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只是可惜了一床新换的床单薄被,管深又重新让佩丫她们过来换,包括蚊帐。

    在佩丫她们忙着换这些东西的时候,卞惊寒走到桌边坐下,拿了一本书在灯下看。

    弦音觉得有些紧张,也有些无措,有种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感觉,去帮佩丫她们吧,似乎不妥,离开吧,似乎又不好。

    找不到事儿干。

    正站在那里低着脑袋玩自己手指的时候,听到卞惊寒唤她:“聂弦音。”

    她抬眸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他有何吩咐,弦音走过去。

    “给本王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哦。

    弦音提起桌上的茶壶,拿手碰了碰壶壁的温度,见还是温的,便倒了一杯,准备双手呈给他的时候,卞惊寒一个抬眸正好看到她后腰下方沾了些面粉,很自然地就伸手去帮她拂。

    弦音毫不知情,见他大手一下落在自己屁股上,吓得不轻,手里的杯盏就没拿稳,里面的茶水撒泼出来,淋在了他看的那本书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弦音大惊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床榻边忙碌的众人都闻声看过来。

    自是都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弦音赶紧放下杯盏,手忙脚乱地去拂那本书上的水,却是被卞惊寒伸手握住了手腕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烫到?”

    蹙眉垂目,看向她的手,他问。

    弦音心尖一颤,不意他如此,摇摇头。

    男人又拿手背碰了碰那个杯盏的盏壁,抬眸瞥了她一眼,不冷不热道了句:“所幸茶水不烫。”

    这才松开她手腕,转而拿起那本淋湿的书,甩了甩上面的水,面色转霁。

    甚至还调侃了她一句:“不想本王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我哪有?我说了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深目看了她一眼,也未在这个话题上继续,示意她:“身子转过去一点,你裙子上面有面粉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原来王爷方才是......帮我拍粉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她以为?

    她以为他大庭广众之下要摸她屁股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驾王爷了。”弦音侧了侧身。

    男人伸手将她屁股后面衣摆上的面粉拍掉。

    直看得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王爷还喝水吗?”面粉拍完,弦音转过身来问男人。

    “本王难道喝过了?”男人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重新提壶倒了一杯,呈给他。

    男人端起小啜了一口,看向她,一本正经吩咐道:“你先去沐浴吧。”

    沐浴?

    这么早就去沐浴?

    弦音再次汗死。

    转眸看向床榻边忙碌的众人,见大家纷纷忙不迭将眼别过去,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。

    站在他边上挡住众人的视线,她不动声色狠掐了他的腰一把,这才转身:“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个澡,弦音洗了很久,磨磨蹭蹭,在浴桶里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很奇怪,她又不是第一次,明明跟他已经好几次了,可她却像是从未经过人事一般的紧张。

    还是管深来催了,她才从早已凉了的水里起身,拭水穿衣,心里又建设了一番,出门。

    来到卞惊寒的厢房门口,敲门的手都难以抑制地有些抖。

    “进。”

    门未栓,她推门进去,反手关了门,栓上。

    转身,见某人竟然已经上了床,只不过还没躺下去,而是双臂抱胸,靠坐在床头,双目微阖着,似是在小憩,似是在等她,又似是在深思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一颗心跳得厉害,她抿了抿唇,拾步走过去,他睁开眼,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然后坐起身子,掀了薄被,示意她上去。

    弦音弯腰脱鞋,见屋子里静谧得厉害,就听到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,强烈地撞进自己的耳朵里,便找了话开口。

    “王爷怎么没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让本王看。”男人回得也快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当时就是以为王爷摸我屁股,那么多人在呢,一时吓得不行,手里的杯子才没拿稳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接话,长臂横到她的细腰前一揽,将她的小身子直接捞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弦音以为他迫不及待要办事,慌错道:“等一下,等一下,我还没有准备好!”

    这次轮到男人汗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见他并没有进一步的举措,弦音才意识到自己想多了,“我......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”了半天没我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本王知道你要准备什么了?你是不是要恢复自己原本的大小?”男人轻拥她入怀,扯了薄被将她盖上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颤了颤,没有回答他,在他怀里挪了挪身子,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,才开口:“王爷,我能问您个问题吗?”

    似是不意她如此,男人怔了怔,低头轻嗅了一下她的发香,他“嗯”了声,鼻音转浓。

    “从今日起,我是不是就是王爷的通房丫头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不仅仅今日是,以后也是,一直一直是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就结了,来日方长啊,没必要急于一时了,对吧?并不是说,今日成了王爷的通房丫头,就必须今夜通房,以后再通也行的,对吧?”

    弦音靠在他怀里仰起小脸看他。

    男人笑。

    就知道她问问题准没好事。

    这挖着坑,就等着他跳呢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他点头。

    清晰地看到小丫头眸光大喜,他又接着道:“以后的日子还长,不急,而且,我们反正已经行过房,你已被本王破了处子之身,就算明日父皇派嬷嬷给你检查下身,你也不是完璧,应该、也许、大概也看不出今夜有没有做过吧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“明日还会有嬷嬷检查?”

    简直了!

    “不确定,”相比她的惊错激动,男人很淡定,“原则上应该不会,但是,让敬事房教一个通房丫头,原则上也是从未发生过的,这种待遇只有宫里的嫔妃有,但是,今日却在你的身上发生了,所以,本王不敢断言,因为,在你这里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想想今日那嬷嬷抱着枕头,亲身示范的那劲头,她觉得明日要检查她的下身也的确不无可能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