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今天已经八月十二了。

    虽然神医跟她说过,在她三月离发作之前会来,但是,皇帝的药在前呢。

    男人似是一点都不急,淡声道:“或许我们回府,她已经等在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会吗?

    弦音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

    想到八月十二,她又想起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她的大姨妈是来行宫之前干净的,也就是大概七月初六七的样子来的,今天已经十二了,原则上不是应该早来了,现在都应该回去了吗?

    不会出什么事吧?

    想想应该不会,就那一次没吃药,不可能就那么倒霉吧?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来到一个比较繁华的小镇,按照内务府事先安排好的,在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落宿。

    下了马车进客栈,弦音大包袱小包袱不少。

    卞惊寒走在前面,她走在后面。

    然后,她刚进客栈的门,就听到后面有人喊:“喂,聂弦音,你的包袱掉了。”

    是十一卞惊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弦音一怔,回头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的地上,一个包袱散开,里面一团粉色衣料入眼,她脸色大变,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,就准备将其拾起,却有人比她的动作更快,在她倾身之际,已经将那团粉色捡在手里,直起了腰身。

    是六王爷卞惊安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卞惊安抖开那团粉色衣料。

    弦音吓得赶紧去夺:“请六王爷给我!”

    却是被卞惊安侧身扬臂避开。

    衣料被抖开,是两件衣物,一件兜衣,一条亵裤。

    这并没什么。

    让卞惊安瞠目,也让在场的所有人惊呆的是,两件衣服都是薄透薄透如蝉翼般的料子不说,而且,兜衣的的某两处竟然有两个盛开花朵形状的窟窿,不用想,都知道穿上此兜衣后,会露出女子的哪两点。

    更甚的是,亵裤的裆部也是没有料子,同样是个花朵形状的窟窿,最惊世骇俗的还有,亵裤的屁股后面竟然还有条粉色的尾巴。

    连深谙风月之事的卞惊安都惊悚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的一张小脸红得就像是熟透的番茄,感受到众人投过来的复杂眼光,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。

    伸手准备再将那套情趣里衣抢过来,却是再次被人高手长的卞惊安一举高就避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“啧啧”两声,满脸兴味地看向她,还嫌不够,继续“啧啧”惊叹。

    弦音羞愤难当,刚准备不要了,扭头走人,却是蓦地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自她面前走过,径直走到卞惊安面前,伸手一把将那套衣服接过。

    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他看着卞惊安,唇角一斜,淡笑开口:“六弟如此大惊小怪,别告诉我,六弟那么多女人,就没有女人为六弟穿过这种的。”

    卞惊安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还的确没有哪个女人为他穿过这种的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的王妃、侧妃和夫人,她们......她们都是大家闺秀,怎么可能会穿这种有......有失大雅的东西?”

    有伤风化四字差点就脱口而出了,他忍住了。

    但话里话外,奚落的意思依旧尽显。

    意思,他的女人都是出自名门的淑女,而他卞惊寒的女人,是上不了台面的粗鄙之人。

    卞惊寒也不生气,薄削绝美的唇边始终一抹微弧,他启唇,不徐不疾回道。

    “若将其示众,的确有失大雅,可是,这本就是穿给我一人看的,关起门来的闺中之乐而已,她知、我知,不予外人知,小雅都伤不了,何来伤大雅之说?若真要说伤,那也是方才六弟强行要看,还强行将其示众,才伤了这‘大雅’。”

    卞惊安脸色越发难看了,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还准备再说什么,却是被太子卞惊卓先出了声:“好了,一件小事而已,有必要在这里争个长短吗?赶快都散了,全部都堵在这院子里,若是被父皇看到了,都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卞惊安这才不得不做了罢。

    卞惊寒拿着那套衣服也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弦音站在那里怔了一会儿回过神,连忙拾步跟上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厢房

    男人坐于桌边,桌上放着那两件粉色衣物,弦音勾着头站在房中。

    两厢沉默了好久,终究还是男人先出了声:“聂弦音,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本王说的吗?”

    弦音红着脸抬起头,咬了一下唇瓣才低声开口:“如果我说,我只是见其可爱,买着好玩,王爷信吗?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买的时候,她真的是觉得可爱,兜衣的一角绣着一只小猴儿特别像“姐姐”,而且,裤子上还有只猴尾巴,所以.....

    但,显然,这个理由男人不信。

    他轻嗤:“买着好玩?你告诉本王,如何玩?自己玩自己吗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话说得......

    复又低了头,不悦地撅嘴嘀咕道:“说真话又不信,这是非要逼着人家撒谎吗?”

    因为她是嘟嘟囔囔的,男人没听清,蹙眉沉声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反正说什么王爷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见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谓之姿,男人的脸越发沉了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,听你一句实话就这么难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就是实话呀,王爷自己不信我能怎么办?就算我骗王爷说,这是我买着想找机会穿给王爷看的,王爷也定然不会相信的,对吧?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方才在外面那样丢丑,进来又被这个男人如此审贼一般,审了又不信,她心里委屈着呢。

    不就是买了一套那什么衣服吗?又不是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大事,至于吗?

    “你不说出来,本王如何信?”男人骤然出声。

    弦音闻言愣了。

    反应了一瞬。

    晕。

    他真的以为她是买着穿给他看的?

    “王爷误会了,我的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话一说出口,弦音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既然他信是这样,她就应该承认是这样啊。

    男人沉目看着她,视线在她两个肩上背的大包小包上略一盘旋,蹙眉扬袖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弦音自是如蒙大赦。

    对着男人象征性地鞠了一下,便背着大包小包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到管深安排的厢房,将包袱放下,简单地收拾了一下,她又出了门。

    有件事她得去确认一下,不然,她不放心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