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好在跟行宫不同,皇帝是住在客栈后面的贵宾楼,那里全封闭,不许人进,也不许人随便出,而前面他们住的客房这边只派了禁卫巡逻,并没有下禁令。

    她很方便地就出了客栈。

    客栈出门没多远就是闹市,她寻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家医馆。

    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帕子掩在脸上,她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坐堂的大夫正在给人看病,还好,等候的,也就只有两人,加她三个。

    没多久就轮到了她。

    恐出来太久,卞惊寒或者管深佩丫他们找她,发现她不见了,又引出什么纠复,所以,为了节约时间,她直接将小手臂朝大夫面前一伸,开门见山:“我想请大夫帮我看看,我有没有怀孕?”

    大夫瞠目。

    弦音连忙解释:“我就是个子长不高而已,其实我已经十六岁了。”

    嫌恢复原本的大小,还得换衣服,又不能在客栈里面换,还得出来找地儿换,非常麻烦,她就缩骨的状态这样来了。

    大夫这才正了色凝神探脉。

    弦音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,扑通扑通就像是要从嘴里面跳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了,如果真有了怎么办?

    且不说她不属于这里,她可能随时都会离开,单单说她身上的三月离,就绝对不允许这个时候有孩子啊!

    或许只是一会儿,但是,她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的时间,大夫终于将手拿开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震,没有?

    犹不相信:“真的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探出喜脉......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大夫!”大夫的话还没说完,弦音就开心激动得不行,对着大夫又是谢,又是鞠躬,放了一锭碎银桌上,都未等大夫找零,就蹦蹦跳跳、欢天喜地地出了医馆的门。

    大夫汗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问她上次月事至今多少天呢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回客栈的路上,弦音基本上也没好好走路,蹦蹦跳跳心情大好,还哼着小曲。

    她就说自己不会那么倒霉,一次就中标的,这几月大姨妈本来就不准,指不定过几天就来了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,正是用晚膳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是端着晚膳去佩丫房里,跟佩丫和佩丫房里的其他几个下人一起用的,顺便将那包油炸蚕蛹给佩丫。

    可把佩丫给感动得......眼圈都红了,说蚕蛹好贵好贵的,自己上次就吃过一只,她竟然一出手就给她买了一包。

    弦音很开心,食量大增,将饭菜全部吃光光。

    吃完后就在佩丫的榻上挺尸,慵懒惬意地听着几个下人叽叽喳喳、各种八卦。

    直到大家都准备沐浴睡了,她才回自己的厢房,也让客栈的小二送了热水过来。

    坐在屏风后面的浴桶里,浑身被满满一桶温热的水包裹,弦音觉得舒服极了,就像是每个毛孔都舒展开了,浑身上下所有的脉络都被温柔地梳理了一遍。

    一时心情大好,她便一边拍着水花玩,一边开心地唱起歌来。

    “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,噜啦噜啦噜啦噜啦噜啦咧,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,噜啦噜啦噜啦咧,我爱洗澡,乌龟跌倒,欧欧欧欧,小心跳蚤,好多泡泡,欧欧欧欧......”

    “潜水艇在祷告,我爱洗澡,皮肤好好,欧欧欧欧,带上浴帽,蹦蹦跳跳,欧欧欧欧,美人鱼想逃跑......”

    “上冲冲,下洗洗,左搓搓,右揉揉,有空再来握握手,上冲冲,下洗洗,左搓搓,右揉揉,我家的浴缸好好坐,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咧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唱得投入,全然不知,屏风外、厢房中,有人抬手扶额,嘴角抽得厉害。

    见水温渐渐凉了,弦音才从水中起来。

    出了浴桶,拿干帕子将身上的水拭掉,她就抬手拿搭在屏风顶上的寝衣准备穿,却惊错地发现,寝衣不见了,搭在屏风上面的,赫然是一团粉色!

    她傻眼了。

    因为有粉色的尾巴垂下来,她自是一眼就识出了那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傻眼的是,明明她放的是寝衣上面,怎么就变成了这个?

    而且此物不是在卞惊寒那里吗?

    所以......

    “王爷是不是在外面?”她当即朗声问道。

    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她等了等,又问了一遍:“王爷在吗?”

    依旧没有一丝声音。

    难道是故意整她,进来将衣服换掉就离开了?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门栓好的,他怎么进来的?

    本想直接出屏风,却又恐卞惊寒还在,自己可是不着片缕,她就扶着屏风,稍稍从侧边探了半个小脑袋出去偷看房中。

    熟悉的身影入眼,弦音眸光一敛。

    竟然真的在的,就坐在桌边的灯下,手里拿着一个杯盏,很闲适地看着她这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弦音吓得赶紧将脑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心头大汗。

    尼玛,既然在的,问上脸也不吭一声,是聋了还是哑了呀?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这厮明显在惩罚她呢!

    思忖了一会儿,见对方依旧一点动静都没,她只得出了声:“王爷,能不能将我的寝衣还给我?”

    凝神听了听,还是没反应,她心里就微微有些火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到底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让她穿着这套情趣里衣出去?

    她才不呢,那衣服太夸张了,穿跟没穿有什么两样?甚至还不及什么都没穿。

    而且,她这人有反骨,他越是这样,她越不。

    见男人又是没回答,她便也不想再跟他多说了,就一声不吭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比耐心是吧?

    好,比就比,谁怕谁,至少她丑时不会有什么寒毒发作昏睡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什么都没穿这样站着,虽是夏日,却是夜里,依旧有些凉。

    忽的,她想到一个法子。

    “啊嘁———”当即一个喷嚏打出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又紧接着连打两个:“啊嘁啊嘁———”

    她吸吸鼻子,凝神再听。

    果然就听到杯盏置于桌上的声音,凳子后移起身的声音,不徐不疾、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音,弦音抱着双臂,捂着扑通扑通狂跳的小心口,仰着小脸望着屏风的顶上。

    一叠白色衣物入眼,被人自外面搭在屏风顶上。

    然后,便是脚步离开的声音,开门的声音,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脚步渐行渐远的声音。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弦音怔了一会儿,才伸手将屏风顶上的寝衣拿下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