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翌日,用过早膳,队伍继续出发。

    不知该跟卞惊寒如何面对,弦音就上车的时候跟他喊了声“王爷”打了声招呼,然后就随手拿了本话本子,专心致志、目不斜视看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好一会儿,卞惊寒出了声:“那是本王的书,你看得懂吗?”

    哈?

    弦音定睛一看,艾玛,可不就是他的书!

    她还以为是话本子呢!

    连忙红着脸将书还给他,弦音窘迫得直想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
    她还拿在手上一本正经假装看了那么久,真是丢脸丢大了。

    转身,欲去寻自己买的话本子,男人忽然再度出了声:“聂弦音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没有以前的记忆,那你那些奇怪的歌是从哪里学的?”

    男人凝着她,漆黑如墨的眸子深邃如潭,窗幔被夏风吹起,晨曦透窗铺进来,落在他的眼中,就像是潭水上泛着粼粼的波光。

    弦音痴怔了片刻,垂下眼,脑中思忖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看来昨夜她唱《我爱洗澡》的时候,他就在她房里了。

    抬眸: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会唱,就像我记得自己叫聂弦音一样,就是记得,还有识字,也是,其他的不记得的,就是不记得。”

    没办法,只能这样胡诌。

    见男人未做声,以为他不信,她又进一步胡诌道:“王爷会医,应该听说过选择性失忆这种病,我有时在想,我以前肯定经历过很大的一个变故,很痛苦的事情,所以,才选择性地忘掉了那一切。”

    边胡诌,边配上小脸落寞茫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男人眉目动了动,忽的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,一边不够,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,双手捏着她两边的脸颊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又捏她脸!

    捏了好几下,男人才放手:“既然你那么会唱歌,唱几首本王听听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怔,不意他提出这样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现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

    弦音瞅了瞅马车窗外,“我唱是没有问题,可是,让别人听到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你唱给本王听,为何要让别人听到?”男人一脸不解。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这队伍可是连着的,前面的跟后面的,都离我们那么近,来的时候,就是我们打牌的声音太大,被人听到,七王爷才会加以利用诬陷。”

    男人瞥了她一眼:“你也说了是因为声音太大,你小点声不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指了指自己耳朵,“到本王耳边唱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她起身,坐到他那边,然后凑到他的肩旁,正欲启唇,却又忽的不知该唱什么。

    “王爷想听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最讨厌听到随便这个词了,其实她还真会唱陈伟霆的《随便》,只是,是粤语的,她怕吓到面前的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想了想,决定在这位尊贵的古人面前唱首高雅点的。

    “再过两日就是中秋了,我给王爷唱首《明月几时有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咳,”弦音清清嗓子,便凑在他的耳旁小声唱起来:“明月几时有?把酒问青天。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......”

    唱得正投入,男人蓦地侧首过来看她,因为离得近,两人的唇差点碰上,她身子一僵,四目相对,男人忽然真的啄了她的唇瓣一口。

    她还未反应过来,男人已将脸再度转回去:“接着唱。”

    回过神,弦音脸就红了。

    伸出舌尖舔了舔唇,她继续:“我欲乘风归去,又恐琼楼玉宇,高处不胜寒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间?”

    男人那般高大,跟他同坐,弦音只够到他的肩下,所以,凑他耳边唱,是非常吃力的,唱了一会儿,弦音觉得吃不消,就索性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正好走的这段路很不好,坑坑洼洼的,马车摇晃颠簸得厉害,弦音差点摔倒,没办法,她只得扶住男人的肩。

    扶着扶着,为了省力和更安全,她干脆一双手臂缠他颈脖上,整个人都趴他背上了。

    男人也没有任何意见,甚至为了让她好站,还微微侧了身子,面朝前方。

    “转朱阁,低绮户,照无眠。不应有恨,何事长向别时圆?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......”

    唱完,起了一丝玩心,她对着男人的耳廓,吹起气来。

    见吹了半响男人没反应,她偏过小脑袋,想要去看他脸上的表情:“王爷不痒吗?”

    男人没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又道:“我听说,不怕痒的男人都不心疼自己的媳妇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男人唇角轻勾,反手将她捞至身前。

    “本王怕痒。”

    弦音“切”,她才不信,“方才见王爷都没任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本王痒的地方你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痒的地方她看不到?哪里?

    见男人黑眸深深,似笑非笑,几分揶揄,几分兴味,她旋即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“流.氓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跟来时一样,四天的行程,第四日的下午他们终于回到了京师。

    皇帝皇后和妃嫔们,内务府以及宫女太监们回宫,王爷重臣们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弦音有些激动,因为一月都没有看到姐姐了,真是想念得很,还有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两人,连老顽童冯老将军她都很想呢。

    见她一会儿撩窗幔看到哪里了,一会儿又撩起来看看,一副完全坐不住的样子,卞惊寒以为她内急。

    “是要去恭房吗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......”想了想,想到一个词,“归心似箭,对,我只是归心似箭,看到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扬扬眉,似是被她愉悦到了,点点头,意味深长地“哦”了一声,黑眸炯亮。

    马车在快到三王府的时候忽然停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撩开门幔,问车夫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回王爷,前面家丁的马车好像撞到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撞人了?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这都要到家门口了,竟然还出了车祸。

    担忧道:“不知道严重不?”

    “你坐里面,本王出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起身,刚准备弯腰出去,弦音便听到前面有人鬼哭狼嚎呼痛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眸光一敛,与此同时,卞惊寒也是面色一怔,两人互看了一眼,同时出声:“秦义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