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那......那怎么办啊?

    她是真的不太想做,因为......她特别讨厌这种例行公事、完成任务的感觉,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情到浓时、水到渠成才会做的吗?

    轻轻咬着下唇,她仰起小脸看向男人,闷声问道:“检查到底能不能看出今夜有没有那什么啊?”

    男人扬扬眉:“本王不是说,应该也许大概看不出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撇撇嘴,将脸收回来靠在他身上,这不等于白说吗?用了那么一堆概率的词。

    她不敢赌啊,如果看不出倒好,如果看出来了,那就完了,这不仅仅是知道她今夜没做的问题,还知道她以前就做了,早就不是完璧了。

    一咬牙:“那就做吧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就像是做了个多么艰难的抉择一样,男人心里默默汗了汗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很不情愿,赴死都没你这么难吧?”

    弦音闻言,愣了一下,觉得自己的言行可能伤害到了他,遂从他的怀里起来,侧过来面对着他,“不是,我就是......就是特别不喜欢这种被人安排的感觉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眸色微深,凝着她,抬起大手扣了她后脑,再次将她按入怀中靠着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两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见他不吭声,弦音心里就有些没谱了,双臂紧了紧他的腰,小声地提议:“要不,我们就做吧。”

    男人依旧没出声,在弦音看不到的方向,薄削绝美的唇边却是微弧一显。

    没得到男人的回应,弦音又疑惑仰起脸看了看,还以为他睡着了呢,见他睁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,她头皮一硬,挪了挪身子,自他怀中慢慢朝被褥里滑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爷不许偷看。”

    她得在被褥下面将身上的寝衣脱掉,然后不缩骨,恢复原本的大小。

    男人没有动,低垂着眉眼,看着她小手扯着薄被的被边,一点一点往下滑的娇憨模样,禁不住无声地笑了。

    弦音一直滑到了薄被里面,将自己连头到脚整个蒙盖住,才开始躺在那里艰难地脱掉自己身上的寝衣。

    男人就靠坐在床头那里看着,看着薄被下这里一鼓,那里一动的,看着如玉的小手臂自薄被的侧边伸出来,将脱掉的寝衣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实,他就躺在边上,她是在他的腿边做着这一切,虽然没看到,他感觉都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被褥下成功恢复原本大小的弦音庆幸地想,幸亏躺着缩骨和躺着恢复,她前段时间在明宫练过,不然还得起来站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瓮声瓮气的鼻音自被褥下传出来,男人眉目一动。

    弦音又如同方才一样,自里面慢慢滑上来。

    先是漆黑的发顶,然后是白玉般的额,当眉目如画的整张脸映入眼,男人眸光几分轻凝。

    弦音本想挪到他怀里,恢复刚才两人的姿势,可刚露出缩骨的位置,她就惊觉过来,自己现在什么都没穿呢,吓得赶紧又滑了下去,只露出一颗脑袋。

    因为这样就不容易看到坐在那里的男人,她只得转动着眼睛艰难地看过去:“王爷能不能滑下来点?”

    “不能,”男人当即回绝道,在弦音闻言一怔之际,又听到他接着道:“本王直接躺下来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躺下被褥,侧身,一手托了她的脑袋,另一只手臂自她头下穿过去,让其枕在自己手臂上,将她拥住。

    弦音瞬间就浑身绷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什么都没穿,所以身上任何一处皮肤的触感就特别的敏锐和强烈。

    比如,他里衣衣料落在皮肤上的滑凉,又比如,他透衫过来打在身上让她心颤的体温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。”

    唇瓣就在她的耳畔,磁性微哑的嗓音就像是魔音一般钻入她的耳,窜入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鼻音响在静谧的夜里,也是说不出的暧昧,弦音自己都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下午敬事房的嬷嬷不是过来教过你吗?都教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弦音的脸顷刻就红了,长如蝶翼的睫毛闪了又闪,“没教什么,就教如何让自己疼痛轻微点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个教了一下午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看来,这个嬷嬷不行啊,明日本王请示一下父皇,让敬事房再另派一个嬷嬷过来教你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王爷以前有人教过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要让人教我?”

    “本王是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更应该学啊,这种事情,基本上都是男人在主导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无师自通。”

    弦音晕,还真是大言不惭呢,心里翻了个白眼,道:“那王爷教我就好了,干吗还要让别人来教?”

    男人便没做声了。

    弦音扭头看他,这时他又开了口: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像是开玩笑吗?”弦音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男人却依旧不信:“本王让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?”

    美不死你!

    “嗯,只要合理。”

    “亲本王。”

    弦音的话音刚落,男人的声音就紧随而起。

    呃。

    这个......

    见她未动,男人挑眉:“怎么?刚刚说的话就不作数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因为下午的那位嬷嬷跟我讲,在这个方面,女方一定要矜持,不能太主动,不能太过豪放,所以,王爷这个要求于理不合,我说过,只要合理的,我一定照办。”

    男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见男人无言以对,弦音心里一阵暗自得意,正飘飘之际,又听到男人道:“行,那就不亲,那就,做被动被亲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听懂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什么拗口的东东?

    被动被亲?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女人不能主动亲男人吗?那就被动被男人亲好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反应了一下,意思是懂了。

    只是,亲,是通过动作来表现的,被亲,又如何表现呢?

    “这个要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闭眼。”

    又是弦音的话音刚落,男人的声音紧随而起。

    闭眼?哦。

    弦音斜了他一眼,依言阖上眸子。

    猛地感觉到床板一动,紧接着就感觉到有暗影笼了下来,再接着,便是如兰般馥郁的清新气息撩撒在面门上。

    她眼皮轻颤,睁开眼,男人磁性黯哑的声音就响在鼻尖前方:“不许睁!”

    她又赶紧闭上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唇上一热,男人滚烫的气息覆了过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