笑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养得太好了,好得接下来她有事干了,得带只猴子减肥了,不然,胖得连走路都困难了。

    这厢秦义在家丁的搀扶下,也下了马车,卞惊寒陪在边上,一起上台阶。

    弦音想起自己买的东西跟礼物还在车上,又回身去取,习惯性地跑,经过卞惊寒身边的时候,卞惊寒冷了她一眼,她连忙放慢脚步。

    “舟车劳顿,辛苦了。”老将军迎上卞惊寒。

    卞惊寒笑:“没事,将军这段时日身体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好,挺好,非常好,特别好!”老将军一连强调了四个好。

    对他如此表现,卞惊寒已见怪不怪,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本将军为何迎出来吗?”老将军眉眼弯弯、神秘兮兮,见卞惊寒没做声,又接着道:“因为,本将军有个天大的喜讯要告诉你!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